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小隐于野,大隐于市
    男子近乎不敢相信的瞪大双眼,随后,三步并作两步,瞬时间就出现在了几十米外的飞镖盘上。 先是用眼神打量了一下眼前这把普通蓝色牙刷,随后又拿了起来,仔细的观察了一看,看看是否是暗器什么的。拿到手里后,发现这并非是暗器之类的物品,就是一把普通牙刷。魁梧男子的表情顿时一阵色变,浮现出了震惊的味道。一丝危险的感觉弥漫全身,随着他眉头的不禁狂皱,他的脸色越发的难看起来。那人到底是谁,何方神圣亲眼见证着他嘴里含的一把牙刷,如今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飞镖盘上。这神秘年轻人的出手居然神不知鬼不觉,越想此,男子便是感觉到了细极思恐的味道。能不知不觉间,把一把牙刷命中自己的飞镖盘上,此人非但不是普通人,也不是泛泛等闲之辈,而绝对是真正的高手。“此先倒是我失礼了,未曾想到,在这普通的市井之中,居然有如此绝品高手,真是令人不敢置信。”男子拿着这把牙刷,认真看了一眼后,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家父常言小隐于野,大隐于市。起初我是不屑一顾的,可是今天遇到了这个神秘年轻强者后,我算是涨了见识。武者也同样,真正的强者,数量不少都隐藏在市井之中的。他此刻内心的震撼不知用何言语形容,这些年走南闯北,也算见过各种大风大浪了。但是能在自己浑然不觉间,把一把牙刷命中自己的飞镖盘,还是待他离开后,自己才发现的。这种强者还是他第一次遇到,实力高过了几个数个档次,如果该男子想要击杀自己。想必,只需一招。一招足矣让自己毙命,完全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想到这儿,魁梧男子的内心无语言表,摸了摸自己左眼的刀疤。一想到那个仇人给自己留下的伤害,还没有此刻今天遇到的这个神秘强者来的更直接震撼。“要不我把这把牙刷还回去。”男子认真想了想,却又感觉自己的举动似乎有点太冒昧了。便是苦笑了一下,作罢。夏洛哼着小曲回到了家,没有见到过那个搬了十年家的老邻居,内心有点小小的遗憾。不过迎来了一个新邻居,却令夏洛的心情变得的好了起来。虽然这个新邻居脾气看起来不好。夏洛一大早并没有什么事情可做,提着个菜篮子步行去了附近一家菜场买了一点菜后,就回家做菜了。夏洛虽然年纪轻轻,但做菜却有一副好手艺,光靠这手艺,哪怕夏洛下半身去当个厨师,不说大富大贵,也能小富即安。一顿美味佳肴的饭菜做完后,时间还早,夏洛先去把自己的那辆古董自行车骑了回来。又带着打包的饭菜去了自己的棋牌室。“亏这个笨房东想的起来这么低俗,居然把棋牌室的名字起的如此富有低聚趣味,居然叫爱的夏天棋牌室。”徐蔓媛很无聊的坐在收银台的椅子上,玉手拖着香腮,美目无意向上翻,居然看到了这块牌匾上写着这个棋牌室的名字,嘴角不由得发出一阵笑音。正骑着车的夏洛不由得打了个喷嚏,擦了擦鼻子,嘴里念叨着:“是哪个美女在不经意间想我,我的帅气果然防不胜防啊。”一大早就来棋牌室上班了,其实棋牌室的工作远比徐蔓媛想象的还要轻松,今天并不是周末,打牌的人要少很多。徐蔓媛是个特别喜欢看书的人,正好面前就有一本科幻,她就随便看了一下,没想到越看越入味,到最后居然看上瘾了。半小时后,合上书籍,意犹未尽的站起身来。徐蔓媛伸了一个懒腰,看了一下手表,这才十点半。今天天气有点热,那抠门的房东兼老板的夏洛居然没有给这里装空调。简直要热死人了。头道。“这不是游戏室吗”名叫豹哥的男子摸了摸头,说道。“在里面,在里面。”麻子脸笑着说。“哦,怪隐秘的,走。”豹哥点头说道。进入游戏室内,不少打游戏的人见到来了这么多人,看起来还不是什么好鸟。都是把目光不约而同的放在了这些人身上,其中几个人更是害怕的把头埋下,豹哥大大咧咧的道:“不是找你们的,你们只管玩自己的。”听到豹哥的话,许多人才把心中的担心放了下来。许多人都看出来,这些人不是好惹的,还有的人更是惊呼一声认出来这个人是谁。城南豹哥。说起城南豹哥,一些上宁本地人都有一些印象。这小子从小便不学好,殴打街坊邻居是常事,惹的人见人憎,鬼见鬼烦。上了初中只因为给班花写信,被拒绝后,居然把小女孩拿刀砍了,砍了不说,居然也把班主任和年纪主任一通砍了,吓的校长都改行做生意了。这货早年辍学,在家一直闲着无所事事,仗着有两把子力气和过人的本事,平常勾结一些小混混,从此当上了老大。在上宁城南区域里算是数得上的头目,现在是黑虎社社长黑虎最得力的手下。说起黑虎社,这可是城南三大势力之一,帮众过千人,大部分都是刚刚从校园毕业的无业青年。但是人多势众,在整个上宁排不上号。但是在城南那块地方,却是一股很强的势力。城南区域相对于如今繁华的上宁市经济十分落后,文化素质水平也偏低的一个区域。由于里面鱼龙混杂,常年都有大量的学生辍学,抽烟喝酒砍人打架,开始了不归路。是城市管理者眼中永远的污点。由于城南本地的几家黑帮都没有在那里建立有根基,似乎都看不上那边。导致城南各种小帮派小社都像春笋一样冒出来。其中像黑虎社,鳄鱼帮,毒蜂团三大城南本地势力控制着。豹哥作为黑虎社的二当家,手下几百个小弟,平常在城南也是一号响当当人物,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一货。“豹哥,这里面就是那件棋牌室。”麻子脸站在门外,表面上带着笑容,内心却充满了恨意。豹哥点了点头,一记飞脚暴力踹开大门,大吼一声说道:“他妈的,是哪个王八蛋欺负老子兄弟的。”棋牌室内两桌打牌的客人,见到来了这么多小混混,都吓的脸色一变。今天这一看这么多人典型的是来闹事的。打牌还没有保命重要,都是不约而同的说道:“诸位大哥,我们只是来打牌的,不管我们事。”“滚”豹哥对着这些客人冷冷说道。“是是。”看着这些客人消失的一干二净,整个棋牌室内就剩下一男一女。在场接近二十多人,都把目光放在了面前这二人身上。豹哥的目光起先是放在了阿翔的身上,从阿翔的身上移过后,当看到面前站着的是一名极品美女时,双眼都看直了。豹哥先是吞咽了一口唾液,身后二十多名小弟也纷纷齐刷刷的吞咽口水。好漂亮的女孩。豹哥眼睛都要看呆了了,本来他今天是想来这家棋牌室收点保护费,顺便把麻子脸报仇雪恨来着。拿点钱替人办事就是他们这行的活,可是谁知道居然会在这家小小的棋牌室遇到一名极品美女。万万没想到啊。难道我豹哥下半年要走桃花运吗。哇哈哈。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854indexh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