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七章 夏洛出手
    “你,你居然对我下药,陈斌,你个变态,你个王八蛋”戴若曦想要站起身来伸出手扇陈斌的脸,可是药力的作用以及发效了。 戴若曦不但浑身无力,身体更难受异常,浑身仿佛又无数只小蚂蚁在爬着自己身体一样,奇痒难耐。而戴若曦一张绝美的瓜子脸上,一会儿白,一会儿发红,身上,更是渐渐冒出一团团热气,感觉泡在了温泉一眼。抬起的玉手,最终也是无力的放下。“戴若曦,我给你下的可不是一般的药,而是进口的烈性春药。我可是花了不少钱买的,吃了这种药,哪怕是世界上最守身如玉的贞洁烈女,也会变成一名荡妇。更重要的事,吃完了这种春药后,会忘记所有的一切。”说到这儿,陈斌一阵哈哈大笑,语气中充满了兴奋。“也就是说,你被我骑在胯下,成为一名荡妇。事后你依旧什么都记不得,哈哈哈。”陈斌哈哈大笑道;“被人干了,你都忘记是谁,是怎么回事。哈哈哈,是不是很好玩”“你,你这个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戴若曦恨的一张脸铁青,咬牙切齿道。“我就算不得好死,我也要干你”狞笑着,陈斌说;“你回国一年,我以私人的名义约你出来,不下与三十次。可结果每一次你都是拒绝,我一而再再而三的等啊,可是等啊等,就算等不到”在陈斌冷笑中;“后来,我又用谈生意的名义约你出来,连续给你发了五张请帖,你终于出现了。戴若曦,你说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你自讨苦吃”“我要杀了你”“哈哈,你来呀。此刻的你,别说杀了我,就是自尽都没有力气”陈斌哈哈大笑道。戴若曦气的险些昏了过去。“老板,那小子怎整”一名黑衣保镖走到陈斌的面前,目光正看着不远处躺在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磕瓜子的小子。“他妈的,这小子真嚣张”另一名保镖说道。夏洛仿佛没有见到眼前这一幕是的,依旧不紧不慢的磕着瓜子和花生米,对眼前这一幕视若无睹。“这小子敢破坏我好事,我让他知道得罪我的后果。”看着夏洛,陈斌便愤怒的很。他两瓶红酒中,第一瓶并没有放药,十多万的道:“小子,不好意思啊,今天你看的一些不该看的事情。所以这个世界不能留你了,马上就要死了,有什么遗言没有说,给大爷乐呵乐呵,说不定大爷高兴,还帮你完成两件。”听到耳边聒噪的声音,嗑着瓜子的夏洛依旧没有抬头。“小子,你他妈的居然还敢在老子面前装逼,不知道死到临头了吗”这名保镖冷笑道。他见过装逼的,从来没有见过如此装逼的。“死到临头”夏洛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抬起眼眸,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不屑。“难道你认为你是我的对手”这保镖话还没说完,夏洛抬起眼睛,朝着保镖看去。他平淡的眼眸,突然射出了一道寒冷的光芒。这股寒光,如同世间最锋利的刀刃出鞘一般。这名保镖的瞳孔猛地一震刺痛,脚步都不由得向后退去,脑海中感觉到了一股震颤。他面前站着的是仿佛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蛰伏的恐怖野兽,冷漠的望着眼前一切。此人到底是谁,眼神竟然如此可怕。“就凭你们两个废物,也想杀我真是世界上最搞笑的笑话。”夏洛嘴角微微扬起,抓着几粒花生米,又朝着嘴里塞去。“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杀了他。”站在后面的陈斌见到这幕,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妥。还以为夏洛在装b,立刻催促手下道。陈斌在催促,保镖便是猛地扑了过去,如同饿虎扑食一般向着夏洛杀来。见到这幕,站在身后的陈斌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这小子动都没动,怕是被自己的保镖吓傻了。哼,看你刚才在老子面前装逼。此刻就是结局。黑衣保镖起初有点好奇,按理说有如此眼神的男人肯定不是一般。但是自己的拳头马上就要落入这小子的脑袋上,这小子还一点反应也没有。他的自信又重新回来了。是自己高估他了。就在拳头即将落入夏洛脑袋上时,短短的瞬间,夏洛一只厚实有力的粗壮手掌,稳稳的握住了保镖的拳头。保镖内心惊骇:此人到底是人是鬼,好快的出手速度。“呵呵,真慢。”夏洛不屑一笑,感受到了这名保镖在自己受伤剧烈的挣扎。他轻轻的用力,便是听到一阵碎骨裂心的声音传来,保镖的嘴巴传出一道撕心裂肺的尖叫声。轻描淡写般,保镖的拳头居然直接被夏洛给活活捏断了。保镖另一只手捂住自己废掉的手掌,愤怒且有惊恐的看着夏洛时,夏洛站起身来,一记威力杀伤力堪比岩石的鞭腿直接狠狠的抽在了保镖的脸上。砰的一声,沉闷的声音传来,保镖面部粉碎性骨折,直接被送去韩国做了一次豪华整容。身躯被撞在了七八米外的墙壁上,重度昏死了过去。剩余的一位保镖还有刘斌,见到这幕,嘴巴张大。不可能吧。这假的吧。见鬼了吧,我靠陈斌简直不敢相信的使劲揉着眼睛,直到发现面前这一切是真的时,才深深倒吸了一口凉气。之前那名保镖可是他花了大几千,招聘的一名退伍军人。然而此刻,居然被眼前这个臭司机一脚就秒杀,直接昏迷了过去。见鬼了,草,这他妈的。“你给我上。”陈斌用手指着身旁这名保镖,这名保镖吞咽了一口唾液。见到自己大哥都被ko了,他内心害怕就不用说了,没有尿裤子已经是意志力强大了。“小牛,我平常带你不薄吧。”名叫小牛的保镖点头,陈斌待自己的确不薄。“你要是杀了他的话,我给你十万”黑衣保镖身体在颤抖,却是没敢动,十万虽是个不小的数字,但是没有到自己要去送死的地步。“杀了他,我给你三十万。”陈斌眼睛发红。保镖双眼露出一道精光,内心想要出手,可是身体却是按照本能一样不敢轻易动,眼前这个男子给他的压力太大了。“你杀了他,一百万就是你的。”陈斌咬了咬牙齿,对于夏洛的恐惧达到了极致。不惜任何代价要杀了他。听到一百万这个数字,这个保镖猛地一震,随后眼眸都通红,变得疯狂了起来。一百万,他妈的,干了人死鸟朝天。这保镖抬猛地冲来,突然高高跃起,一记飞腿向着夏洛脑袋踹去。他曾在军中受训,腿法强劲,几寸的木板可以轻易的踢断。自己这一招,普通人可以直接被踢死,就算是一般受过训练的,也会被暂时的踢晕,高手间过招往往几秒钟就决定胜负,只要踢晕他,几秒钟足够自己杀死他。在手腕处,还拿着一把短刀,可以轻易割破喉咙。夏洛一边磕着花生米,一边等待着这名保镖的攻击,就在保镖的厉腿即将要落在夏洛的脑袋上时。夏洛稳健的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腿,右手还腾出空隙来扔进一粒花生米。“好强。”感受到自己的腿被人用手强有力的控制住了,这名保镖内心惊骇无比,他动用了全部的力量却发现没有任何用处。被控制住的脚仿佛深陷泥泞,不要说反抗,越陷越深。既然反抗不了,这名保镖眼中露出一道阴芒,手腕猛地一甩,一把锋利的短刀就笔直的向着夏洛面门射去。感受到一阵破空声,夏洛平淡的眼眸如同射出如黑宝石般的亮光,一直空闲的手猛地抬起,两根手指夹住了这把短刀。这见到这幕,这名保镖直接被震惊的险些晕了过去。也太恐怖了。今天这硬茬简直是铁打的吧。“就这点程度,也敢对我出手,是谁给你的勇气”夏洛用手握住保镖的教,嘴角一抹讥讽的笑容闪现。随后,另外一只手拿着短刀,直接狠狠的插进了保镖的腿弯处。男子嘴角猛地发出一阵凄厉的惨叫。“啊啊啊。”男子疯狂的惨叫。他的一只腿已经被废了,下辈子只能在轮椅上度过。“刺激的还在后面呢。”夏洛冷笑了一声,单手用力,直接把男子那只向自己出手的胳膊也废掉。咔擦。仿佛是钢铁后撞击一般,一阵骨头脆裂声突兀的响了起来,伴随着惨烈到极致的叫声,这名保镖痛苦的眼泪都流了下来,一只脚一只腿被废掉,他的代价实在是太大。非但没有从陈斌身上得到一百万,反而自己赔了下半辈子。站在一旁的陈斌吞咽了一口唾液,牙齿直打哆嗦的看着眼前这幕。他根本不敢相信,也无法想象,这一切是真的。自己花大价钱雇佣来的两名保镖,居然会输在了一个臭司机身上。“陈总,没想到吧。”夏洛一边吃着花生米,一边笑着走了过去。“你,你,你别靠近我。”看着夏洛慢慢的向着他走去,陈斌害怕的向后退去,很快就靠在墙上无路可退,见到夏洛走来,他直接蹲在了地上。他只是一个耍心机的商人,不是这种超级危险级人物的对手。“给我老婆下药,我们要好好算上这一账了”夏洛的嘴角缓缓上扬起一抹弧度,带着冰冷、讥讽、残酷。“什么,戴若曦居然是你老婆。大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陈斌一听到眼前这个男人居然是戴若曦的老公,吓的几乎魂飞魄散。本书来自 品&书#网 :bookht3232854indexht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