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5章 泉眼有声
    竖起耳朵倾听,怪声又消失了。

    昏暗的电灯泡光线下,孔群的脸色有点白,硬挤出一丝笑容,“刚才就是风声,只是人们总习惯往不好的事物上联想。如果录制下来的话,跟女人声音还是很有区别的。”

    哐当!

    支着窗户的木棍掉落,窗户合拢发出很大的声响,随后便是女人若即若离的哭声,时而飘过耳边,时而远在天际。

    绝不是自己吓唬自己,真真切切就是女人的哭声。

    孔群倒吸一口凉气,他这种不信邪的都觉得头皮发麻,来这里拜神的客人也会被吓坏,道观只能走向萧条。

    “真是邪门了,也难为虚泉道长了,住了这么久都没有疯掉。”孔群感叹道。

    “虚泉道长还是有些定力的,大哥,我去找他问问情况,你在屋里等着。”麦小吉商量道。

    “别啊!”孔群连忙拦住他,尴尬一笑,“一起去,一个人在屋里还挺瘆得慌。”

    来到旁边虚泉道长门前,麦小吉噗嗤笑了,地上湿乎乎的,不知撒了什么液体,闻到鼻腔中有股子硫磺味儿。门口贴了好几道符,其中一道被风扯去半边,可怜巴巴的在夜色中瑟瑟发抖,不知道还能否起到符箓的作用。

    咚咚咚!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一个孩子稚嫩的声音,谁呀?

    “道长,打扰了,是我们。”麦小吉提高声音。

    很快,门就被打开了,是一名小道童。白天喝茶的桌子被挪开,地上打了地铺,两个小道童晚上就住在这里,连被子和枕头上都贴着驱邪符箓。

    “两位,快请坐。”虚泉道长披上衣服张罗道。

    “道长,我们刚才听到哭声了。”

    麦小吉刚说到这里,一个道童咧嘴就哭了,另外一个睡得迷迷糊糊,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也坐起来跟着哭。

    虚泉道长心疼了,招手叫两个徒儿过来,一手揽一个。

    麦小吉微微摇头,虚泉道长也不容易,辛苦拉扯两个年幼的孤儿。或许他之前的徒弟下山谋生路,也跟道观出现怪事儿有关,都不想在这里待下去。

    “道长,宝泉池那里没找人检查过吗?”麦小吉问道。

    “找过了,但就是找不到声音从哪里发出来的。有时,还像是从山上飘下来。”虚泉道长叹口气说道。

    “是神仙在唱歌!”一名小道童插嘴道,或许是虚泉道长平时骗他的理由,不过另外一名却说:“什么神仙,是女鬼!专门吃不听话的小孩。”

    “胡说,从哪里听到的这话?”虚泉道长冷下脸来,两个小道童都不敢再多言了。

    “道长,我想借把手电筒,一会儿我去池边看看。”麦小吉说道。

    “有,有。可千万小心。”虚泉道长试探了下,还是没有说出我陪你一起去的话来。

    “还有,宝泉池的图纸能不能借我们看看?”

    “可以,贫道这就去拿。”

    拿到手电筒和图纸,两人又回到屋里。沈括还没有回复,孔群用两团卫生纸堵住了耳朵,听不到外面的怪声,躺在床上睡着了。

    麦小吉还在研究那张图纸,比较简单,手工绘制的,一些孔洞尤其是三个泉眼的地方都被标注出来,还使用了不同颜色的笔。可想而知,虚泉道长也曾认真寻找过原因。

    黄金圈手机震动,沈括终于发来了消息。

    “泉眼之故。”

    “泉眼有三个,好像跟以前也没有什么变化,怎么会发出奇怪的声音呢?”麦小吉不解问。

    “可有图纸?”

    “有!”

    麦小吉立刻将图纸拍照,又给沈括发了过去,这一回没有等待太久,几分钟后,沈括就发来图片,最小的也是最外侧的那个泉眼做了标记。

    “看似无变化,实则是地下中空,若是以锤击打,必然现出巨洞。风过溶洞,数量不等,便会发出各种怪声,知晓因由,可宽心入眠。”

    如果说发出抑扬顿挫的旋律还行,这个洞太大,发出来是女人的哭泣声,长此以往,由于恐惧睡眠不足,也会造成很多疾病。

    “先生,请问有没有什么办法不让它发出声音?”

    “自是不难,堵住即可。还有,依地脉观之,此泉眼还有外部水源有关。”

    “堵上了,那就没有泉水了,这个道观也没什么特色。”

    麦小吉又提出质疑,闹鬼消停了,却以失去特色为代价,也是得不偿失,还不如改成鬼屋呢。

    “非也,此泉眼常年腐蚀,反使得泉水流走,流量变小。若是堵上,尚有另两处完好泉眼,水势更猛。”

    “谢谢先生!”

    找到了解决办法,麦小吉很开心,但需要实际操作下。孔群已经发出鼾声,外面的声音还在持续,山上道观不比都市夜景,伸手不见五指,还有鬼哭伴奏,独自外出是需要胆量的。

    最终,麦小吉还是壮着胆子拿着手电筒,轻手轻脚走出房间。

    真黑呀,手电筒光束以外全都是浓重的夜色,什么都看不见。麦小吉整个人被黑暗包裹,有风拂过脸颊,还有几声女人的轻叹,这种感觉很不爽。

    小心翼翼来到干涸的泉眼处,麦小吉用手摸了摸,外面看不出什么来,刚刚可以塞进去一个拳头。沈括说,里面腐蚀出大洞来,麦小吉趴在地上,将整条胳膊顺进去。

    咦,呀……

    手掌化作拨片,在泉眼风口划出诡异的女人幽咽声,麦小吉一阵心慌,连忙将手臂用力抽出来,火辣辣的疼,肯定有划伤的地方。

    明知是自然现象,还是感觉心惊,不过麦小吉刚才还真就摸到了那个被腐蚀出的内在泉眼。

    找了好几块石头,大小都不合适,大的塞不进去,小的则直接漏进去,还有的因为改了风向,发出的声音更是千奇百怪,反正没好听的。

    想了想,麦小吉还是脱掉短袖,揉成团,慢慢探手臂进去,小心将泉眼堵上。立竿见影,奇怪的声音立刻停止了,连夜风都变得十分柔和。

    再次拿开衣服,声音又响起,再堵上。

    好玩儿!

    麦小吉也不怕了,反而笑出声,反复几次后,拍手起来,大告成功!正要回房间,转身时却与一个人撞在一起,惊得大叫一声,手电筒滚落在地上,隐约看见一人飘在空中。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