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4章 请教地质问题
    虚泉道长一脸不自然,欲言又止。

    在孔群的一再追问下,这才说出实情。

    为了解决观中的怪异事件,虚泉道长查阅了很多古籍,还真就找到了一个方法。上面写到,邪气入侵不吉之地,可找四柱三阳的富贵男子居住两晚,可解。

    “什么叫四柱三阳?”孔群问道。

    “占卜中常用,每个人出生的年月日时,天干地支两两配合,称作四柱,所谓三阳,就是四柱中的三个,天干地支都属于阳。”

    哦,孔群又提出一个问题,“那道长怎么知道我的生辰八字的呢?”

    “我在网上买了一些个人信息,按条件筛选,唯有孔先生最为符合。”虚泉道长擦了把头上的冷汗,硬着头皮说道。

    你?孔群点指两下,还是忍住没骂出来,买卖个人信息的现象屡禁不止,而这种不良风气还传播进入道观,令人无语。

    “道长只是骗我来观里,画的事儿是假的吧?”孔群闷闷问。

    “不,不,千真万确。李煜确实来过这里,也呆了好几天,还留下画作,祖师们都这么说,贫道可不敢撒谎。”虚泉道长说道。

    “所谓吉时也是编的吧,现在能拿出来让我们看看了吗?”麦小吉问。

    “只要住上两晚,保住空泉观平安,哪怕拱手赠送都行啊!”

    又绕回来了,不破解不给画。

    “道长,如果是真品,价格一定很高,可以在别处再兴建一座道观,还叫宝泉观。”麦小吉嘿嘿笑着出主意。

    “唉,何尝没考虑过。但重修道观,成本极高,我年岁又大了,徒弟还小,谁来主持。中间再有贪污,能不能修成还不好说。将来建成,地方能否保护也是问题,没有了拨款资助,手里的钱早晚花光,丢了千年古观,如何面对祖师!”

    虚泉道长悲从中来,仰着脸就哭了,两行泪水顺着脸部沟壑流下,看着也有几分可怜。

    “你能保证那幅画就是真的?”孔群又问。

    “若有欺瞒,不得好死!”虚泉道长瞪大了眼睛,为了保住道观,也是拼了。

    孔群到底动心了,李煜的画存世量很少,足以引起收藏界的又一波震动,价值不可估量。想了想,答应下来,“好吧,我住两晚,但别连累我这位小兄弟了。我借用下道长的车,把他送到山下,然后返回。”

    “无妨,贫道观这位小友面相,眉有势,目有神,鼻直口方,百邪不侵的好相貌啊,住下无妨。”虚泉道长摆手道,这回不是刻意挽留,因为麦小吉是否留下不重要。

    “道长,请恕我直言,四柱八柱都不管用,等我们走了,这里还是鬼哭狼嚎。”有麻衣道长的亲自断言,麦小吉很自信。

    “哦,小友还懂风水?”

    “略知一二,否则,怎么能看出你这里有问题。”

    “能帮着破解吗?”

    “差不多!”

    “该如何处理?”

    “这个嘛,天机不可泄露!”麦小吉又强调一句,“还有,我们只住一晚,风水改善后,立刻让我们看画,不管是几点。”

    “哎呀呀,要能破解了这不吉风水,那幅画就送给你们啦!”

    哈哈哈,麦小吉笑出声,也不咬文嚼字了,地方话都冒出来了。孔群有点郁闷,他不信邪,道观发出怪声一定是某种自然现象。

    晚饭时间很早,下午五点钟,这是观里的习惯,不过麦小吉跟孔群都饿了。中午吃素,又喝了很多茶水,早就消化干净了。

    吃完饭休息时,麦小吉又拿出黄金圈手机问麻衣道长,还是二十克红包开路,“请问道长,这里的风水该如何破解?”

    麻衣道长并没有收红包,“本是好风水,近些年才有怪异,小河断流,财源受阻,应该与地质有关。”

    其他不用多说,麻衣道长这是让麦小吉去找地质专家。问路找人这种活,找李清照最快捷,发过去十克红包,“妹子,给介绍一名靠谱的地质专家呗?”

    先是红包秒收,随后两个字跟了过来,沈括!

    麦小吉对沈括隐约有点印象,不是个古代大官吗,怎么还懂地理。手机上网搜索沈括,就说嘛,是个政客,哦,后面还有介绍,物理学家、数学家。

    人以群分,嘿嘿,跟自己一样,也是个理科特长生。

    再接着看,经济、水利、医学艺术等等,无不精通,还各有论著!诗词歌赋音乐自然不用多说,当然,也包括地理。

    这些古人之所以能名垂青史,过人之处非常多,都是多才多艺,这位还是全才。

    找到了沈括,头像是个戴官帽的老头,备注,《梦溪笔谈》作者,政治家、科学家、苏轼挚友!

    沈括曾和苏轼有过一段不愉快,也成为他完美人生少有的污点之一,在这里却刻意强调跟苏轼是好朋友,可见内心还是很介意的。

    “请教地质问题。”麦小吉的好友申请验证。

    很快,沈括便通过了,麦小吉很开心,先发红包,沈括没收,发了一行字,“待解决棘手之事,再收不迟。”

    地道!

    麦小吉简单解释下,自己在宝泉观遇到的问题,然后把白天拍摄的照片一股脑全都发了过去。

    等待时间很漫长,麦小吉腿都蹲酸了,沈括还没有给出回复,心里隐隐后悔。不该发那么多照片过去,碰到个仔细人,每一张都要研究。

    抬头看看四周,天色开始暗了,视线变得模糊起来。观中的昼夜温差较大,短袖短裤的麦小吉还觉得有些冷,只能先进屋去。

    “小吉,想到办法了吗?”孔群来到麦小吉房间不放心问。

    “试试看吧,不过得等声音响起来的时候再说。”麦小吉说道。

    “我个人认为,即使有风水一说,也跟现实地理环境脱离不了关系。声音的形成离不开介质和声波震动,现在基本可以断定,夜间怪声就是由夜风引起来的,那么就要寻找介质。泉水干涸时才发生,应该和那个水池有关。”

    麦小吉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大哥分析很透彻,我也认为是水池搞怪。”

    “那个水池有假山,蓄水池还有通道,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又是道观的特色景点,否则直接砸了就是,管它发音点在哪里呢!”孔群不以为然道。

    孔群话音刚落,突然耳边传来清晰的女人低笑声,充满蔑视。看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钟,夜深人静,突然听到这种声音,两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