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0章 死要面子活受罪
    能算作画否?昔日祢衡赤足作画,亦不逊色于此!

    哈哈哈,麦小吉笑着擦擦眼泪,曹操骂人不带脏字儿的,说一个叫祢衡的人,脚丫子作画都比云千寻强。哈哈,对了,祢衡是谁啊?

    麦小吉查阅这人资料,原来是个光着身子击鼓骂曹操的超级愤青,那气场还不得掀翻天啊,咚咚呛呛起呛起,曹操是个厚脸皮!嗯,纯属麦小吉幻想,曹操心胸很大,还是很生气,然后,用了一招借刀杀人,祢衡被黄祖杀了,曹操哭了。

    所以,让一个人永远记住你,不是爱就是恨,过去这么多年,曹操不是对这个爱恨交加的祢衡还记忆犹新嘛!

    赵孟頫回复比较简单,一个呵呵表情,原来在古代,这两个字就极具嘲讽含义。

    赵飞燕的绘画水平不容小瞧,回复委婉而平和,还指出问题所在。此画颇有新意,然画龄不足一载,手法生硬,泼墨太过随意,假以时日,可以大作为。

    赵合德的回复就令人不满了,什么绘画流畅,行云流水,她还以为是麦小吉画的,为了赚红包,昧着良心夸奖,或者她根本也不懂什么艺术。

    卞和没有回复,麦小吉忍不住问了他一句,“大师,就不给个评价什么的?”

    厕纸一张!

    嗯,同感!还能裁成好多张厕纸。

    想要的答案都差不多了,麦小吉正想要把黄金圈手机收起来,李清照的信息也来了,嗔道:“这画里藏一大鼎,皆能看出,又想以此法骗我鉴定。”

    “嘿嘿,我就看你能不能看得出来,没想到还是没瞒住。”麦小吉心里惊讶,却故作淡定。

    “这大鼎蠢笨如砾石,虽有巧心,却无巧手,墨彩重叠过浓,又刻意强调,更为突出。莫不如坦露在外,以墨彩延伸衬托,更为精细。”

    “妹子,论才艺,哥只服你,真心服。”麦小吉由衷道。

    “嘻嘻,可有打赏?”

    “正在努力赚钱,以后少不了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