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9章 语文老师
    麦小吉将他拉住,“叔,我二奶奶活着的时候,还给做过一套新衣裳,给就给了吧,别伤和气。”

    “唉,刚柱他妈可真是个好人啊,人都糊涂了,还能喊出你的名字呢。”江传宗也就作罢了,但还是抱怨道:“枝香在这里吃的是李寡妇的两倍,我也没计较过什么,就认钱!”

    看清就好,江传宗也不傻,麦小吉没什么好叮嘱的,告别后还得跟孔群去办正事儿。

    来之前为了给礼品腾地方,后备箱倒是收拾得很干净,麦小吉依然找了块布包好,非常小心地放进后备箱中,两人驱车直奔目标客户。

    这是一家刚翻盖过的宅院,大门是新的,院子都是水泥地面,本该是干净宽敞的院落,此时却显得很凌乱,一床晾晒的被子落在地上,也没被发现。

    这里好熟悉啊,麦小吉一时间却想不起来主人是谁。

    还没进屋,便听到一阵剧烈的咳嗽,屋门也是敞开的,等到两人进去后,麦小吉这才记起来,这是他小学语文老师陈涌均的家。麦小吉文科差,从小就显现出来了,小学语文都是班里倒着数的,所以,语文老师是他特意避开的群体,当然也很少往这里来串门子。

    里间屋的咳嗽声越来越大,孔群还在礼貌地敲门,麦小吉已经走进去了,心里不由一酸。陈涌均可以用骨瘦如柴来形容,他的爱人正一边流泪一边给他捶背。

    “陈老师?”麦小吉喊道,此时孔群也跟着进来。

    陈涌均一边咳嗽一边回头,麦小吉是村里最出名的人物,他一眼就认出来了,笑着招了招手,却又是一阵咳嗽。麦小吉连忙上前,想要给他捋捋胸口却被推开。

    足足过了五分钟,陈涌均呕了几下,吐出带着血丝的痰,又喝了点水,这才呼吸平顺下来,却是脸色蜡黄,满脸淌汗。

    “小吉,你怎么回来了?”陈涌均虚弱地问道。

    “陈老师,怎么病这么厉害?”麦小吉关切问。

    “年前感冒厉害了点儿,也没当回事,后来就严重了些,吃了不知多少中药,也不见好。”陈涌均说道。

    “是邻村的那个乡村医生吧?陈老师,得上医院去治,这明显就是有炎症,输几天液消消炎就好了。”

    麦小吉知道那个乡村医生,长得肥头大耳的,开的药倒也不贵,一副几块钱,一般喝三副。村里人没有得病去医院看的习惯,总觉得医院贵,都喜欢去他那里,三副药过后,病也好得差不多。

    麦小吉小时候没钱看病,感冒拉肚子都是熬,有一次烧得太高,上吐下泻,很严重的样子,还是江传宗带着他去那里看病。迷糊糊中,麦小吉看到乡村医生正摇着蒲扇抠着脚丫子乘凉,后来就用那只手抓药,麦小吉死活不干,怕被毒死,闹着要回家。

    不得已,江传宗又带着他去镇里打了小针退烧。后来他逐渐懂得,感冒是个周期,吃药是为了缓解症状,通常都会自愈,也更加不相信那名没有资质的乡村医生。

    一说去医院,陈涌均的爱人转过头抹泪,陈涌均也叹口气说道:“这不,孩子上高中住校,花销跟上大学也差不多了,家里又翻盖了房子,喝中药花了一万多了。”

    陈涌均没说下去,医院看病贵,这是很多人先入为主的概念,还是想熬着。

    “陈老师,听说你家里有明代《西游记》的话本?”麦小吉问道。

    陈涌均脸部一抽,又开始咳嗽起来,点头摇手,不知道想要表达什么意思。他爱人站起身,一边捶背一边说道:“老陈,要不就让小吉他们看看。”

    “忘,忘了放哪里了。”陈涌均眼神躲闪,有些心虚的样子。

    看到这幅景象,麦小吉和孔群心里都猜了个差不多,藏品可能是假的,起码陈涌均不太自信,尤其是学生来买。

    “不就在抽屉里嘛。”陈涌均爱人还是想卖,家里没什么积蓄了,新翻盖的房子还没住热乎就要面临卖掉的下场。

    陈涌均最终点点头,咳嗽厉害,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这边,孔群已经戴好了手套,椅子上是新漆,好像还没干的样子,也没坐,就站着弯腰细细观看。麦小吉凑过去看了眼,又看看孔群,他微微摇头。

    “怎样,值钱吗?”陈涌均爱人满怀期待问。

    “大嫂,我可能鉴定水平有限……”

    孔群含糊一句,陈涌均叹了口气,此时咳嗽也停止了,“我觉得也不像是真的,家里没电脑,我哪会捣鼓这些。是学生家长来家里探望,无意发现然后发到网上去的。”

    “陈老师,这个话本明显是做旧的,大概是六十年代左右的,没什么价值。”孔群直言道。

    陈涌均点点头,没再说别的,他爱人却扑簌簌掉下泪来,陈涌均不满道:“我还没死呢,哭什么!”

    “就知道冲我发狠,连去亲戚家借钱的胆儿都没有。”陈涌均爱人抱怨道。

    “又不是什么大病,而且我还有宅子,借什么钱!”

    陈涌均身上有傲骨,守着客人,他爱人也没不好吵架,擦着眼泪出去了。陈涌均这个人做事死板又较真,从不因为谁的身世可怜就格外怜悯,也不会因为谁家有背景就特殊照顾。

    临近小学毕业,麦小吉家里接连出事,他都不想上学了,陈涌均课后常常把他留下,鼓励他坚持学习,知识改变命运。

    这些麦小吉都记得,虽然语文成绩不争气,还有一点,村里师资力量不够雄厚,一个老师通常带多个年纪多个班。印象最深的一次,江文倩上课趴书桌下面的抽屉里睡觉,等醒来的时候,脑袋卡里面了。陈涌均非常生气,让连人带桌子抬到操场,让她在那里“睡”了一下午,直到家长来拆了桌子把她领回去。

    嘿嘿,江文倩什么时候吃过亏,但在老师面前是个怂包,所以,她最讨厌的群体就是老师。

    “陈老师,手机在哪儿呢?”麦小吉突然问道。

    “这里。”

    陈涌均一愣,不知道麦小吉要做什么,还是递过去。咦?都什么年代了,居然没开流量,麦小吉一阵操作后,转账两万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