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7章 已经分手了
    这里的垂钓环境还是不错的,因为是新建设,面积也不小,孔群也想放松下,拿着渔具去钓鱼了。

    麦小吉却没兴致,小时候夏天最大的娱乐活动就是摸鱼,说出来可能有人不信,虽然是穷苦孩子,但那个时候吃鱼都吃腻了。

    两名雇工收拾好碗筷桌椅,又去分配那堆东西,用旧窗帘布各自包了两大包放到电车上,托回自己家了。再看剩下的,果真只有厨房用的油盐酱醋。

    “叔,你也不给自己留点儿啊?”麦小吉问道。

    “我吃甜的牙就疼,一个人过也用不了那么多。她俩一个寡妇,一个老姑娘,高不成低不就的,又没法出门打工,在我这里每月一千,也不多。”江传宗的意思就是,这些东西当做福利发了,看麦小吉打哈欠,又说:“小吉,要是累了,就到楼上躺一会儿,我给你拿床新被褥。”

    “不用了叔,一会儿还得走呢。”

    江传宗给麦小吉递过来一支烟,两人就蹲在门口看着外面的风景,抽到一半儿,江传宗劝说道:“现在流行晚婚,但早结婚就能早要孩子,年纪大了再要就难了,不能看孩子就给我送回来,你们该怎么创业就去怎么办。”

    麦小吉沉默片刻,将半截烟头掐灭了,听起来,江文倩还没把分手的事情告诉父亲。江传宗又说道:“倩倩贪玩儿,觉得早结晚结一个样,你也说着她点儿。你看我现在这个年纪,就等着抱外孙呢,有些城里人娃娃才上幼儿园,年轻不受老来受嘛。”

    这事儿不能瞒着,麦小吉挠挠头,坦诚道:“叔,我跟倩倩吧,分了。”

    啊?江传宗愣住了,手里的烟也掉在地上,麦小吉帮他捡起来放在手指缝中,歉意道:“叔,其实吧,我跟倩倩从一开始也想走到最后的。但是,怎么说呢,可能彼此太熟悉了,没了结婚的心思。”

    “是倩倩对不住你?我就说,别当什么演员,里面没几个好人!”江传宗气坏了。

    “没有叔,倩倩是个好演员,挺努力的。可能,是我的原因吧。”麦小吉连忙按住江传宗要打电话的手,下午还有事儿,他可不想听江文倩狮子吼。

    “真过不到一家子去了?”

    “还在一个家里住,以后肯定要分开的。叔,无论什么时候,你都是我叔,我忘不了你跟婶儿对我的好。”

    一声长长的叹息,江传宗有些不死心,“倩倩生下来时,因为是女孩儿,她奶奶就没给过你婶儿好脸。越这样,你婶儿就觉得倩倩从小受委屈,把她给惯坏了。现在她都大了,你也不该跟着娇惯她,该说就说,该,该打,就打。”

    后面这几个字明显底气不足的,要真动手,江传宗即便不说什么,脸色也是不好看的。麦小吉苦笑两声,“叔,我打不过她,倩倩她,敢下死手,谁家菜刀也没我们家换得快。”

    江传宗直摇头,自己这女儿,你要训她,她比你嗓门还大,你要是敢打她,她倒不敢还手,但能把家里给砸一个遍。开始是老婆护着不让说,后来老婆死了,江传宗觉得没娘的孩子可怜狠不下心说,这下好了,好好的一门亲事生生搞黄了,作孽啊!

    “叔,以后倩倩还能找个好的,倒是你,也得考虑下自己的生活。倩倩的意思,让你找个伴儿。”麦小吉说道。

    江传宗猛吸一口激将熄灭的烟,又冒出来通红的火星,好半晌才说道:“也有给说的,带孩子的我不想要,就想找个伴儿平平安安过一辈子。没孩子的,也不保险,现在说不要,将来真结婚添一个,我这年纪伺候外孙还行,再生个小的,让人笑话。再说,我没多少钱,也是倩倩的负担,你婶儿地下有知,也不答应。”

    哦,麦小吉点点头,全懂了。眼前就有两个勤快人,李寡妇属于带孩子的,老姑娘孟枝香属于添麻烦型的,其实说到底,还是江传宗谁都没瞧上。

    麦小吉负责传话,不负责撮合,索性也不管了,让他自己看着碰吧。说不定哪天就遇到合适的,又是带孩子,嫁给他再生一个都乐意那种的。

    和前老丈人正说着掏心窝子话,孟枝香骑着电瓶车回来了,还提了个小袋子,说是里面是黄小米,熬着喝粥可香了,让给江文倩捎着。

    “费心了。”麦小吉接过来用手掂了下,最多五斤,不是大方人。

    “应该的。”孟枝香赔着笑,又说道:“江哥,下午我请个假,有什么事儿,你让李嫂做吧。”

    “去县里啊?”江传宗随口问道。

    “不是,前两天不是打雷嘛,家里的枣树让雷给劈了。我哥请了人砍树,让我去盯着点儿。”孟枝香说道。

    麦小吉眼前一亮,雷劈枣木!这正是他苦苦寻觅的宝贝啊!

    江传宗皱着眉,扒拉着手指头算了下,“这都好几天了,怎么没听到点儿信儿啊。”

    “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哥那人要面子。觉得家里树给雷劈了,就跟做了什么坏事儿似的,不吉利,没让往外说。江哥,你也别告诉别人啊。”孟枝香跨上车子就要走。

    麦小吉喊住她,“香姐,我能跟你一起去看看吗?”

    孟枝香嘿嘿一笑,“没啥好看的,都成了焦木疙瘩了。我哥那人要面子,带人回去,肯定不高兴。”

    “雷劈枣树,那是自然现象,赶巧了,非但没什么不好,还是大吉的事儿呢。”麦小吉说道。

    “树都没了,吃不上枣了,有啥吉利的?”孟枝香纳闷问。

    “一斤枣才多少钱?而且这玩意儿在农村家家户户都有,都吃不完,要么送人要么喂牲畜,再说了,不会再种啊?”麦小吉编了个理由,一副对方中大奖的样子,“我有个朋友搞行为艺术,在他们手里,这些东西就能卖出钱来,我可以买一根儿送给他。”

    一听要买,孟枝香双眼放光,不过江传宗却不高兴了,“这玩意儿有什么好,老辈子烧柴火都嫌劲小。”

    “说什么买啊,送你都行。”孟枝香心思却活络了,城里人喜欢形状怪异的树根石头,她也是了解些的,雷劈枣树要能卖出钱来,那就是雷神送财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