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1章 敢骗我绝不绕你
    麦小吉这次出门,就带了两万多现金,从包里拿出两摞放在桌子上,“我只买这一坛,那十枚留着给孩子们当玩具吧。可别往嘴里塞,很不卫生。”

    “这,这值不了这么多,我就拿,拿五千吧。”钱富贵涨红了脸,居然还自己降价了,真是老实人。

    “拿着吧,这钱拿着买个电动三轮送货什么的,还能照顾家。”麦小吉说道。

    “谢谢你大哥!”

    钱富贵激动不已,中年妇女也点头道谢。麦小吉哭笑不得,怎么就成了这么大年纪人的大哥了。

    孔群倒是没说什么,微微一笑,替麦小吉将那包铜钱装到化肥袋子里。

    还挺沉,钱富贵抢过袋子,帮忙提着直到放在后备箱中,又一再道谢,夫妻两人挥手告别很远很远。

    “这回是发现哪个钱币是绝版了?”孔群笑问。

    “大哥这是开我玩笑呢,我就是看他们不容易。两万块,对于我,也不是那么重要。”麦小吉说的是真心话,给那些古人动则十克黄金红包,花钱如流水,两万块就能帮一个贫困的家庭度过眼前难关。

    “你啊,心太软,可能我吃亏太多,就对世间冷暖麻木了。”孔群感慨道。

    “我还不是跟大哥学的,当初要不是你打给我一千万,我现在早就上老赖名单了,又找地方跳楼也说不准。”

    “惭愧,那副画就值那个价。”

    “换了别人,知道我急用钱,故意为难,少给几百万,我也不懂。”

    “哈哈,你天生神眼,谁能骗得了你。”

    孔群大笑,突然笑容收敛,又感到尿急了,找地方停下车去小便。也是有头脸的人,路边打着激灵小便有失风度,是真憋不住。

    回来后,继续开车,孔群问道:“小吉,那些钱币,其实我说高了,也就值一千块钱,再卖不出别的价来,你自己留着玩儿吧。”

    “我也不是图卖钱,不是刚开发了一款宝鉴软件吗,里面空荡荡的,高档古董又没有,先传些钱币的图片充量,省得用户到访,什么也看不到。”麦小吉说道。

    “这个想法好,回头我也整理些图片给你。”

    “那太好了,大哥出手,一定都是精品。”

    其实麦小吉心里也很不是滋味儿,苦哈哈自己一个人累到眼发花,才鼓捣出一个软件来,能充门面的只有钱币。即便是吸引来用户,翻开一个是钱币,再翻一个还是钱币,又都是些不值钱的,根本留不下人。

    算了,不想那么多,先开设个古钱币专区再说,其他栏目另行完善。

    回到滨江市区,已经是灯火阑珊之时,孔群邀请麦小吉一起去家里吃饭,麦小吉没答应。一路都是孔群开车,也累得够呛,大家都回去洗个澡好好休息一天。

    “小吉,你在家里都忙些什么啊?”麦小吉下车后,将化肥袋子背在身上,孔群好奇问道。

    “打扫卫生,买菜做饭什么的。”麦小吉也不隐瞒。

    “太屈才了吧,这些找个家政做就可以。”

    “主要是闲,再没点儿活干,就要退化成原始人了。”

    孔群哈哈一笑,跟麦小吉约定好以后再去寻宝,说再见后驶离。麦小吉低着头背着化肥袋子,刚进小区时,戴眼镜的门卫老头没认出来,还以为是收破烂的,急忙将他喊住。见到是麦小吉,立刻微笑抬手放行。

    这是新来的老头,文质彬彬的,记忆力不错,见过一次面就不会忘记,出入车辆很多,号码也都记得住,业主都夸好。

    又累又饿,总算是回到家,江文倩正在吃剧组拿回来的剩盒饭,一见麦小吉,立刻大声叫道:“什么脏东西,不许拿屋里来。”

    “是钱币。”

    “很值钱吗?”

    “两千块包圆。”麦小吉没说实话,以免江文倩心疼,又跟她废话。提着上楼时,扫了眼饭桌上的盒饭还有剧本台词,“倩倩,不能太凑合了,等我收拾好,给你炒俩菜。”

    “快吃饱了,唉,现在的网友口味也被吊足了,说是最近一集没新意,扬言要弃剧,哪有那么多新意啊。这不,导演和编剧都给我施加压力。”江文倩咬着一次性筷子苦恼道。

    “给加钱吗?”

    “导演说有分红,不过他答应下一部剧让我演主角!”

    “这还差不多,这事儿我记得呢,绝对是好点子。一会儿给我打肥皂搓背,就告诉你。”

    “想得美!”

    “古有韩信忍胯下之辱,你要不肯低头,错过好机会可别说我没帮你。”

    麦小吉哼着小曲儿上楼,将化肥袋子放在自己屋里,翻出睡衣来到卫生间。刚放水,江文倩就进来了,撸起袖子埋怨道:“我来,要是敢骗我,饶不了你。”

    “哪敢啊!”

    两人也不见外,麦小吉脱了衣服溜进浴缸,江文倩也脱了睡裙,只穿内衣,拿起浴巾,将沐浴露搓出泡泡来往麦小吉身上搓。

    胳膊,腿,后背,诶,真舒服啊!

    快说!

    还有脖子,这块儿,呦,痒得难受!

    我搓,我搓,搓死你!我忍,我忍,忍忍忍!

    江文倩发着狠,搓着忍着,耳边却传来异样声音,定睛一看,麦小吉居然睡着了,还发出微微的鼾声。

    头微微侧向脖颈,像个孩子。出去两天,就背回来一个化肥袋子,都是被生活逼得,江文倩心里不是个滋味儿,又用毛巾轻轻替他擦了把脸。

    “小吉,醒醒。”水要凉了,睡在这里不是冻感冒就是淹死,江文倩轻声呼唤,没动静。

    “小吉?听话,去床上睡。”还是没动静。

    三秒钟耐心,江文倩将毛巾往水里一扔,吼道:“大业银行来抄家啦!”

    “啊,在哪儿呢?”麦小吉一个扑腾,翻身滚进水里,连忙又爬起来,抹了把脸,吐出嘴里的水,“倩倩,你别故意吓唬人不行?”

    “你还是人吗?我这里伺候着,你却睡觉,我让你睡!”江文倩伸手就掐,麦小吉嗷嗷叫着从浴缸里跳出来,拿起睡衣就跑出去,嘴里恨恨骂着,“老子不累能睡着啊,再没比你更狠心的娘们了!”

    “你骂谁娘们呢,再骂一句试试!”

    “哼,说不骂就不骂,还有剩盒饭吗?”

    “有,昨天的,放冰箱了!”

    这叫什么日子啊!麦小吉叫苦不迭,饿得难受,困劲还没下去也懒得做饭,刚热好,江文倩也凑过来,“你到底想到什么好点子了,快给我说说。”

    “老子吃完再说!”

    “有本事在我爸面前自称老子啊,最看不起你这种窝里横了,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