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60章 不值钱的古钱币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古人也是人,古代一些反面人物不也是大书法家吗,还有那些穷困潦倒的,给点钱不就写了?或者,就是个拓本,从别的地方复制过来的。”麦小吉分析道。

    “要这么解释,就通了。秦李斯,小篆入神,大篆入妙,堪称书法鼻祖,却因一念之差遗臭万年。赵高不也是书法大家?”孔群把自己说服了,最终断定,这就是一件下了很大功夫的赝品,来自于高级作假工坊。

    李斯跟赵高那两个祸国殃民的败类还会写字?长知识了,回去好好查查。

    其他藏品,假的多于真的,孔群也不感兴趣,下午便告辞离开。分别时,牛得草还一个劲叮嘱,别忘了那把帝王斧,卖了后五五分成。

    孔群嗯啊胡乱答应,牛得草心胸豁达,但要面子,直接告诉他这是假的,非得当场翻脸不可,友谊的小船也就翻了,得等以后找合适的机会。

    “小吉,再给你转点钱吧?”中间休息时,孔群拿出手机准备转账,麦小吉却不同意,“大哥,无缘无故地给钱算什么事儿啊,不能要。”

    “那好,留着以后一块儿给吧。帝王斧这事儿,赔钱事儿小,但要是卖出去假货,名誉搭不起,在圈内也得臭了。幸亏你提醒啊,想想还真是后怕。”

    麦小吉表示理解,孔群是十分爱惜羽毛的人,看走眼没什么,牵桥搭线让朋友吃亏,只怕内心就会留下阴影。

    既然出门了,又都是单身,孔群继续开车去往另一个村子,叫做榆钱村。那里有一户农民,就住在山脚下,说是从田里犁地时犁出了一坛子古钱币,其中有十枚非常珍贵,三枚龙凤呈祥的炉盖钱,五枚靖康通宝,还有两枚天眷通宝。

    “大哥,他说的是从山坡上开垦的地吧?”麦小吉问道。

    “是,大家对此也有质疑,因为开荒种田也是近些年的事儿。另外,这些钱币要是真的,总价值至少在千万以上。物以稀为贵,他手里的币种,因为铸期短,在当时的铸量就少,所以更加珍贵。这些古钱币,存世量稀少程度可以用到个位数,就差不是孤例了!但不排除,是后来人埋到里面去的,算是侥幸心理吧,过去看看,不行就回去。”孔群说道。

    麦小吉没抱太大希望,古钱币好鉴定,也容易携带,要是真的,早就出手了,不会留到现在。最近网上不少田地里挖出宝的新闻来,一时间哪儿哪儿都能挖到宝,还是有些人不愿意老老实实种地,总幻想着一夜暴富。

    越靠近目的地,路越难走,距离农户家还有百十米路程,无论如何车也开不进去了,生活用水泼在崎岖的村子土路上,坑坑洼洼的,本就行走困难,一辆破旧的农用三轮挡在路中间,只能步行。

    “老钱家又来人了!”一个七八岁的 小男孩看到陌生人,立刻叫嚷起来,都知道是奔着挖到古钱币的那户人家来的。

    一听这话,就知道没戏,多少抱着侥幸心理的人来这里,都碰了钉子。

    此时,正有名抱孩子的妇人坐在门口,看到有人走来,连忙进去,等到麦小吉和孔群走到跟前,一名中年汉子就热情迎了出来。

    “请问钱先生是住在这里吗?”孔群客气问道。

    “我就是钱富贵,进来吧,进来吧。”

    看模样还挺敦厚,等两人进屋坐下,沏茶倒水拿点心,一个劲张罗。

    “钱先生……”

    “我就是个普通农民,可不是什么先生,叫我富贵就行了。”

    “看你年纪比我大,就叫钱兄吧。”

    “嘿嘿,行,行。”

    “我们是来看古钱币的,不知道方不方便拿出来看看?”孔群问道。

    “方便,方便!”

    钱富贵转身进里屋,很快就抱出来个化肥袋子,哗啦啦往地上这么一倒,足有十斤!有装钱币的坛子碎片,还有大小不一的钱币。其中一个破布小包,钱富贵挑出来在手心里打开,正是外界疯传的总价值超过千万的十枚古钱币。

    “我能看看吗?”孔群急切道。

    “能,随便看。”

    钱富贵很随意地拿过来,而孔群则十分小心的双手捧着,但是看了不到一分钟,就露出失望表情,又用破布包好,退了回来。

    “我也不指望卖多少钱,给点就行,上有老下有小,负担也挺重的。”钱富贵说道。

    “唉,你这都不是真的啊。”孔群直接挑明了。

    “怎么可能,我对天发誓,就是从田里挖出来的,你看这碎片上,还都有土呢。咱乡下人实在,可不敢撒谎骗人。要不是好东西,为啥埋土里,你说是吧?”

    钱富贵辩解道,但不像是狡辩,他认为就是真的。

    孔群扒拉出那些碎片,又仔细看了看上面的花纹,叹了口气,“你这坛子是宋代的陶罐,如果保存完好的话,倒是能卖些钱,可惜全碎了。”

    “咱也不知道啊,一犁下去,就碎了。”钱富贵也很懊恼,想必以前也有人对他这么说过,又问:“钱币呢,便宜点卖给你,真是从地底下下挖出来,都是老物件,你说我整天干活,有假货也不知道去哪里找。”

    “你看,这四个字的顺序就不对,还有,这明显是盐酸做旧的,手法还很低劣。”孔群说道,又抓了把地上的散钱币,“这些倒都是真的,但存世量很多,都不值钱,打包算的话,也就一千块钱吧。”

    “多少?”钱富贵不可置信地追问。

    “那就两千块。”

    “嘿嘿,兄弟,你骗我的吧,这些都是真东西。”

    “我又不买,骗你做什么,只是给出个参考,低于这个数就不要卖了。打扰了,我们这就走。”孔群说道。

    钱富贵呆立在当场,这回像是彻底死心了,人变得很蔫吧,脑袋耷拉下来,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倒是那名抱孩子的妇女走过来安慰他,“富贵,咱就是这劳碌命,这些也别卖了,留着给孩子玩儿吧。等老二大一点儿,我就出去打工,听说工地也要女的,一天能赚一百多块呢。”

    “你从房顶上上摔下来摔坏了腰,哪能干重活?”钱富贵摇头道。

    妇女眼眶红了,强忍住,笑道:“那我就洗衣服做饭看孩子,只要咱肯吃苦,就能过上好日子。”

    “花,我对不起你们。”钱富贵哽咽道。

    “我认准你这个人,又不是图钱。”

    麦小吉鼻头酸酸的,富人赌场一掷千金,可是这些基层百姓却生活这么艰难。算了,麦小吉停下脚步,“老钱,这些打包,两万块,我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