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7章 节目很精彩
    麦小吉最感兴趣的是金器,不少金碗金盆,这要是都采集到黄金圈手机里,那得办多少大事儿啊。

    仅限邪恶的幻想一下,麦小吉当然不能这么干。

    牛得草眉飞色舞给两人介绍收藏品的来历,实际上,好多他已经记不清了,说是媳妇手里有个小本本都帮他记着。以前看戏,牛得草就觉得佘老太君扮相好,慈祥还有威严,一打听叫春草,更是喜得心花怒放,缘分哪,名字里都有个草。

    “老牛,这段经历我们都听过很多遍了。”孔群求饶。

    “哈哈,大吉还没听过呢!”牛得草说道。

    “咦,你也下载过宝鉴软件?”

    麦小吉心头一喜,以为无意间遇到了一位用户。可惜多情了,牛得草记错了名字,“男人,实力很重要,名字也是另外一张脸,小兄弟,要我说,你也换个名字,叫大吉多好听,还好记,大吉大利,对不对?”

    “这么多年,习惯了。”麦小吉含糊道,心中也在埋怨故去的老爹,说的也是,大吉也比小吉好听。

    孔群在这里流连忘返,直到饭菜准备好,这才恋恋不舍离开。牛得草又搂住他的肩膀,哪天也去参观参观孔群的藏品,都知道孔群买了不少房子,专门用来存古董,但从不对外展示。

    晚饭十分丰盛,充满乡情风味,炖牛肉,炸蜈蚣,油鸡枞,炒笨鸡蛋,手工肉丸还有家常土豆等等,全都是家常菜,但不失特色,吃起来不油腻。

    “大哥,你看地下室那些藏品,怎样?”麦小吉问道。

    “你说呢?”孔群微微一笑,反问道。

    在那里,麦小吉透拍些照片,但大多数都是假的,比如青铜器,提到这种材质,收藏家就该敏感起来,遍地是假的,真的说不定要上交,牛得草却有一墙。

    照片显示,好多胚胎是铁的,连铜都不是。麦小吉嘿嘿一笑,“光线不好,可能看不准,一多半都是假的。”

    哈哈哈,孔群笑出声,“要我说啊,你看得很准。”

    有钱任性,这就是麦小吉对牛得草的评价,或许牛得草也知道,不过是摆上装门面,自己看着开心。但迄今为止,还没有看到那柄古代斧头,应该是藏在了别的地方。

    “你俩别光说话,喝酒啊!喝!”牛得草已经喝高了,大着舌头又让,春草劝他也不听,“媳妇,其他什么我都听你的,喝酒,戒不了,这辈子都不可能的。”

    春草只是淡淡一笑,柔声道:“好,喝吧,喝死了,我跟你一起去。”

    “嘿嘿,就知道媳妇对我最好。”牛得草全然不在乎外人在场,搂过来亲了媳妇一口,羞的春草满脸涨红,急忙推开她。

    感情稳定很感人,但场面不够唯美,看着有些奇怪。

    为了助兴,牛得草让春草唱段戏,春草则推辞道:“好久都不练嗓子了,唱不好。”

    “唱嘛,反正他俩也听不懂。”牛得草不以为然。

    有这么说话的吗?麦小吉和孔群都暗自腹诽,只是陪着笑。

    春草哭笑不得,是啊,戏剧落寞,现在听戏的人不多了,还都是以老年人为主。好多戏剧演员改行去拍电视剧,很不景气。

    “就唱佘老太君那段!”牛得草推着媳妇,也想在客人面前赚足面子,显得媳妇多才多艺。

    “我们洗耳恭听!”孔群笑着放下了筷子,做出认真倾听状。

    “对。”麦小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听摇滚还行,听戏?从没有过的。

    推辞不过,春草只好走到中间,腼腆一笑,“别唱佘老太君了,就唱穆桂英挂帅吧。”

    好!牛得草很捧场,高声叫好,俨然回到了那个追星时代。春草整理了下头发和衣服,又是不自然的一笑,然而,等到音乐响起,几乎就在瞬间进入了状态。

    腰板挺直,双目有神,下巴微微抬起,彰显傲气本色,张口就唱,“府门外三声炮,如同雷震……”

    好!孔群和麦小吉立刻叫好,是真好,唱腔铿锵,字字清晰,听起来很接地气,也很舒服。牛得草还听哭了,流了满脸的泪,不知道想到了哪段心酸往事。

    “小啊奴才,他瞒哄不住表他的祖根。他言讲,住在河东哇,有家门,杨令公是他先人,他本是那宗保的儿子杨延景的孙!曾祖母,佘老太君,穆桂英,我本是他的母亲哪呀!”

    好!麦小吉猛然起身,这段话听得他热血沸腾,这是一个母亲骄傲的自白。

    女本柔弱,为母则刚,此时,麦小吉想到了自己的生母,也曾这么对他骄傲地说过,小吉啊,咱们祖上也是出过大人物的,妈妈我呀,小时候也是被捧在手心里长大的。

    得到了认可,春草很开心,等唱完后,又恢复了安静温和的性格,唯有在表演时才会表现的张扬大气。

    “春草,给你请示下,客人们大老远来了,是不是得表演个特别节目啊?”牛得草又嘿嘿笑问。

    “老不正经!”春草有些不乐意。

    “嘿嘿,咱什么事儿都跟媳妇请示,你要不同意就拉倒,反正我心里没愧。”

    “我困了,剩下的事你自己看着办吧。”

    “谢谢春草,好媳妇。”

    牛得草赔着笑目送媳妇离开,随后安排人,进行新的节目。在这里还能有什么表演,或许是有钱请来了些明星也难说。

    不过,十分钟后,等一列穿花戴绿扎麻花辫穿布鞋的女孩子进屋时,麦小吉差点没把嘴里的酒给喷出去。

    这是一支特殊的舞蹈队伍,穿着朴素,但舞姿放肆泼辣,小花衣超短,一动便露出大截雪白的肚皮来,甚至还往上。

    好!麦小吉热烈鼓掌,真的很好看,看得人热血上涌,眼睛发直鼻腔发热。

    “孔群,怎么样啊?”看孔群反应不大,牛得草问道。

    “太浮夸了吧?”孔群皱眉,好像没多大兴趣。

    “没露胳膊没露腿,怎么了?孔群,哥们儿,你一天天跟个孔下惠似的,这可不行。”

    那边聊着天,麦小吉咕咚咚咽口水,还是心里发痒,手上发贱,拿出黄金圈手机对准这群女孩子拍了一张。快看看春光,麦小吉迫不及待一看,大失所望,什么都没拍到!

    怎么可能,难道她们都是赝品?当然不是,唉,今天鉴宝,已经把十次机会都给用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