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5章 三十万买残缺品
    据李清照讲,德甫的印章是她男人赵明诚的,确信无疑,而那枚看不清的印章则是香山居士。这幅书札是她和丈夫在宣和七年所得,为香山居士所书《楞严经》。

    赵明诚将此视若珍宝,爱护有加,他死后,李清照继承了这些珍品,每日照拂,非常用心。很可惜,在后来的颠簸流离中也都遗失了。

    “这些,在《金石录》中皆有记载。”李清照说道。

    “谢了妹儿!”麦小吉很开心,“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麦小吉一行字还没打完发出去,李清照就发来一行字,香山居士为白居易,后面配一个坏笑表情。

    哈哈,不愧是倾倒世人的古代大才女,真聪明,看得出自己没有真学实才。而麦小吉想要问的,正是香山居士是谁。

    三十克黄金,值了!

    此时,孔群还在研究,眉头紧皱,不时翻手机查阅一些资料。老贾在旁边喋喋不休,不图赚钱,就是一个字,缘!你说为什么那么巧,这东西从祖辈传下来,就被你相中了呢?你说,是不是缘分?

    “应该是真品吧,不过这么破旧,还不全,也不值钱。放好吧,说不定哪天可以卖出去。”孔群起身,准备走。

    “不是,来我这里的人不少,也有很多大家名家,他们都说这字写得好,你别是不懂吧?”买卖不成,老贾就开始翻脸了,说话也不拽文了,还有些难听。

    “就让那些大家买好了!”孔群也有些不高兴了。

    “我要想赚钱,三十年前就家缠万贯了。这些年,还不是救苦救难云游四海,错过了儿子的婚事,虽然他已经成人,但这段父子缘分得了却,等他娶上媳妇,还有多少人等着我去指点嘞。”

    大言不惭!

    麦小吉忍住笑,过去说道:“老贾,你可真是位慈父。”

    “其实我儿子小时候学习很好的,唉,干我们这行,说太多就是逆天,改变了别人的厄运,老天就会来惩罚你,这才让儿子变得平庸。”

    从进门到现在,老贾儿子一直在玩儿手机,不带个出息样。而老贾却是满嘴跑火车,根本不正视自身问题,欺骗了自己,也害了儿子。

    教育问题不归麦小吉管,他故意装出一副悲悯的姿态,“是啊,一代玄学大师,就住在这个破旧的小院里。我听说有些不学无术的骗子,在全国买房子,吃好的穿好的,还跟女徒弟不三不四。老贾,我真替你感到不公平!”

    “就是!但我一点都不眼气,缺德事儿不能干,宁可守住清贫,也不能败坏人品!”老贾使劲拍大腿。

    “说得好!”麦小吉竖起大拇指,转身说:“大哥,要不就买下来吧,我看这书札像真的。”

    “是赵明诚鉴定过的真品,但没有出处,或许不是什么大人物,所以这处印章才故意弄模糊吧。全本也没多少钱,何况是残缺的。”孔群不同意。

    “三十万不少,但也不多,能帮老贾度过这道坎。”

    “小吉,你怎么这么糊涂?”孔群愣住了。

    “嘿嘿,大哥,你要是不买呢,反正我也掏的出。对了老贾,这里能刷卡吗?”

    “有pos机!”

    老贾双眼放光,还真是设备齐全,正要跑屋里取,被孔群拦住,埋怨道:“小吉,你啊,算了,你别花钱了,我出吧。其他的,咱们路上说。”

    孔群车里就放着现金,取来三十万给了老贾,老贾乐开了花,一高兴又要送赠品,就是些符箓,劣质貔貅等等,两人才不要,上车离开清涧村。

    一路上,孔群都不说话,麦小吉主动凑乎,只是随意嗯啊两句,脸色不太好看。

    开到半路,孔群尿急,匆匆找到一个背人的地方小便,麦小吉则拿出一瓶矿泉水,笑嘻嘻下车给他冲水洗手。

    “大哥,生我气了?”

    “这倒没有,我是生老贾的气,没一句真话,摆明了就是骗。我可以拿三十万去做慈善,甚至可以拿出十倍的钱,但我不甘心被人骗。”孔群洗完手,又接过水瓶喝了几口,不悦道:“本来我不想拿钱的,但老贾为人奸诈,谁知道他的那个机器有没有做手脚,刷了三十万结账还好,会不会以后凭空少了钱?哼,他能干得出来。”

    麦小吉很是感动,孔群这是怕他吃亏,这忍辱拿出三十万现金,替他规避风险。

    “大哥,你看,这个印章。”麦小吉放大手机图片,孔群扫了一眼,“唉,字迹太模糊了,没法看出是谁的。”

    “香山居士?”麦小吉提醒道。

    嗯?孔群一愣,直接将水瓶扔了,拿过照片反复看,又认真琢磨,越看越像,不禁哈哈大笑,“等我回去再好好看看,用电脑对比一下,我觉得很可能就是。要是真的,虽然是残缺版本,也发财了!”

    “大哥,我能骗你吗?反正那老贾也不是什么好人,给他三十万都嫌多,懒得还价了。”麦小吉说道。

    “哈哈,亏不了,亏不了。小吉,真有你的,我算是服了。”

    孔群又凌空写了几笔,都能和残缺的比划堆起来,高兴的手舞足蹈。在麦小吉的催促下,这才上车。不虚此行!

    麦小吉没问价格和报酬,具体操作都由孔群负责,孔群更觉得他地道,两人关系也更为亲密些。

    “小吉,你还懂医术?”孔群问道。

    “怎么讲?”麦小吉一愣,不记得在什么地方卖弄过医学知识,毕竟他现在还是南宫月的病人。

    “你怎么看出来我有尿频的毛病?呵呵,不是多光彩的事儿,没对外说过。”

    纯属巧合!麦小吉胡编的,“我就是那么一说,你还真信了。”

    说实话反而没人信了,孔群还以为麦小吉要面子,以大哥的口吻语重心长道:“唉,我差不多也像你这个年纪添了这毛病,没当回事儿,也要面子不好意思去医院。后来就越来越厉害了,跑了不知多少家医院,就是没效果,我都要放弃了。”

    “不至于这么严重吧?”

    “一言难尽!”孔群又是重重叹息,“听我的,别不好意思,早点治,得除病根。”

    哦,麦小吉胡乱答应,他根本没这毛病,心里却有个猜测,孔群至今单身,是不是跟这个毛病有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