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54章 易安居士
    这就是一幅地地道道造假的名人画作。

    但是,这造假者也太不走心了,直接拿一幅褪色的杨柳青年画做底,很容易就能被揭穿,骗术实在是不高明。

    “整幅画作一气呵成,气势恢宏,如果不是儿子结婚,我是舍不得出手卖的。”老贾还在吹牛。

    说要买了吗?孔群皱眉道:“跟图片上看到的不一样,这也太新了。”

    “这才说明保存好。实不相瞒,我祖上是做官的,早年得到这幅画,世代相传。唉,八十年代,有人要拿二十万买走,那时候滨江市区百平的福利房才几万块一套。我觉得愧对祖宗,断然拒绝了。”老贾道貌岸然说道。

    麦小吉嘿嘿乐,“你的意思是,现在这幅画要值一千万了?”

    孔群冷笑了两声,他断定这幅画就是假的,一万块钱都不会买。老贾却摆摆手,“凡事讲究个缘分,昨日两位身穿金色铠甲神人入梦,想必就是应在两位身上,我不多要,一百万即可!”

    不是喜鹊叫来贵客吗,怎么又成了神人入梦了?唉,这老贾记性不好,两句话就穿帮,难怪过得这么穷,也就骗骗愚昧之人吧。

    不买!

    麦小吉和孔群态度都很坚决,买了就是傻子!

    没什么好谈的,孔群打算要离开,好容易来个财神爷,老贾有些慌了,连忙伸胳膊拦住,嘴硬道:“两位可以不买,但不能说我这画是假的!有辱先人,让我将来如何九泉之下相见?”

    “老贾,能不能好好说话?”麦小吉不客气道,文绉绉的真别扭。

    “要不这样,我急用钱,五十万,怎样?”老贾伸出五根手指头,每个指甲都超过半厘米,又黄又硬。

    “三十万也不买。”孔群皱眉摆手,执意要走。

    “那就依你,三十万!”老贾说道。

    孔群一愣,哭笑不得,自己说过要买吗?老贾坚称这是真的,孔群当然不信,只怕老贾也是心知肚明,睁眼骗。

    “买一送一!我还有好东西,只要你们买走这幅画,那个就算赠品送给你们了。”老贾急的额头都冒汗了。

    “你家还有什么宝贝,一块儿拿出来吧!”麦小吉好笑道。

    等着,等着,老贾又跑到里屋,很快就拿出一个饼干盒子,也长满锈了,费力打开后,拿出个塑料密封袋,放在桌子上。

    是一块破烂的手札,只有几页。孔群眉头微微一皱,还是坐了下来,从兜里掏出手套,小心翻看。“书法还不错,内容是《楞严经》中的一部分,从哪里弄来的?”

    “我走街串巷替人排忧解难,有时大发慈悲,看到穷苦人家也不收费,对方过意不去,送些老货的也有。你看这里,有两个印章,这可不能是假的。”老贾指着一处说道。

    “小吉,你过来一起看看。”孔群招呼道,看他神情,这回有点戏。

    麦小吉凑过去,确实看到两枚印章,一个已经是模糊不清,只有些边角笔画,还有个比较清晰,经过辨认后,是德甫。

    拿出黄金圈透拍,没有发现异常,孔群也回到车上找来放大镜,细细观看。趁着这个空档,麦小吉把书札发给了大书法家赵孟頫,并配合了十克黄金红包子,让古人帮着鉴定一下。

    赵孟頫架子大,每次回复都很慢,麦小吉都要等不及了,他却将红包给退了回来。

    “老兄,这是什么意思啊?我可以加价的。”麦小吉也急着鉴定,主动说道。

    “非是金钱不足,此事我并不擅长,还是找他人鉴赏吧。”赵孟頫说道。

    鉴赏,麦小吉心头一喜,“那就是真品的意思了?”

    赵孟頫回了一串省略号,麦小吉懂了,他这是客套说法,不代表专家意见。麦小吉不甘心又问,“那老兄给指条明路,该去找谁?”

    “吾最为敬佩之人,易安居士!”

    然后,赵孟頫就不回复了。易安居士,听着怎么那么熟悉呢,好像刚刚打过交道的。想了想,麦小吉猛拍脑门,这脑子,对传统文化就是不敏感,怎么就忘了,刚发了新词的李清照嘛!署名就是易安居士。

    不过,麦小吉也大感意外,首先,他原来觉得李清照只会写诗词,穷酸文人,没想到还是鉴宝行家。另外,赵孟頫何其傲气,也把李清照当做自己的偶像。

    不管那些,麦小吉连忙将图片又发给了李清照,“妹子,帮忙看看,这是什么?”

    “嘻嘻,勿忘打赏!”李清照快速回了一句。

    怎么能忘呢,麦小吉飞快打过去十克红包,李清照秒收,但是没下文了。麦小吉连忙又说道:“妹子,这是不是真的?”

    “红包不够!”

    “还需要多少?!”麦小吉咬牙问道。

    “二十克!”

    一下子就涨到三十克了,人家麻衣道长目前收费标准还停留在二十克上,女人都这么贪心。麦小吉恨得牙根痒痒,三十克黄金,那就是小一万啊,你咋那么黑呢?

    “今天所问,再无其他收费。”李清照发来一个委屈表情,意思是,三十克包干,今天随便问。

    唉!麦小吉又补了二十克红包,李清照收了后,快速打了一行字,书札为真!

    “也得讲讲出处什么的,还有,德甫是谁啊,那个看不清的印章又是谁的?”麦小吉追问道。

    “嘻嘻,德甫名气果不如我也,实为我亡夫赵明诚!”

    时过境迁,李清照也终于从失去丈夫中的悲恸中走出来,驱散了当年凄苦飘零的阴影。

    “哈哈,那就是真的了?”

    “自然,我夫君酷爱金石字画,一生收藏无数,非是我夸下海口,家中藏品也曾装下几十车!”

    “嘿嘿,多大的车啊?”

    先是一个翻白眼的表情,李清照又打过来一行字,“你莫嘲笑,家中藏品曾堆积如山,我夫妻二人时常把玩,且以此为乐。明诚在世之时,每天求他鉴定书法者不计其数,我耳濡目染,也懂得些此道,替他分担些劳累。唉,那是活着时最快乐的时光,水光山色与人亲,说不尽、无穷好。”

    “还是讲讲今天这幅吧!”麦小吉提醒道,等着鉴定呢,别扯太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