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7章 最后一幅作品
    “帮我看看这幅唐伯虎的画,有没有可能是真的?”

    孔群打来一行字,跟着就发了张高清晰的图片。麦小吉点开放大,是一幅色彩黯淡的古画,层层叠叠的群山中,一条小路蜿蜒向远方,一名背着手的古人,正走在小路上,转头看着山间即将落下的夕阳。

    古人的习惯,画作上通常会配上一首诗,来说明作品的意境。这幅也不例外,只是配诗被涂抹了,看不清写的是什么,下方的签名和印章倒是很清晰,正是唐寅。

    孔群认为这就是唐伯虎的画,印章不是假的,目前缺乏更有利的依据。

    “大哥,让我仔细瞧瞧,需要一定时间。”麦小吉发去消息。

    实际上是需要时间打车回家,天气很热,麦小吉总不能坐在路边咨询唐伯虎,还有回复太快,孔群也会认为他太草率,有信口开河的嫌疑。

    回家后,先去洗个澡,又冲了杯咖啡,麦小吉这才将图片下载到空间里,摸出黄金圈手机,又用浏览器在倒弄过来,打开天信软件,找到唐伯虎,给他发过去一个十克的红包子。

    唐伯虎喜欢哭穷,但不知道在忙什么,收红包的速度很慢,过了十几分钟,麦小吉又发了几个问号,他才收了,后面跟一个开心的感谢表情。

    麦小吉把图片发过去,“大师,这幅画是您创作的吗?”

    又等了十分钟,唐伯虎也没回复,麦小吉不高兴了,该不会拿了钱不办事儿吧!终于显示对方输入中,但没一会儿又安静下来,反复几次,却是一个大哭的表情。

    “大师,怎么了?”麦小吉问。

    “想起尘世的风雨,犹不能释怀。”唐伯虎道。

    “这么说,这就是您画的?”

    “唉,当时病痛缠身,手抖难以自控,没想到啊,这最后一幅画,竟然被流传下来。”唐伯虎又配上一个哭泣的表情。

    “大师,别难过了,您现在可是家喻户晓的大艺术家。”麦小吉安慰道。

    “一介穷儒,能得此厚爱,万分感谢!”

    “可惜,这么好的一幅画,被人给乱添了首诗,后来又给涂抹了,乱糟乎的。”麦小吉遗憾道。

    “非也,题诗亦为我所做,也是我亲手涂抹。”唐伯虎道。

    “为什么啊?”

    “书无筋骨,形态如沙。如此潦草书写,焉能留存于世,故而涂抹,以免贻笑后人。”唐伯虎给出了理由,因为书法写得不好,没发挥出水平来。

    麦小吉眼睛亮了,还有一首唐伯虎做的诗,这样一来,画就更值钱了,“大师,那首诗还记得吗?”

    麦小吉已经切换到发红包操作,不过唐伯虎并没有提出收费,直接就将原诗给发了过来,“生在阳间有散场,死归地府又何妨。阳间地府俱相似,只当飘流在异乡。”..

    唐伯虎又说,这幅画还有个名字,叫做远行,寓意他即将离开人世,告别世人。

    麦小吉底蕴不够,名著都没读过两本,对诗歌也是外行。但配合唐伯虎的解释,又同为落魄之人,这首充满萧瑟和无奈味道的诗,深深打动他。风光不再,备尝艰辛,麦小吉非常理解唐伯虎当时的心情。

    “大师,过去那么久了,还这么难过啊?别太难为自己。”

    麦小吉不知道该怎么劝说,他在享友大厦上看最后的风景时,也有这种活着死去区别的感慨,就是没文笔,说不出来,也写不出来。

    “唉,晚景凄凉,连一副薄棺银两都未曾备下,内心落寞至极。”唐伯虎又是一串大哭表情。

    “多和我这样的朋友倾诉倾诉,心情就会好很多。对了,你们那边没有什么高楼大厦吧?”麦小吉打听,不要再跟他似的去跳楼。

    “前缘尽消,我皆释然,现已在故乡,恍若仙境!”这句话后面跟这个得意表情,变脸很快。

    “故乡是哪里?”麦小吉追问。

    可想而知,这种问题是问不出答案的,唐伯虎不再说话了。

    麦小吉还是头一次从古人无意的话语里,得知了那边世界的情况,是一处形同仙境的好地方。

    聊天止于呵呵,麦小吉退出了天信软件,这才细细打量孔群发来的那幅画。两个小时过去了,麦小吉通过分析那些被涂抹的凌乱碎线条,还是分辨出了那首诗的痕迹,证明唐伯虎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找到孔群,麦小吉发去了消息,“大哥,经过我的分析,这幅画虽然品相差了些,却是真的,是唐伯虎临终前的作品。可能觉得书法太差,就给涂抹了,没来及毁掉,便流传下来。”

    孔群立刻有了动静,对话框显示正在输入,安静,正在输入,安静。嘿,唐伯虎刚才就这么干,是因为提到心酸往事,人间最后酸楚的回忆难过。

    而孔群,是没有完全相信麦小吉说的。

    终于一句完整的话发过来了,这么快?

    快吗?

    正是担心孔群觉得太草率,麦小吉才没着急问唐伯虎,已经过去四个小时了,还嫌快。反正是真的,麦小吉心里有底,不惧质疑,“嗯,我认为,这就是唐伯虎的作品,诗也是他自己作的,出于某种原因涂抹了。而且,这幅画是唐伯虎晚年疏散心胸的随笔,是真品,但不算精品。”

    “有什么依据?”孔群又问。

    麦小吉将画作的名字和那首诗发了过去,然后又截取了一小块书法,说按照残留的笔顺分析,就是“生在”两个字。

    “好。”

    孔群只是回了一个字,似乎觉得麦小吉还是不太靠谱。单看这首诗,充满了悲观情绪,文采也较为普通,跟传说中的风流才子相差较远。

    麦小吉也不在乎,盯着画研究,眼睛都酸了,睡意上来,抱着一个靠枕就呼呼大睡,直到被一连串的信息提示声给惊醒。

    天色已经暗了,到了晚饭时间,信息有十几条,全都是孔群发来的。

    在吗?

    小吉,在吗?

    我将那首诗发古画收藏群里了,经过大家一致鉴定,那首诗就是唐伯虎临终前的最后一幅作品。

    这真是太好了!

    不在于价值多少,这幅画的意义可以揭开唐伯虎晚年生活的一角,可以更为全面了解唐伯虎。

    大家都很兴奋。

    小吉,你可真是好眼力,如果不提供这首诗,那些残缺部分,我们是无法拼出来的。

    对了,小吉,我从南方回来了,来家里坐坐吧?

    小吉,在吗?

    打着哈欠刚看完孔群这一串信息,他又发过来一条,“小吉,如果晚上没事儿,到家里来坐坐吧!对了,你没车,我去接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