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6章 比可怜
    南宫月在群里并不活跃,所以麦小吉没有注意到她。但麦小吉可是风月无边群里的热门人物啊,南宫月不也没跟他打招呼?

    “南宫医生,你们也太不地道了啊,就我一个人不知情,跟个傻猴似的。”麦小吉表示抗议。

    “呵呵,你是猴不假,但并不傻。”南宫月让服务员过来添红酒,笑吟吟道:“其实,私底下的交往,跟工作没多大关系,我也没犯法,对不对?”

    “现在不就成了朋友吗,我有种受伤被欺骗的感觉。”麦小吉故作可怜状。

    “好啦,看在我们同病相怜的份上,这个就不要纠缠了吧?”

    “同病相怜?你也有痔疮?”

    噗!南宫月刚喝了口红酒,差点喷出来,连忙用纸巾挡住,颇有几分狼狈。麦小吉嘿嘿坏笑,“骗你的,我没有!”

    “好吧,我也没有。”南宫月这次表现比较大度。

    “说实话,你写书为什么非得盯上我呢,这次又是谁派你来的?”

    “真没别人,怎么说呢,其实很多人表面看起来自信爆棚,风光无限,可能也因有一颗受伤的心而自卑。”

    麦小吉听糊涂了,他从来不觉得自卑,人在江湖,所伤在所难免。

    据南宫月讲,她从小不知道父亲是谁,是母亲和姥姥把她给带大的。父亲成为一个隐晦的词语,不许在家里提起。她只是在一次搬家时,偶然发现了父亲的照片,很古旧,看不清楚,反面还有名字,南宫玄。

    照片太老了,隐约可见上面的男人高大挺拔,但没看清五官就被母亲劈手夺走,撕了个稀巴烂,争执下还打了她一巴掌。

    那是南宫月第一次挨打,哭了很久,姥姥和母亲虽然都很难过,但没人来劝她。

    再后来,姥姥病故,母亲再无挂牵,认识了一位外国人并恋爱,之后就嫁给了他,移居到了美国。南宫月终于又有了父亲,继父对她也不错,但不知怎么的,南宫月始终跟他没有任何感情,总是想起照片上那个模糊的轮廓。

    或许,这就是血浓于水。

    “你也不愿意留在国外,留在母亲身边?”

    “是的,所以我才说咱们同病相怜。麦小吉,我从方华那里知道,你也是孤儿,在你面前,我便不会自卑。要知道,我不太喜欢听到那些家庭和睦的故事,总觉得那是对自己的嘲讽。”

    “你可是心理医生啊,都不会自我调节下?”

    “可能是我不想调节,我想,如果哪天能见到自己父亲,斥责和愤怒过后,我还是会很爱他。哦,我连他的死活都不知道,但那张照片在我脑海里扎了根,他身上有种极为特殊的魅力,我想,他一定是非常优秀的。”

    “肯定是的,你就这么棒。”两人都笑了,麦小吉接着说道:“不过,你比我还强点儿,起码现在还有个妈。我十二岁的时候,父亲得病死了,母亲又是伤心又是劳累,一年后也死了。村里人看我可怜,对我都挺照顾的,但对我最好的还是前女友江文倩的父母,看我总是吃百家饭也不长久,干脆就在他们家搭伙。她妈对我可真好,什么活都不舍得让我干,当亲儿子疼,她爸还偷偷给我塞钱。”

    “这种状况直到你上大学吗?”

    “没有,大概两年多吧,倩倩妈妈也死了。唉,那可真是个好心肠的女人啊,可惜没命。”

    麦小吉直摇头,他小的时候调皮,母亲脾气又暴躁,三天两头挨揍,寒冬腊月光着屁股在雪地里罚站的时候都有。江文倩的母亲就不同,说话柔声细语的,没人的时候还喊他儿子,眼中满是慈祥,提到母爱,除了自己的妈,麦小吉也总会想起她。

    江文倩的父亲很内向,闷葫芦似的,见人就只会嘿嘿笑两声。现在受到女儿的资助,在老家承包了个鱼塘,不卖鱼,只供垂钓,目前生活很清闲。..

    基因突变,江文倩就投错了胎,喜欢动手打人,胆儿还特肥。

    “呵呵,我觉得江文倩父母把你当做是入赘女婿了。”

    “嗯,村里人也都这么说。那时候还小,没提婚事。”

    “你不觉得这是种耻辱吗?”

    “怎么会呢!江家对我很好,上大学,她爸爸还拿钱呢,从来没提过要求。人只要结婚,总会当女婿的,这样的人家我挺满意,所以啊,江文倩平时欺负我,也就忍了。”

    “凄苦的生活经历,激发了你的学习斗志?十六岁就努力考上了大学?”

    “哪有那么高尚,还是因为穷,读中学要住校,又是一笔开销,早点工作早点赚钱呗。”

    南宫月听得挺开心,一双明亮的大眼睛特别有神采,好像别人的凄苦故事,在她听来特别有趣。

    一顿饭变成了比可怜,因为麦小吉的经历更可怜,南宫月在最后结账的时候,还客气谦让了下。麦小吉当然不会让她付款,就说嘛,这里贵的吓人,一顿饭花了三千多,属于中等偏下消费水准。

    感情加深不少,但是将南宫月送到星海大厦前方时,她又习惯性恢复了心理医师的口吻,“小吉,下一次的心理治疗,费用可以减半。”

    “啊,还有下次?”麦小吉心里叫苦,一顿饭白吃了。

    “这对你有好处,你太年轻了,又经历过生死考验,内心的创伤非常可怕。或许现在察觉不到什么,但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会有发作的可能。”

    “也可能变成哑炮吧?”麦小吉问。

    “不会耽误你太久,费用又不高,何必心存侥幸,不把自己身心健康当回事儿呢。”

    南宫月此时就像个形象高大的救世主,一切都是为了麦小吉好。麦小吉是真后悔啊,不该冲动之下就去跳楼,被抓住了多大的把柄。

    来接受治疗没什么,费用不值一提,但麦小吉总担心黄金圈手机里的秘密会被泄露出去。

    “小吉,如果我给你开具健康证明的话,警方也不会再拿定位手环来要求你。”

    我去,还是威胁。

    “好吧,多谢你的美意,咱们提前电话联系。”

    “这就对了,不过记得要准时哦。”

    高跟鞋发出有节奏的声响,南宫月走进大厦,麦小吉正打算回家,收到孔群的消息,让他帮忙鉴定一幅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