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35章 月来月大
    想啊!

    麦小吉嘿嘿笑了,想到的是那天落水的醉汉裸奔场景,南宫月看到他流露出的神情自然不是装出来的。

    接下来的问题更离谱,上学时有没有挖鼻孔然后涂抹在课本上的经历,抠了脚趾头会不会放到鼻子底下闻一闻,路过更衣室,有没有心里发痒等等。

    这跟轻生都有什么关系,麦小吉甚至都怀疑,这个南宫月会不会有心理问题,不过,不管她问什么,麦小吉都承认自己有这些不良嗜好,有,都有!

    南宫月打着写轻生者心理活动专业书籍的旗号,拿麦小吉做试验,所以,必须吓唬吓唬她,最好是吓怕了,以后再也不找他。

    催眠终于结束,麦小吉的大腿火辣辣的疼,应该已经被小仙人球刺破了。

    “南宫医生,我是不是又说了很多不该说的?”麦小吉装迷糊问。..

    “你比我想象得更龌龊。”南宫新月回答模棱两可。

    “嘿嘿,我本来就不是正人君子。”麦小吉掏出一千块钱放在桌子上,又一次考验通过了,心里一高兴,脱口而出,“美女辛苦了,中午一起吃个饭啊?”

    “好啊!”

    恨不得一口老血喷出地球,麦小吉没想到南宫月会这么快答应。不过南宫月转身去拿包,并没有看到他不情愿的表情。

    南宫月长得漂亮,有能力有钱,但不讨喜。话又说回来,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如果不是她上前把自己拉回去,即便是为了面子,麦小吉也硬着头皮从享友大厦跳下去了。

    “去哪儿?”南宫月和麦小吉并肩走。

    “吃西餐去吧!这里离紫房子挺近的,咱们就去那里。”

    紫房子,是麦小吉最瞧不上的西餐厅,名字也不会取,跟个卖切馅大包似的。但是,贵啊。说是人均消费5,但实际上,每个人下不来一千块钱,到那里吃饭,图的就是个环境和价位。

    位置也不错,就在星海大厦的斜对面,两人穿过马路就到了。南宫月熟练点餐,像是这里的常客,麦小吉图省事儿,要了份牛排套餐。

    一上午还没上厕所,麦小吉先去了洗手间,回来看到南宫月正摆弄手机,冲他一笑,“加个好友吧?”

    “求之不得,我扫你!”麦小吉拿出手机操作。

    “呵呵,还是女式的。”

    “没办法,穷,有个就不错了。”

    月来月大!

    看到南宫月的网名,麦小吉嘿嘿直乐,抬眼看了看对面桌子边缘上方,“是不小,以后还会更大!”

    南宫月翻了翻白眼,这人脑子里装的都是人类劣根,多半是没救了。麦小吉意外发现,就在他上厕所这功夫,南宫月已经发了一条朋友圈信息,还有定位信息,配图是餐厅环境,配文很值得琢磨。

    麻痹,点了份银鳕鱼就三百多,坑爹啊!

    这真的是对面不苟言笑的心理学医学博士的朋友圈内容吗?爆粗口,还臭显摆,不太像是她的作风啊。麦小吉很吃惊,难道说刚才扫了个假的月来月大,试探在下方评论一句,“美女,又不用你花钱,心疼什么。”

    南宫月居然笑了,看着麦小吉说道:“这里的东西本来就贵得离谱。”

    还真是她!

    人不可貌相,南宫月在网络空间很放肆。就说嘛,问出那种奇怪问题的人,心理也是有问题的。

    都是有心理缺陷的人,那就不用端着了,麦小吉举起红酒杯,“南宫医生,感谢救命之恩。”

    “这是你应该谢谢我的。”南宫月说完眨眨眼睛。

    “你说话还挺有意思。”麦小吉嘿嘿笑了,他喜欢这种聊天方式,很轻松很愉快。

    “你觉得我平时应该怎么说话?”

    “语气很霸道,内容还很专业,别人插不上嘴,你也不留什么情面。”

    南宫月呵呵笑了,摆手道:“才不是,有时我挺喜欢开玩笑的,只不过工作时间要表现很严肃。”

    “对,要不病人在接受催眠时,请放松,找到舒服的姿势,可躺可坐可想入非非,那谁还信你啊!”

    南宫月笑声更大了,连忙又止住,会引来侧目的。

    “南宫医生,你好像不是本地人吧?”麦小吉问道。

    南宫月不慌不忙地把嘴里的食物咽下,这才说道:“嗯,我刚回国不到三个月。”

    “你资历这么强,怎么不留在首都呢,那里赚钱更多。”

    “不到首都,不知道人才不值钱,竞争太激烈,留不下来。至于其他省会城市,我在哪里开都一样,特别是滨江公安还聘请我为心理咨询顾问,报酬不高,但荣誉还是有的,也利于我的发展。”

    哦,麦小吉明白了,如此一来,南宫月的私人心理诊所,就沾上了半官方的边,能快速获取患者的认可。

    两人边吃边聊,倒也很开心。期间间麦小吉翻看手机,一个人的点赞引起他的注意,是方华!

    方华居然是自己和南宫月的共同好友,那就不对了啊,听南宫月说,她不是本地人,刚来没多久,跟公安打交道还说得过去,怎么会跟银行高管扯上关系。

    再翻看南宫月以往的信息,方华和她互动非常频繁,俨然是好友关系,不像是患者。

    “好啊,我到现在才明白,你跟方华是一伙的!什么警方派来的,你就是被方华请过去的吧?”麦小吉有些不高兴了。

    南宫月依然是慢悠悠咽下嘴里的食物,又喝了口红酒,解释道:“二者都有吧,警方委托在先,方华是后来打的电话。她当然怕你死,你死了,那笔债,她找谁要去,这是正常心态。”

    说的还理直气壮,不管怎么说,南宫月确实把自己给救下来是事实,打听道:“方华给了你多少钱?”

    “她那人小气,五万!”

    有人掏钱,麦小吉心里就踏实多了。女人们的暗中勾结,让麦小吉对南宫月的感激之情减淡不少。

    在翻看南宫月以前记录时,他还注意到一个现象,那就是蝶恋花阮玉也是南宫月的好友。来到滨江的时间不长,结识的朋友还都是一个圈里的,这里面巧合不大,麦小吉估计南宫月也在风月无边群里。

    搜索“月来月大”,没有找到相关结果。

    麦小吉没放弃,又对比头像,果然发现了南宫月就在里面,昵称是西江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