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5章 吃亏长教训
    阮玉简单算了下,报出一个数来。

    “我只要百分之二十的利润,七块合起来总共八十万。这块小的当是赠品送给你了,我买的时候也是不找零附带的。”阮玉笑了笑。

    “八十万,太贵了,能不能便宜点儿?”江文倩开口问。

    “我连原始单据都拿出来了,很有诚意的。”阮玉并不吐口。

    江文倩讪笑两声,白热火朝天聊了两个小时,最后就送了一块几十块钱有裂痕的小石头,果然是商人眼里只有钱,奸商!

    麦小吉却不在意,还是那句话,卞和连和氏璧都能看出来,这几块原石是不会走眼的。在他看来,八块大小不一的原石就是八块金子,放着只有他自己能看到的金光!

    “倩倩,给阮总转八十万。”麦小吉大咧咧道。

    “你忘了,我取消了原来那个号码,现在绑定的号是你用的。”江文倩眨眨眼睛给麦小吉使眼色,想要耍赖,找个机会开溜。

    哦,麦小吉这才想起来,把手机递给江文倩:“你自己操作吧。”

    江文倩暗中咬牙,心里骂一声二货!慢腾腾接过手机,江文倩又开始找理由,“得用手机验证码,很麻烦的。”

    还知道给自己省钱,哥没白从小把你疼到大,麦小吉偷着乐,还是催促道:“倩倩,你快点儿,做人得诚信,这八块石头我买定了!”

    阮玉淡淡一笑,说了声不着急,在这里,如果有人赖账,那就休想走出去,转头问麦小吉,“小吉,需要当场破开吗?”

    “好啊!”

    麦小吉当即答应下来,他本来也是打算立刻出手换成钱,阮玉马上找人抬到工间,那里设备齐全,相对封闭,也不会有人围观,同时也是高档玉石的定点加工场所。

    看到这些石头,师傅微微一愣,没瞧得上,但因为是阮总亲自送来的,也不多说,和徒弟将最大的那块原石抬上去,先切开一块小天窗,然后画好了切割线,机器立刻启动,从侧方就切了下去。

    这块儿最大,麦小吉对它也最有信心,因为从打开的天窗看,种和水都有了,里面也不会太差。

    摩擦刺耳的声音在麦小吉听来,也是动听的乐章,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

    等机器停止,大家凑过去一看,麦小吉乐了,是玉石,大片大片的玉石!

    “里面全都是啊,这下可要发财了。”江文倩也很开心,这得做多少手镯吊坠和摆件啊。

    不过,也就他俩高兴,在场其余人都微微摇头,麦小吉察觉不对,连忙问师傅,“这块玉石成色不好?”

    “还谈不上成色,倒是切到皮了,但浸入太多,切下来的也没人要。”师傅说道,意思就是,比石头强点儿。

    麦小吉很失望,又问:“那怎么办?”

    “再切一刀!”

    做人不能太贪心,哪怕有一半是好玉,也赚大了,麦小吉自我安慰,但内心却更加忐忑。这一次,直接从中间下刀,切到一半儿,师傅突然叫停,亲自扶着原石,似乎非常小心。

    这回要有好玉了!

    切割终于完成,两块原石被工具分开,贯穿中间一条粗黑的裂痕,切面则是黄灰相间的颜色,没有一点是通透的,偶尔看到一点翠色,可怜巴巴地闪动着微弱的光。

    “这块还行,有点雪花,这里有棉,这块也能用。”师傅指指点点说道。

    麦小吉什么都听不懂,他最关心的是价格,直接问道:“师傅,总共能卖多少钱?”

    “这个,能卖个一万左右吧!还要有识货的。”师傅含糊道,品相太差,一万也是往高了说。

    怎么会这样?麦小吉蹲下看那处天窗,明明是润泽光滑的,怎么里面全都是渣?麦小吉在心里把卞和给骂了一万遍,活该被人砍去双腿,也是个不靠谱的人!

    最大的才卖一万,比起八十万成本相差很远,麦小吉欲哭无泪,心里还是抱着些幻想。

    第二块,切!

    一块块下去,机器切片需要用水降温,而麦小吉的心却是哇凉哇凉的,没有出现惊喜。切切切!切切切!七块全都是破石头,最后粗略估计下价值,也就是三万块钱。没错,其余六块就值两万块。

    巨亏!

    江文倩很恼火,埋怨道:“什么心灵感应,我就说你别臭嘚瑟,这下亏死了吧?”

    “谁知道,我,这么不靠谱!”

    麦小吉生生把卞和的名字给咽下去,古今有别,又是通过照片鉴定,盲目自信的卞和看走眼的概率还是很高的。可是后悔晚了,几十万打了水漂,不,是一百多万,还欠着卞和的鉴定红包费。

    “职业赌石的也不是每次都赌赢,比起我第一次赌石,你的运气要比我好。”阮玉笑道,丝毫没有怜悯之情,这种情况她见多了,又说道:“这样吧,这几块我要了,你再去上面随便挑一块,能不能赌赢,那就看你的运气了。”

    精挑细选的都是破石头,剩下的还有什么好的,麦小吉有气无力说道:“谢谢阮总好意,我看没必要了吧。倩倩,你把钱给阮总打过去,咱们打扰太久了。”

    哦,江文倩蚊子哼哼似的,这里是阮玉的地盘,不可能不掏钱的,只是学费太贵了。

    麦小吉比谁都心疼,恨不得钻进黄金圈手机里把卞和胖揍一顿。手里还握着那块最小的粗糙石头,自嘲道:“不管怎样,今天还是学到了东西。阮总,这块你帮忙给我打磨下吧,留作纪念,算作赌玉失败的惨痛教训。”

    “没问题。老张,现在就做吧。”阮玉痛快答应下来。

    师傅接过去认真打磨起来,小伙子这个想法好,吃亏长教训,这个纪念品得打磨光滑点儿。

    在麦小吉的再一次催促下,江文倩终于把八十万打过去,脸色煞白,一点笑模样都挤不出来。阮玉和麦小吉聊着天,讲着这里的故事,说是赌石,不能光靠运气,还得有专业仪器和知识,尤其是一双慧眼。

    所谓小价钱赌出天价玉石来,基本都是传说,反正从她到这里以来,还没见过谁只花了几万就赚到百十万的,大部分能高于成本价或者翻番都算好的。

    啊!

    两人聊着天,突然听到师傅惊呼一声,慌张张抽回差点被切伤的手,脸色涨红,眼睛圆瞪,像是见了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