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23章 蜜蜡是什么
    “你好,哪位啊?”麦小吉不情愿地接起来。

    “我,蝶恋花。”

    嘿,还有叫这名的?哦,想起来了,风月无边群里的,麦小吉不解地问:“你怎么有我的手机号?”

    “什么脑子,你告诉我的啊,十点我在办公室等你,别忘了带着你那貌美温柔的女朋友,我给她准备了礼物。”蝶恋花挂断了电话。

    这都是什么啊?麦小吉一头雾水,探头看看睡姿不雅的江文倩,懂了!

    打开微信翻看了一下,果不其然,江文倩替自己加上了蝶恋花,还以自己的口吻聊了半个小时,蝶恋花真名阮玉,在岫原市开了一家玉石交易市场。

    聊天中提到了麦小吉有女朋友,太过分了,竟然夸自己貌美温柔,貌美沾点边儿,哪里温柔了?还有,分明是前女友,却说是女朋友。

    “倩倩,醒醒啊!”麦小吉凑过去,贴在江文倩的耳边大声道。

    “烦死了!”江文倩一巴掌就扇了过来,麦小吉利索地躲开,又问:“谁叫你替我勾搭别人的?”

    “傻蛋!她开玉石交易市场,别忘了,我们是来赌玉的。”江文倩揉着眼睛坐起来,振振有词。

    也对!麦小吉不再纠缠此事,又问到关键问题,“倩倩,昨晚抢了多少钱的红包啊!”

    “五万四,我转走了一万八,有信誉吧!”江文倩笑道。

    “抢了这么多?”麦小吉不可置信。

    “当然,我向来手气好,不说了,我还要收拾一下,假扮你的女朋友,人生如戏,全靠演技。”江文倩嘟嘟囔囔,去了卫生间,竟然连门都不关。

    辛苦抢了一晚上,老老实实分走三成,连辛苦费都没要,可麦小吉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一查发红包的纪录,气得差点冲进卫生间里,稳住,女人都是这样,不跟她计较。

    江文倩说的五万四不假,但包括麦小吉前晚得来的三万六,这么算起来,昨晚根本一点没赚,都给了那个在卫生间里的女人。

    两人收拾完毕,又去西餐厅吃了早餐,驱车赶往三生缘玉石交易市场。岫原市共有五处玉石交易市场,这里是阮玉开办的,规模虽然最小,但也可以证明,这女人的家底子非常雄厚。

    好不容易才找到个停车位,两人随着熙熙攘攘的人流,走进了玉石市场,出售原石只是项目之一,更多的摊位则选择销售已经成品的手镯、吊坠、戒指等。

    女人最喜欢这种地方,江文倩也不例外,脸上写满了兴奋,不时停下来询问价格。

    “倩倩,等有时间再看,阮玉还在上面等着呢!”

    “迫不及待相见她?”

    “是你联系的,我根本没想搭理她。”

    “好吧,我就屈尊陪你一趟,给你长长脸。”江文倩答应下来,两人乘坐电梯,来到了五楼的办公区,找到总经理办公室。

    敲敲门,里面传来一声请进,麦小吉带着江文倩推门走了进去,非常宽敞的办公室,足有三百平,两侧有很多木格,分别放着精致的玉石制品,靠里的地方放着一张老板台,一名三十出头的女子,正端坐在后面。

    阮玉称不上很漂亮,却有着一种独特的气质,一身牛仔服,衬托的体型姣好,微笑起来,还有两个浅浅的梨涡。

    “麦小吉,果然很帅,咱们算是初次网友见面。”阮玉大方地伸出手。

    “姐姐比我想象中得还漂亮。”麦小吉嘘呼道。

    “真会说话,不怕你女朋友吃醋。”阮玉笑道。

    “前”麦小吉忘了这茬,刚开口,屁股就被人掐住,改了口,“倩倩最大度了。”

    “早习惯了,阮总你好,我叫江文倩。”江文倩一边自我介绍,目光却落在阮玉的胸前的吊坠上,鹅黄色的水滴状石头,个头像是鸽子蛋。

    “呵呵,江小姐喜欢吗?”阮玉眼睛很敏锐,托着吊坠笑吟吟问。

    “嗯,从未见过这么漂亮的玉石。”江文倩夸张道。

    “这是蜜蜡,成色算上等,但个头太小,形状不好设计,既然江小姐喜欢,那就送给你吧,别嫌弃。”阮玉说着,将吊坠取下递了过来。

    麦小吉觉得江文倩挺丢人的,不懂就算了,还乱说话,根本不是玉石,是蜜蜡。对了,蜜蜡是什么玩意?

    “这多不好意思!”江文倩故意推辞。

    “没关系,借小吉陪我一晚就行。”阮玉开玩笑道。

    “行啊!”江文倩爽快地答应了。

    “阮总说笑了,其实我这个人嘴巴毒点,为人还是蛮正派的,谦谦君子。”麦小吉当然不能顺杆爬,早看见江文倩的手已经变成了鹰爪状。

    “哈哈,不说不笑不热闹嘛!”阮玉大笑,还是大方地将蜜蜡给江文倩戴上。

    阮玉拿出两瓶深井水递过来,三人这才坐下正式聊天,阮玉很直接地问道:“小吉,你跑到岫原市来,想要赌石吧?”

    “阮总真是慧眼啊!”麦小吉赞道。

    “能理解,欠款数量到了你这种程度,一定会寻找暴富的机会。”阮玉道。

    “阮总身在岫原,倒是对滨江的情况很了解啊!”

    “不用奇怪,我跟方华是同学,也是闺蜜死党,无话不谈,而且还都是离婚的女人。”

    “方总差点把我给逼死了。”麦小吉感叹道。

    “呵呵,不能怪她,愿赌服输。”阮玉很护着方华,关系应该不一般。

    “阮总叫我过来,不是为了网友之情吧?”麦小吉也直接挑明了。

    “我跟方华说你来了岫原,她让我帮帮你,别把吃饭的钱都赌没了。”

    “你刚说了愿赌服输,输没了就再回去跳楼,没什么,兴许二十年后,我又是一条好汉。”麦小吉满不在乎地说道。

    阮玉大笑,看麦小吉的神情,怎么都不像那么洒脱的人,更何况还有这么漂亮的女朋友。

    “说正题,小吉,带了多少钱来?”阮玉探身问。

    “二百万。”

    “这点钱,很快你就披着麻袋回去了,我经营这里十年,这种事情见多了。”阮玉认真道。

    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这是赌玉界的行话,意思是,一刀破开原石,要么倾家荡产,要么一夜暴富,还有那些借钱来赌的,还不上债,只能去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