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8章 一定调查到底
    问完,麦小吉就打了下自己的嘴巴,不用解释了,他也猜到了。这是从地下钱庄到弄出来的,不敢走银行系统。

    不用说,石有志后来被发现了。

    “还是我经验不足,被他们养的狼狗先发现了,一群人追了我三条街。”石有志叹口气,否则就能弄出更多证据来。

    “你报警了吧?”麦小吉问道。

    “是的,但等警方赶过去时,这笔钱就在眼皮底下神秘地消失了。袁猛被带走询问,没有真凭实据,到底还是放了。”石有志很是遗憾。

    “到底白忙了一场吧!”麦小吉觉得这是意料之中,如果这么容易,袁猛早就被人搬倒了。

    “我调查袁猛很长时间,获得了一份重要证据,只是不足以让他去坐牢。他发觉了,找人向我索要,可我没给,后来他又说给我一笔钱,我也没答应,所以他就对我的老婆孩子下手威胁我。没人性啊,我女儿才五岁,五岁啊!”

    说到这里,石有志已是泪流满面,泣不成声,追查无果,老婆孩子又受伤住院,这个男人已经快走到了崩溃的边缘。麦小吉又问:“石兄,怎么连累到我?”

    “袁猛有个情人,名叫柳淑惠,而且,他们还有个男孩,早就被移民到美利坚。”石有志缓缓地说道。

    麦小吉几乎石化在当场,内心充满了巨大的愤怒,“你没有忽悠我吧!”

    “当然没有,他们还有过一段短暂的婚姻。”石有志拿出手机过来,翻出一张照片给麦小吉看,看起来有些年头,相片都泛黄了。

    湖光山色下,一对夫妻带着个男孩合影,看起来很亲昵,也很温馨,那名女子正是麦小吉聘用的财务总监柳淑惠,男人便是袁猛,露出的胳膊上有醒目的纹身。

    “真是贤妻啊,偷走公司的钱献给前夫,然后逃亡国外。”麦小吉牙齿咬的咯嘣响,公司养了这么个内奸,不倒闭都难!

    “我也是这么推断的,柳淑惠并没有将享友公司的二十亿倒腾到国外,而是留给了袁猛,那些麻袋里的钱,就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支持你,将这件事儿调查到底。”麦小吉改变了主意,坚定地说道。

    “好,假如能追回这笔钱,兄弟你也可以还债了。对不起啊,我这些天在医院照顾老婆孩子,没顾上换衣服。”石有志点头道,起身过来跟麦小吉握手,还得去医院。

    “房子别卖了,我还有钱,先给嫂子和孩子用吧!”麦小吉道。

    “这怎么行!”

    “不用客气,咱们是兄弟,以后要并肩作战。”麦小吉道。

    石有志到底还是答应了,他急需钱为妻女治病,面子和尊严都不重要了,两人匆匆吃了早就凉透的西餐,离开半岛咖啡屋。

    石有志是打车来的,麦小吉开车带着他,来到了医院,刷卡预先垫付了一百万的医疗费。

    “兄弟,我这条命是你的。”医院门口,石有志无比感激地说道。

    “别,你的命是老婆孩子的,一定要照顾好自己,有事常联系。”麦小吉道。

    在驱车赶回家里的途中,麦小吉做足了心理准备,可是一进屋,还是被眼前的一幕吓了一跳。

    江文倩撸着睡衣袖子,手里拿着根铁棍,眼中燃烧着熊熊火焰。

    “倩倩,你怎么带人回来了?”麦小吉指了指后面。

    就在江文倩回头的功夫,麦小吉迅速在她身边冲了过去,朝着楼上狂跑,冲进自己的房间,然后关上了门。

    “麦小吉,你还敢骗我,快开门,看我不打死你。”江文倩使劲地砸门。

    出现这种状况,当然是因为江文倩收到了转账短信,一百万啊,麦小吉都混到这种程度了,依然还在大笔花钱,这让她怎么能不生气。

    “倩倩,你听我说,肇事者逃逸,目前还没抓到,车祸里的那名女子,很可能成为植物人,一天一万多的医疗费,家里早就没钱了。”隔着门,麦小吉大声解释。

    “砸锅卖铁卖房子啊!怪不得把你叫过去,原来是哭穷扮可怜,你要这些钱还银行我也不说什么,现在还不是你做慈善的时候!”

    “人家也说了,卖了房子就还我钱,不是还没卖出去嘛!”麦小吉编了个理由。

    “那还差不多,你还真是个好人啊,我以前怎么没发现?好吧,我的心也是伤痕累累,急需要钱来治疗。”江文倩不依不饶。

    “先期五十万的治疗费用吧!”

    “这还差不多!”

    当啷,传来了铁棍落地的声音,麦小吉贴在门上侧耳倾听,很快,就听到了滴滴的短信声,不用说,又有五十万没了,卡上的余额已经不足三百万了。

    “小吉,出来吧,洗个澡再睡觉,别把床弄脏了。”江文倩道。

    隔了好半天,麦小吉这才开门出去,江文倩已经回屋去了,将铁棍捡起来,放回车库的工具箱里,然后去洗刷刷,躺回大床上睡觉。

    一觉醒来,天色大亮,麦小吉感觉身边有人,转头一看,正是江文倩躺在床上,双眼直直地盯着棚顶的吊灯。

    “小乖乖,来,让老公抱抱。”麦小吉伸出胳膊,却被江文倩伸手给打开了。

    “别闹,我昨晚没睡好,总觉得咱们的关系很奇怪。”江文倩道。

    “最熟悉的陌生人?”麦小吉问。

    “关键是,从小到大,一点也不陌生,而我,拿你的钱丝毫不觉得愧疚,好像是理所应当。”

    “你还拿过别人的钱?嘿嘿,别打。”麦小吉大咧咧道:“拿就拿吧,反正你了解我,一向很轻财,尤其舍得在你身上投入。”

    “不行,这样下去,我们很像是一对臭不要脸的男女,应该悬崖勒马,划清界限。”江文倩起身比划着,轻薄的睡衣,遮不住那曼妙的身姿。

    “好吧,都随你!”麦小吉心中颇有几分失落。

    “我今天就去把短信提示号码换成你那个,唉,一会儿少三万,一会儿少一百万,我这心脏也承受不了。而且,眼不见心不烦,知道了就忍不住干涉,以后不管你怎么赚钱花钱。”江文倩认真道。

    “这个想法很正确,让我放手一搏吧!”麦小吉心花怒放,连忙竖起了大拇指。

    “好,早点把欠款还上,等我结婚的时候,多随点份子钱。”

    “一定!”

    “以后要忍住了,不能乱来,最后再疯狂一次,留作纪念吧!”江文倩一边说着,俯身解开了麦小吉的睡衣扣子。

    大战过后,麦小吉抽了一支事后烟,掉头继续睡觉,等神清气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

    麦小吉把能穿的脏衣服全部找出来,送到了干洗店,在外简单吃了点东西,这才回家坐在沙发上,思考下一步的行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