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6章 士可杀不可辱
    贪财鬼,等老子赚到足够的钱,就把你们都删了,麦小吉发着狠,还是发去了二十克的红包,这一次,麻衣道长很利落地秒收了。

    “大师,古物拿到了,接下来该去何方求财?”麦小吉问。

    “发照片!”

    “之前不是发过吗?”

    “只能保留一天。”

    麦小吉这才发现,之前的消息果然找不到了,麻衣道长说得没毛病,于是乎,又自拍一张发了过去。

    停顿了两分钟之久,麻衣道长才发来一句话,“今日破财,可得一友,不宁方来。”

    很准,五百多万就这么没了,麦小吉追问:“能不能说透彻些?”

    “若凡事都说透,必无斗志。”麻衣道长反问,接着发来了个挥动小手拜拜的表情。

    不得不说,麻衣道长的话很有道理,如果今后会发生什么全部一清二楚,生活也就没了奔头。

    麦小吉不再纠缠,去厨房收拾做饭,焖上米饭,又炒了四个菜,还做了一份蛋花汤,静等着江文倩回来。

    之前有段日子,江文倩就是这样苦等着男人回来,风水轮流转,麦小吉如今竟然找到了些居家男的感觉。

    终于,听到了车库里的动静,江文倩哼着小曲开门进来,胸前闪亮亮的,多了个钻石项链。

    “倩倩,你这项链除了晃眼睛,也没什么特色啊!”麦小吉撇嘴道。

    “你懂什么,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让剧组里那些势利眼瞧瞧,老娘又发达了。”江文倩道。

    “有这个必要吗?每天开着豪车去演宫女,谁不知道你有钱啊!”

    “什么宫女啊,我演的是答应。”江文倩瞪起了眼睛。

    “嗯,我知道,就是给皇上端尿盆的。”麦小吉一脸坏笑。

    “麦小吉,找揍是吧?存心惹我心情不爽,答应也是有品阶的,而且我演的还是受宠的答应!”

    “嘿嘿,受宠还不封个妃子当当?好,好,不说了,答应大人,请入席用餐。”

    卸妆后又换好睡衣,江文倩这才来到桌前坐下。可能真饿了,一连喝了两碗蛋花汤,并且吃光跟前一盘红烧排骨。

    看着面前这个坐姿不雅,吃相不雅的素颜美女,麦小吉深有感慨,两人从小就在一起,再熟悉不过了,江文倩也只是在他面前,才会表现得如此随意。

    “小吉,今后有什么打算?”江文倩翻着白眼打了一个饱嗝,接过麦小吉递过来的纸巾擦着嘴问。

    “长路漫漫,目前只是还上半年利息,还要继续想法子赚钱,避免成为没自由的老赖。”麦小吉道。

    “不行就去卖身吧,凭你的体格,来钱应该也挺快的。”江文倩坏笑道。

    “你不介意?”

    “不介意,反正你以前也不干净。”

    “倩倩,别这么说话,我真没跟女秘书有那种关系。”麦小吉不高兴地说道。

    “别装了,你们在走廊里亲嘴,照片我还留着呢!”

    “那是拍摄角度问题,有人故意陷害我。”麦小吉争辩道。

    “切,骗谁呢!”江文倩鄙夷道,“你倒是不挑食,就你那女秘书,嘴唇有鞋底厚,也能下得去嘴?”

    “别说我,你还不是跟狗屁导演去开房,那体型跟个大河马似的!赔了身体,连个配角都没混上,还没炒出名,光恶心我了。”麦小吉满脸鄙夷放下筷子。

    “麦小吉,老娘再跟你说一遍,那只是去酒店的茶楼里喝茶,半小时就出来了!那晚我在刘娟家里住的,看了半晚上恐怖片。”江文倩则恼羞的用拳头砸着桌子。

    “不吵了,这些跟我也没什么关系。”麦小吉本能地将椅子向后搬了搬,这女人可是敢下死手的。

    “说正事儿,今晚我约了个客人到家里来住。”江文倩道。

    “谁啊!”

    “一位嘻哈歌手,长得那叫嫩啊,才十九岁。”

    “你什么眼光啊,连这种精神错乱的贫嘴男也能看上?”麦小吉瞪大了眼睛。

    “出去说这话会被打死知不知道?我觉得很好玩啊,充满激情活力,没看见我还买了两套嘻哈服装吗?”

    “倩倩,做人要有崇高的追求,这种男人不可靠。”麦小吉劝道。

    “反正比你可靠,再说了,我就是想玩玩,换换口味。”

    “你他妈”麦小吉瞪起眼睛,发现江文倩的眼珠子比他瞪得还大,到底把那个贱字给咽了回去,咬牙道:“好,那我出去找个小旅馆住吧!”

    “不能走,还要帮着打下手呢!”

    “什么意思,你们寻开心,我在一边伺候?”麦小吉觉得这女人简直是疯了。

    “对啊,整理床单,擦擦汗什么的。”江文倩笑得越发得意,还比划了两个嘻哈动作。

    “士可杀不可辱!”麦小吉呼的一下站了起来,如果嘻哈男就是麻衣道长推算的好友,他绝不接受。

    “你要是敢走,我立刻收回银行卡。”江文倩寸步不让。

    “好,算你狠,你不怕发生血案,我就留下来!唉,怎么就混到了这个份上,还不如去死。”

    麦小吉到底妥协了,这是人家的家,而且早有约定在先,不干涉对方自由。但一想到即将发生的事情,心里就觉得非常难受,又想到了厨房里那把砍肉的长刀。

    哈哈,江文倩大笑,眼泪都笑出来了,指着麦小吉道:“小吉,你还真信啊!”

    “咱们已经分手了,你有自由,我当然信啊!”

    “好了,不逗你了,累了一天,哪有那个心思。”江文倩起身道。

    “大大王,让我伺候你洗澡吧!”麦小吉笑嘻嘻地献殷勤。

    “不用,想趁机占我便宜,门都没有。”

    就在这时,江文倩的手机响了,是个陌生号码,她疑惑地接起来,问道:“请问,你找哪位?”

    “对,我是车主。昨晚是我朋友开车。”

    “”

    挂断手机后,江文倩吼道:“麦小吉,难怪今天我总觉得车里有股子怪味,你竟然开车拉着一对伤员。”

    “突发车祸,来不及多想,那是两条鲜活的生命,总不能见死不救吧!”

    麦小吉已经听出来,是昨晚那对受伤母女的家属,打来电话表示感谢。这么分析的话,母女俩应该脱离了生命危险。

    “你可以找个其它车子见义勇为,我的爱车啊!就这么被玷污了,咦,想想就起鸡皮疙瘩。”江文倩搓着胳膊嚷嚷。

    “就知道你事儿多,所以才没敢告诉你。等抽时间,车内的一切都给你换新的,这总该行了吧?”

    “算了,不跟你计较了,被人感谢也挺不错的。”江文倩噗嗤笑了,又说:“小吉,那人非要见你,就约在半岛西餐厅二楼三号包房,开车去吧!”

    “我不去!”

    “为什么?人家语气相当诚恳。”

    “我怕嘻哈男到家里来。”

    “切,随你便!”江文倩将车钥匙丢过来,屁股扭着z字形上楼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