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12章 儒雅投资商
    手机还是江文倩给的,麦小吉查询了一下本机号码,这才告诉了门卫,这让门卫的眼神更加古怪。

    很快,手机响了,看号码正是孔群。

    “小吉,怎么弄了一身血?”孔群上来就问。

    “孔大哥,我的人品你清楚,宁死也不会连累别人,路上遇到了车祸,将伤者送进医院,衣服也弄脏了。”麦小吉道。

    “你找我有事吗?”

    “当然,能不能见面再说。”

    “好吧,我让门卫放你将来。”孔群犹豫了下,这才答应下来。

    胆小的门卫接到孔群的电话,还是没敢出来,只是在里面操作,打开了小区的伸缩门,麦小吉这才将车子开了进去。

    停在孔群家楼下,麦小吉拿着那幅画下了车,又在单元门跟孔群通了话,这才得以进入,来到了十九楼。

    孔群已经站在门口,很随意地穿着一套简洁的睡衣,麦小吉身上飘来的血腥味,还是让他不禁抽动了几下鼻子。

    在麦小吉曾经的十几名投资人中,孔群最儒雅,也最英俊,他身高一米八,体型修长,戴着一幅蓝色细框眼镜,有着刀削般的脸庞,说话也非常和气。

    “小吉,你来得还真巧,明天我就准备去南方。”孔群笑道。

    “不好意思,享友公司让你赔钱了。”麦小吉道。

    “没什么,既然是风险投资,就要承担投资失败的结果。”孔群脸上肌肉抽搐两下,明显言不由衷,随后将麦小吉让进屋内。

    这里麦小吉来过,浓浓的书香气,近二百平的房子,到处都是书架和古玩字画,平日里,孔群一个人生活在这里,是个不折不扣的钻石王老五。

    先去洗手,又喝了杯茶,为了解除孔群的心疑,麦小吉将路上的情况大致讲了讲,非常肉疼地说,这套八千多的衣服算是废了。

    “很有爱心,可惜生不逢时。”

    孔群的话说得很直接,以麦小吉如今的欠款数额,翻身非常不易,当然,他也知道麦小吉昨天要跳楼的事情,却对此没太多感触。

    毋庸置疑,如今的麦小吉已经成了投资商的一枚弃子,没人会对他再有兴趣。

    “没死成,也想开了,再拼搏一次吧!”麦小吉道。

    “小吉,实话说吧,你被银行给缠住了,麻烦相当大。”孔群以为麦小吉又来找投资,这句话等于封了门。

    “孔大哥,我不找你借钱,只是想让你帮着鉴定一下这幅画。”麦小吉指了指桌上的卷轴,孔群早就看到了,却不动声色,他认为,麦小吉这是想跟他套近乎。

    “从哪弄来的?”孔群问。

    “地摊上买的。”

    “不用看了,没价值。”孔群毫无兴趣,这种赝品他不知道有多少,都当成了废纸。

    “看看再说嘛!”

    麦小吉撤掉外面的红色塑料袋,展开了画轴,平放在桌面上。

    “秋香图!”孔群一看到这三个字,不禁一阵大笑,差点把眼泪笑出来,问道:“小吉,你别告诉我,这是唐伯虎的作品。”

    “你觉得不是?”麦小吉表现得很平静。

    “唐伯虎点秋香,那是戏说,我记得有一次咱们聚餐时还讨论过这个事儿吧?瞧这两个印章,一看就是后来盖上去的,不过,做旧的水平能够以假乱真了。”孔群笑道。

    “说对了,这幅画确实不是唐伯虎的作品,印章也是假的。”麦小吉竖起大拇指,他有目标的研究半天才发现,孔群一眼就看出来了。

    “既然知道,还来问我?”孔群有点不高兴了,这不是闲得逗闷子吗?

    “这些字你认识吗?”麦小吉指指古画左下角的那行字。

    “这是狂草,很少有人这么签名。”孔群是这方面的行家,开始认真打量这幅画,但是,好半天也没看出写的是什么。

    “我觉得,这两个字是希哲。”麦小吉道。

    孔群眯起眼睛,顺着麦小吉的说法分析,点头道:“对,就是这两个字。”

    “孔大哥,你再看这个印章。”麦小吉又指了指那个暗红色的小方块。

    “这是一枚闲章,未必有意义。”

    麦小吉伸出手指,轻轻按照纹路比划着,孔群顺着手势,看出了两个字,说道:“应该是枝山。”

    “希哲、枝山,大哥想起了什么?”麦小吉问道。

    孔群微微沉吟,脸色陡变,失声道:“是祝枝山!”

    “我认为,这幅画的作者不是唐伯虎,就是祝枝山,而且,历史记载,祝枝山曾经看过秋香的文章,还写了一首诗表示夸赞。”麦小吉侃侃而谈。

    “祝枝山的书法一流,但没听说他会画画啊!”孔群还是感到很疑惑。

    “他经常跟唐伯虎在一起,怎么不偷着学了点?不都说字画一体嘛!”麦小吉道,接着又说:“祝枝山应该没见过秋香,这幅画上的女子,身材婀娜,风情万种,很可能是唐伯虎的妻子沈九娘。”

    “他画别人的媳妇干什么?”

    “暗恋也难说,反正唐伯虎比他死得早,也不能提出反对意见。”麦小吉道。

    孔群沉默半晌,拿出手机,重点拍摄左下方的字和印章,随即发给一位好友,应该是对祝枝山书法有过深入研究的。

    孔群这才坐下来,递给麦小吉一支雪茄,自己也点上一支,像是平复激动的心情。他已经有了主观判断,这就是一幅真正的古画。

    “小吉,你让我刮目相看,居然对字画有研究。我很好奇,这只是个地摊,你怎么认为画有价值?”孔群打听道。

    “直觉!既然老天关闭了让我死掉的门,那就会打开一扇新生的小窗户。”麦小吉道。

    “哈哈,应该这么乐观,根据我的观察,你品质不坏,只是用人时缺少一双慧眼。”孔群笑道。

    “没有后悔药啊,也怪我固执,就该让你们投资方派人进来帮着监督。”麦小吉这些话是发自内心的,辅导投资企业是风险投资的内容之一,麦小吉当初觉得太受约束,坚持没有答应。

    “小吉,你要小心岳不凡,此人的背景深不可测。”孔群提醒道。

    “我懂!”麦小吉凝重地点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