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006章 刀子嘴豆腐心
    “我就是想再检查下,屋内到底还有没有别人。”麦小吉不自然笑道,还没回过神来。

    “哼,一看就是撒谎,那眼神飘忽忽的,我可是看着你长大的!死了心吧,别想跟我住一块。”江文倩冷哼一声,举起拳头,浴巾掉在地上,全身都露了,她满不在乎地捡起来,进屋关上了门。

    能看不能碰,也是一种折磨,麦小吉扶额长叹,还是乖乖回到自己的屋内,再跟麻衣道长聊天。

    发红包,输入十克,聊天窗口闪过金光特效,出现了个红色的大包子,十六个褶。几乎就在瞬间,窗口出现了一行小字信息:麻衣道长接收了你的红包。

    秒收!这是一直拿着手机吗?

    天哪,这是什么高科技,用手机传送黄金!跟古人?!

    跟着,麻衣道长发来了开心的表情,他居然还有表情包,可能是自己的软件版本太低,目前还没找到。

    “大师,问前程。”

    片刻之后,麻衣道长发来消息,“寿元九十九,富贵无边。”

    “就这些?”

    “然也!”

    太不负责任了吧,麦小吉又问:“大师,财运在何方?”

    “再打赏十克黄金。”

    抢劫啊!麦小吉十分鄙视这老道的贪财,哪有一点仙风道骨,不过,他还是把剩下的十克黄金发了过去,照例还是秒收。

    “一件古物!”这次,麻衣道长很快就回了。

    再追问,就没有具体解释了。麦小吉关了手机屏幕,认为麻衣道长有一定道理,就他目前的状况而言,去古玩市场淘宝,无疑是发财的最快捷径。

    有了接下来的目标,麦小吉这一晚倒也睡得安稳,第二天早上,一声脆响过后,只觉得屁股火辣辣的疼,睁眼一看,正是穿着睡衣的江文倩,就站在床边。

    “你能不能不动手打人啊!”麦小吉恼道。

    “睡得那么死,跟猪一样,喊不醒,只能揍。”江文倩振振有词,又说:“警方刚才打电话找你,我把手机号告诉他们了。”

    “找我干什么?”麦小吉敏感起来。

    “我哪知道,自己找地方吃饭去吧,我去片场了,今天给皇上配戏,化妆可麻烦了,重要角色都要好几个小时呢。”江文倩转身就走。

    “是贴身宫女,等着主角大咖化妆吧?”

    “滚!”

    几分钟后,手机响了,果然是警方打来的,让麦小吉去一趟位于星海大厦的安宁心理诊所,找南宫月接受心理治疗。

    “警官,我跳楼就是一时冲动,已经知错了,心理没问题的。”麦小吉道。

    “不去接受治疗可以,那就来警局一趟,安装定位手环,以便我们随时监视你的行动。”警官道。

    “好吧,我去!”麦小吉只能答应,他可不想随时被监视,警方应该不想他再登上那么高的楼,引起人群聚集,交通堵塞。

    麦小吉伸了个懒腰,起身去浴室里洗了个澡,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别墅的钥匙,还有通行卡,是江文倩留下的。

    这女人,刀子嘴豆腐心,本性是不坏的,打过骂过之后,麦小吉坐在享友大厦楼顶时,想到的还是她!

    带着满满的感激之情,麦小吉拿着钥匙和通行卡,离开了别墅,第一时间去了附近的自动取款机,查了下余额,恼了,眼角感动的半滴泪水瞬间被火气蒸发,只有八万多!哪有十万!借钱还有打折的,这个女人从来不吃亏!

    算了,人家也不打算他能还上,取出一万后,打了一辆车,麦小吉直奔购物中心,在四楼的男装区,将穿了好些日子的衣服,从里到外都换了,花了八千多。

    “先生真壕啊!人也帅气。”年轻的女售货员不住夸赞,满眼都是小星星,遇到了大客户,这个月的奖金有着落了。

    “别提了,最近太穷了,以前都穿定制的服装。”麦小吉道。

    “您这套衣服就是定制的吧?”

    售货员很懂行,拿着麦小吉脱下的衣服反复打量,做工考究,没有标示,一看就是特制的。有钱人就是任性,这么贵的衣服当工装!

    “是啊,花了四五万,女朋友太败家了,一柜子好衣服,都被她给扔了。”麦小吉想起来,还是觉得很惋惜。

    “做您的女朋友一定很幸福吧?先生,我替您包好。”售货员找来袋子,将脏衣服仔细收好,又给了麦小吉联系方式,这才笑吟吟将他送走。

    衣服不能扔,还要留着换洗,麦小吉存在超市的储物柜里,又去附近的发廊做个发型,精神抖擞,这才又打了一辆车,赶往星海大厦。

    这座办公楼只有二十层,规模远不及享友大厦,只是啊,那些辉煌都是过眼云烟,他不但失去了享友公司,也失去了一切。

    楼下大厅的标识牌显示,安宁心理诊所位于十七层,同层还有好几家公司,看起来规模并不大。

    麦小吉坐着电梯上楼,穿过弧形的走廊,在靠近尽头的地方,找到了这家心理诊所。

    敲门进入后,发现是个套间,外间一名戴眼镜的女助手,上前问道:“先生,请问有预约吗?”

    “有吧,我叫麦小吉。”

    “我查一下!”女助手在电脑上搜索,皱眉道:“现在是十一点,而您的预约在九点,已经来晚了两个小时!”

    “既然这样,我先回去了。”

    麦小吉转头就想走,这时,里面的门却打开了,南宫月抱着膀,冷冷道:“麦小吉,给你破例,进来吧!”

    “再次见到你,真是高兴。”麦小吉嘘呼了一句,跟着走了进去。

    里面有个来咨询的中年人,精神不振,被南宫月几句话给打发走了,跟着,南宫月指了指桌前的沙发椅,让他坐下。

    “南宫医生,感谢救命之恩。”麦小吉郑重地说道。

    南宫月坐在大桌子后面,身体微微前倾,盯着麦小吉的脸说道:“从你这句话里,不难分析,你已经不想死了。”

    “想通了,好死不如赖活着,蝼蚁尚且偷生,更何况,还能偶尔见到像你这样赏心悦目的美女。”麦小吉笑道。

    “贫嘴!”

    “南宫医生,你好像对我有想法。”

    “昨天,我这里都被你掐青了。”南宫月指了指自己的胸,又问:“麦小吉,怎么补偿我?”

    “对不起!”

    “就这三个字?”

    “请原谅!”

    “你”南宫月有些抓狂,可惜桌面太干净,没找到东西扔过来砸麦小吉。

    “你是心理医师,不能失态,注意职业素质,稳住!”麦小吉一脸严肃压压手,这神情更气人,南宫月又一次涨红了脸,拳头都握紧了。

    “麦小吉,明说吧,我正在写一本书,关于轻生者心理活动的,你配合我的测试,一切都好说。”南宫月道。

    “一听就是造福人类的惊世之作,但是,不好意思,没时间。”麦小吉根本不买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