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15章 宇宙公平基金会
    你们,能把我怎么样呢?

    当林非凡把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全场先是一阵安静,随后又有人叫骂起来。但是,林非凡立刻就出现在某个人面前。

    “就是你,我看到就是你第一个骂我的。”林非凡单手抓着那人的脑袋,将他提到了舞台中央,丢在了一把椅子上,林非凡坐在了对面。

    “你这无耻的懦夫!宇宙的屠夫!你杀了我吧!我不畏惧你!”那人吼道。

    “你不畏惧死亡,这很好。我就不如你,我这人特怕死。”林非凡笑着说。

    “果然是个懦夫!我一眼就能看穿你!”那人吼道。

    “怎么称呼?”林非凡笑着问道。

    “你不配知道我的名字!”那人吼道。

    “怎么,连死的不怕的你,难道畏惧将名字告诉我?”林非凡笑着问道。

    “迪曼柯西。”那人骄傲地说,“我并不畏惧将我的名字告诉你,你只是没有资格知道而已!”

    林非凡点点头:“那么,英勇的迪曼先生,你当着全宇宙正在观看这个节目的人的面告诉我,你这样卖力的在这里带头骂我,除了想要出风头之外,还有什么目的?”

    迪曼冷笑:“不要把每个人都想的好像是你一样,我服务于具有崇高理想的的宇宙公平基金会。我们最厌恶的,就是你这种军阀和杀人魔,我们不畏惧死亡,与你这种可怜的胆小鬼完全不同!”

    宇宙公平基金会,林非凡知道这个组织。他们被称之为微笑的恐怖组织,简单来说,就是为了达到他们自认为崇高的目的,几乎可以不择手段。

    他们所谓崇高的目的,就是维护宇宙议会的决议。

    宇宙议会经常做出各种决定,但这些决定并不一定都能够得到完整的落实。比如曾经宇宙议会要求某个星球减少粮食生产,以防止星球资源被过度攫取。然而作为农业星球,如果减少粮食生产就会导致大规模的贫困,他们自然不能减产。而宇宙议会也并不会对这种事过度要求。

    于是,那一次宇宙公正基金做出了让无数个星球将他们列为恐怖组织行为——他们一把火烧了那个星球百分之三十的的耕地,有接近十万人直接葬身于大火之中。随后导致的饥荒之中又有十几万人被活饿死。整个星球陷入倒退之中,数年的时间才恢复过来。

    可惜的是那个农业星球本身并不如何发达,虽然他们已经走入宇宙,自身实力非常差,只能依靠出口农产品来换取资源。他们试图在宇宙议会之中申诉宇宙公平基金会的行为,但是宇宙议会认为,宇宙公平基金会没有做错,他们只是在协助执行宇宙议会的决定,虽然手段略微过激。

    投诉无门,随后那个农业星球在宇宙之中悬赏宇宙公平基金会,可惜,很多猎人都对这个公开的恐怖组织没有兴趣,也没有办法。

    于是,这场导致数十万人死亡的大火,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与这件事相比,颠覆其他星球的政府,破坏设施之类的事情那都是常态。

    林非凡笑了,说:“原来是大名鼎鼎的恐怖组织,宇宙公平基金会啊,难怪不怕死了。你们那场著名的大火,至今都在全宇宙的历史教材之中。”

    迪曼冷笑:“我们的崇高和伟大岂是那些可怜虫能够理解的?所有敢质疑宇宙议会的生命都没有活下去的理由!不过区区几十万人,这都是必要的损失,没有这些损失,他们就不会接受宇宙议会的命令!”

    林非凡点点头:“这么说,我也是一样呀,如果我不毁灭他们的星球,他们就会毁灭我的星球,我认为我的行动也有十分的必要。”

    迪曼满脸不屑:“不要把我与你这种人混为一谈!我们服务于伟大的宇宙议会!我们拥有绝对的权威!而你只不过是一个凭借自己意志行动的屠夫!”

    林非凡笑了,然后看向观众席:“请问,在场的诸位也都是跟他一样的想法吗?”

    观众席立刻为迪曼欢呼起来。

    林非凡点点头,然后看向迪曼,问了这样一个问题:“迪曼,请你告诉我一件事。在你看来,宇宙议会就是绝对的权威,对吧?”

    迪曼骄傲地说:“那是当然,全宇宙必须服从。”

    林非凡笑了:“全宇宙必须服从?那么你告诉我,改造者亚戈恩和感染者墨菲特也需要服从吗?”

    迪曼愣了一下,这个问题任何一个正常人都知道怎么回答。

    不需要,因为宇宙议会见到亚戈恩都得躲着走,就这么简单。

    但是迪曼作为一个狂热的宇宙议会拥护者,他完全可以做到睁眼说瞎话:“是的,她们也必须服从。在这个宇宙之中的一切,所有生命和非生命,都必须要遵守宇宙议会的约束。”

    林非凡笑了,而现场那些观众们只有零星几个发出了干瘪的欢呼声。

    做一个简单的类比,说亚戈恩必须服从宇宙议会,就好像说上帝必须服从***一样。

    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

    林非凡抬手拍了拍迪曼的肩膀:“老弟,我十分佩服你的幽默感,我第一次知道一个人能够没有自知之明到这种地步。我十分想知道,宇宙议会打算如何命令亚戈恩?如果亚戈恩不听从宇宙议会的命令,你们打算如何让亚戈恩强制听从命令?”

    迪曼当然自己也不信亚戈恩会服从命令,他也只是顺这话说下来而已,他哪里知道要如何命令?他依然保持着高傲:“哼!这种事你就不用管了!我知道你一直都打着亚戈恩的名号在活动,倒不如你把她召唤出来问问她?”

    林非凡一咧嘴:“没有那个必要。”

    “怎么,身为一个痛苦修士,你无法召唤亚戈恩吗?”迪曼不屑地说,显然他并不相信林非凡拥有召唤亚戈恩的能力。

    林非凡摇摇头:“能倒是能,不过一旦召唤出来,在场诸位恐怕都要死了,我喜欢这场直播,我还有很多话没说呢。”

    迪曼憋着嘴说:“没关系,我们不怕死,请召唤吧。”

    林非凡说:“召唤亚戈恩不太容易,不过,找个熟悉她的人还是比较容易的。”

    迪曼哈哈大笑起来:“怎么,你唯一能找来的帮手就是某个亚戈恩专家吗?”

    林非凡说:“是啊,这可是我能找来的最合适的专家了。”

    正说着,演播室的后台门打开。

    “我倒要看看,你究竟安排了谁。”迪曼笑着说,他十分有信心,无论来个什么专家,他都能轻易驳倒他。

    然而当那人出现的时候,全场刹那间安静下来。

    苍白的皮肤,光头之上是憎恨之刺形成的头冠,那人竟然是一个痛苦修士!

    < =”-: r”>r;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