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75章 还阳
    这个会是怎么开的没人知道,他们在办公室外,却听到办公室里面传来转轮王的吼声:“你们怎么能做甩手掌柜的?这不是让天宫看笑话么?说咱们领导班子不团结?”

    但最终转轮王来到喵小丽面前的时候,表情更加尴尬。

    “小丽姐,我们达成一致,这一滴露可以给您,只是……”

    “快说。”

    “我们想要您的一滴血做研究。当然,我也知道这是强人所难,不过那群混蛋把这苦差事给了我,我也没办法,您要是实在不同意,您就去找他们的麻烦……”

    转轮王的话还没说完,一滴血已经飘在他眼前了。

    “血在这,一滴露给我。”

    转轮王原本想祸水东引,他却没想到,喵小丽竟然如此痛快就把一滴血给了他。既然不行,也就只能老老实实交出东西来。

    不久,一个熟悉的人出现,正是之前林非凡见过的江小白,,他带着一支看上去十分坚固的试管,试管里面悬浮着一滴水珠。这个就是号称烧成灰都能救回来的那个所谓的:“一滴露。”

    “原来是小白啊,这么说你就蹲在实验室了?”喵小丽笑着问道。

    “是的,我现在主任了。”江小白说。

    “不错不错,这滴血给你,回头给我一份详细的报告,其实我对我自己也特感兴趣。那就多谢啦,我们走了!”

    风风火火的来,风风火火的走。

    江小白用另外一根试管将依然悬浮在空中的血液收起来,轻声对转轮王问道:“大人,这一次,我们应该算是赚了吧。”

    转轮王脸上浮现出笑意:“赚大发了,不能转化为研究成果的东西就没有意义,拿一滴露换取了喵小丽的一滴血,我敢打赌,这绝对是整个修真界历史上最光辉灿烂的一天!我们将会被载入史册!”

    “菜鸡,我记得你有一枚天地造化丹来着。”电梯之中,喵小丽说。

    林非凡立刻摸出这枚很久以前得到的东西,这可是自己在成为修士特别顾问的时候国家赠送的,林非凡一直都没用过,难道现在就有用了?

    “我先回去,用这一滴露复活她,然后用天地造化丹稳定住她的身体等你们回来。”喵小丽说着,人已经没了。

    然后,林非凡一脸懵逼的望天。

    “那我怎么走?”

    vip交易室内。

    时间飞快,一个小时过去,完全就没关注过任何期货指数的林非凡凑了心竹跟前。

    “快来看看,咱中了多少!”林非凡问道。

    “你以为这是在买彩票么?”孟孟噗嗤一下笑了。

    “这跟买彩票有啥区别,买的时候什么都不知道,如何运作的我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赚钱只能看开奖瞬间。”林非凡说。

    而这边,心竹怀着忐忑的心情刷新了一下页面,下一刻收益一栏的多出的数字吓了她一跳。

    “五千年!”

    心竹的声音仿佛是从嗓子眼里挤出来的。

    “啊?才这么点,我还以为是能翻倍。”林非凡贪心不足。

    “你就知足吧!立刻结束交易,我们去还阳!”孟孟代替双手已经开始哆嗦的心竹退出系统,她的交易卡上浮现出五千多年的阳寿余额,而林非凡借她的万年阳寿却没法还回去了。道理很简单,林非凡的阳寿数据超过了数据库最大值,虽然能从里面拨付阳寿,却不能拨入。

    “算了,那这这些就留着给她吧。”林非凡倒是不在意。

    “很好,命长,任性。”孟孟竖起大拇指。

    孟孟带着林非凡和心竹乘坐快速轨道来到还阳山,远远就能看到如同一根巨大的黑色石柱一般的结构,已经有不少在等待还阳的阴魂。有孟孟在,自然自然就不用在这排队了,直接从员工通道就带了进去。

    还阳山从远处看不大,但是到山脚下,那巨大的黑色石柱给人带来异常的压迫感。

    远方闸机那里有阴魂喝过萌萌可乐往这边走,一边走,他的目光就会越发呆滞,一直到来到近前,他已经只剩下前进的本能,当他手触摸到黑色的岩石,阴魂的全身都被分解,变成一个小小的立方体,咻的一声沿着还阳山飞了出去。

    这,便是还阳了。

    “这还阳山难道是一台计算机?”林非凡还记得那所谓的数据问题。

    “差不多吧。”孟孟不是很想给林非凡解释这东西复杂的原理。

    “不过这么大,就算是运算全部人的记忆也不是问题吧,感觉凡界全世界计算机加在一起也没这么大啊。”林非凡说。

    “告诉我,林非凡,世界上第一台计算机埃尼亚克170平方米,重30吨,你认为他的计算能力和你的手机比起来如何?大不代表更强,对吧?”

    林非凡无言以对。

    不久,喵小丽发来一张照片,那是一个全luo的女孩,看面容,毫无疑问就是心竹。

    “走吧,是时候了。”心竹递过来一杯孟孟可乐。

    心竹接过可乐,一饮而尽,泪水充盈了眼眶:“对不起,我这么对你们,你们竟然还如此帮我,我真的不知道……不知道要做什么才能报答你们……”

    林非凡却笑着说:“如果这么说能让你好受点的话,其实我们也不是来救你的,这也是为了我自己而已。”

    心竹点点头,同样一件事,无论有什么解释,但最终的结果却不会变化,那就是这个陌生人,甚至可能是敌人,竟然为了她下到地府!

    “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对这件事还能保留一些记忆的话,我一定会竭尽所能报答你们的!一定!一定……一……”

    心竹的双眼失去了焦点,她带来的记忆全部都消失了,孟孟将心竹往黑石上一推,心竹瞬间便被压缩成一个小小的立方体,飞入空中,不见了踪影。

    然后,就剩下林非凡一个人在这挠头。

    “我怎么办?”林非凡问孟孟。

    “谁管你!”孟孟狠狠地瞪了林非凡一眼。

    “诶,萌萌姐,咱不能不管啊!”林非凡可不想留在这。

    “萌萌是你能随便叫的吗!”孟孟如同被踩了尾巴一样喊道。

    “对不起孟孟姐,你说怎么办吧。”

    “谁管你!”说完,孟孟竟然转身走了,只留下满脸莫名其妙的林非凡。

    我哪惹她了,杀父之仇还是夺妻之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