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47章 你不教,我来!还免费呢!
    虽然不知道戈登弗里曼博士究竟是谁,但听说让自己道歉,王谦和眼珠子瞪得硕大:“臭小子,你疯了!让我道歉?如果不是家主不想让我在外面欺负人,你现在哪还有命跟我说这个!”

    林非凡微微一咧嘴:“您这句话的意思,只是在骂我?还是真打算杀了我?”

    显然,这只是普通骂人而已,王谦和就算是再如何愤怒,自然也不敢在这杀了一个导游,但这句话被林非凡问出来,王谦和哪能服软!

    “如果你再不知好歹,那就休怪我手下没准了!”

    “很好。”林非凡一抬手,把手里的大号撬杠如同战刀一般握在手中。“王天化小道友,你瞪大眼睛仔细看好到了。你尊敬的爷爷,这个无论你说什么都相信你的爷爷,那个无比宠着你的爷爷,是怎样因为你一句话,被我活活打断双手的!”

    林非凡如同一颗炮弹一般冲了出去,王谦和更是毫不示弱,双臂注入灵气。

    铛!

    大号撬杠砸在王谦和的胳膊上,瞬间变形。但林非凡立刻将变形的撬杠扔上天空,握紧一拳直接与王谦和的另外一拳对撞在一起。王谦和哪里想到林非凡竟然有如此蛮力,轰的一声,他整个人都倒飞了出去,砸断了一棵树才停下。

    下一刻林非凡将撬杠接在手中,把刚刚被砸弯的地方掰直,同时注入灵气。

    狂风夺命刀法!今天的主题,必须是砸断他的手!

    如果说一开始王谦和还有些轻视林非凡的话,那么刚刚那一拳足以让他明白,这个林非凡绝对不是什么任人宰割的软柿子!

    王谦和喊了一声:“好!”同时反手抽出刀,与林非凡纠缠在一起,刀锋与撬杠翻飞。林非凡的撬杠只是凡铁,根本不敌王谦和的宝刀,漫天铁屑乱飞,片刻就被砍断了!

    但这边撬杠被砍断,林非凡又抽出一把大号的管钳,这东西是他上次修水管的时候顺手塞进私人空间的。现在也被他掏了出来。虽然是管钳,但施展起狂风夺命刀法依然虎虎生风!

    而有着宝刀优势的王谦和反而是被压制的一方!

    连王谦和自己都感到不可思议,自己竟然被压制了!对面用的那可笑的武器是什么?一根撬杠?一把管钳?

    “混蛋!你敢小看我!”王谦和怒吼一声,眼珠子通红,灵气完全爆发,他动用自己全部修为了。

    林非凡的管钳被瞬间斩断,宝刀径直砍向林非凡!

    众人高声喊道:“王老不要!冷静啊!”王谦和也知道,在这玄界杀了一个导游,将来会无限麻烦!但此时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更何况,还是林非凡先动的手!

    但,伴随着刺耳的声音,王谦和手中的宝刀却已经被林非凡捏在手中。蛮力加灵气,林非凡也不再藏着掖着。

    随后,只听砰地一声,林非凡一脚提在王谦和的手腕上,手中的宝刀也无法握住,落入林非凡手中。随后林非凡将手中的刀扔到一旁,竟然又从空间里抽出半截水管,轰鸣的灵气注入水管之中,让水管硬度堪比宝器!

    铛!一管子砸在王谦和手臂上,好像砸在铁上。

    铛!

    铛!

    铛!

    林非凡砸个不停,王谦和的灵气飞速降低。

    终于,咔嚓一声,王谦和手腕被砸断了,虽然并未喊出声,但豆大的汗珠不断从脑门滑落。

    “混蛋!你这混蛋!你竟然敢……”

    王家的人以及王谦和的几个朋友看不下去了,纷纷冲向林非凡,但林非凡抡起水管子,只听到接连打开咔嚓声,所有敢上来的人,都被砸断了手臂!

    而那边王谦和正打算逃走!

    “哎,算了,反正也用灵气了,也不冒充近战选手了。”林非凡自言自语道,下一刻,扁桃腺雷霆落在了王谦和的身上,顿时他全身僵直,无法动弹。

    林非凡一步步来到王谦和身边,伸手抓住了他的另外一条手臂,说道:

    “小孩子都是一张白纸,无论他们做了任何过分的事情,他们都是无辜的,他们根本就无法分辨对错。因为每一个熊孩子背后,都有一个欠揍的熊大人!他还是个孩子,我当然不会跟他一般见识,就算是我再如何疯也不会对一个孩子下手。但你已经是个成年人,而且还是个老人,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你能分不清么?不,你当然分得清,你只是懒得去区分而已。那么浅显的谎言你能听不出来?你以为你很强,以为别人都要让着你?小孩子不懂事,正因为如此,才需要成年人的教导。你不教,我替你教,而且,免费。”

    说着,林非凡高声喊道。

    “王天化!”

    此时,之前还在得意洋洋的王天化正瑟瑟发抖地躲在一旁,他根本不敢看。

    “小道友,错不在你。你只是被一个错误的人教导的了错误的做事方式,你以为通过谎言和实力可以让自己为所欲为,对吧?但是你现在也看到了,正因为你的谎言,你让这个最爱的你爷爷,在你的面前,断掉了双臂!”

    咔!

    一水管下去,王谦和的另外一条手臂应声而断了,他强忍住,没有喊出声来。

    终于,王天化忍不住了,他大哭着扑了上来,跪倒在林非凡面前:“对不起!是我错了!是我说谎了!是我诬陷你!求求你,求求你别在伤害我爷爷了!”

    “不,不是我伤害你的爷爷。”林非凡说,“伤害你爷爷的,是他自己。”

    说着,林非凡轻轻拍了拍王天化的脸,结果那熊孩子两眼一翻,竟然直接晕了过去,裤子更是湿了一大片。

    林非凡放下王谦和的手走了,周围一片寂静,大人都抱着自己的孩子,有些捂着孩子的眼睛,而有些则与孩子一起看,轻声对孩子说着什么。

    喵小丽凑了上来:“我怎么感觉你跟大反派似的?”

    林非凡说:“我早就说过,不要诬陷我,他不信,那就怨不得我了。我林非凡自从上大学以来就脾气相当好,大学时候被人各种找事儿我都不会生气,但我不能忍受被人冤枉和污蔑。”

    喵小丽拍拍林非凡的脑袋:“好啦好啦,我知道你厉害,快消消气吧。关键时刻还得是我这个好心大姐姐出马,咱不能让生意砸锅了不是?万一被投诉了可怎么办?你打了人,我还得去好言相劝啊。”

    你是知心大姐姐?这事儿要是放在你身上他们还有命?

    说着,喵小丽小跑到王谦和面前,对着他的双手轻轻吹了一口气,顿时,骨折都消失了,伤痛也不见了踪影。王谦和不知道在想什么,眼角一直在抖动,而且抖动还越来越剧烈。

    “您不服?”喵小丽轻声问道。

    王谦和自然是不服的,但不服又有什么用,输都输了,脸也丢尽了。

    喵小丽嘻嘻一笑:“你就知足吧,这如果是我你早死了,别在那运气了,高高兴兴旅游来,平平安安回家去,多好呀。”

    王谦和眼珠一瞪,那个林非凡也就算了,这个连化形还不完全的小猫妖也敢嘲讽他?

    正要发作,一个老者急匆匆走了过来,低声对,喵小丽说:“这件事就这样过去算了如何?我想王谦和也得到教训了。”

    喵小丽双手一拍:“我是无所谓啊,反正不是我的事儿。”

    说完,她站了起来:“但是,没有下次,好吗?”

    王谦和愤愤地看着离开的喵小丽,他感觉自己快要被气炸了。接二连三被两个小辈欺负,他王谦和什么时候受过这份冤枉气?被一个小孩子说教?上课?

    一旁那个老者看着王谦和的表情,又偷偷看了一眼喵小丽,长出一口气。

    “老弟,今天这件事,就让他过去吧。”那老人说。

    “但是老哥,我这张脸都丢尽了……”

    那老人目光严厉:“别提你那张脸了!”

    王谦和被吓坏了,他从未见过这位老哥如此表情过。

    那老人表情缓和下来,轻声说:“你们还活着,这就不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