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1章 潇洒的痕迹
    酒吧距离挺远,半路又赶上堵车,林非凡一直到八点多才赶到。推门直奔卫生间,此时这里挤满了人,而且还听到有人在喊:“打!打!打得好!”

    这个酒吧里没有凡人,只有修士和妖族,凡人会本能的从这里绕开。而酒精刺激之下,本性总是会暴露。至少在这酒吧里,灵气妖气四溢,如果不是有阵法限制,估计现在酒吧上空早就光芒弥漫了。

    “不好意思请让让,请让让。”

    林非凡从人群之中挤出一条路来,快到门口的时候人多起来,挤不进去,林非凡直接就用蛮力把面前的人抓出来。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额,抱歉……”

    脸上陪着笑,嘴里道着歉。一些人忍耐一下也就过去了,而一些人虽然不高兴,但林非凡的手极重。那些人感觉可能不好惹,也就算了。

    终于挤到里面,林非凡首先看到的是地上躺着俩,然后看到陈嘉豪满脸是血,被两个壮汉架起,双脚离地,后背贴墙。另外一个壮汉正捏着陈嘉豪的脸,咒骂着。

    “诸位大哥,诸位大哥,冷静,都冷静一下,我哥这是怎么得罪诸位大哥了?”林非凡凑了过去,满脸堆笑。

    “你是他兄弟?”那老大斜着眼睛看向林非凡。

    “是啊是啊,我刚刚才听说他在这喝酒呢,刚才还没事儿呢?怎么这放下电话就打起来了呢?”

    “行啊,想知道啊,我就告诉告诉你,他刚才吐到我身上了。”那老大说。

    林非凡立刻看向那老大全身上下。

    “诶?哪?”林非凡没找到任何痕迹。

    “你眼瞎?看不见?!”那老大抬起脚来踩在小便池上,林非凡终于看到,他的裤脚上有个豆粒大小的痕迹。

    “那,然后呢?”林非凡继续问。

    “呵呵,然后?让他赔,他赔不起,还出言不逊,所以就挨揍呗!”那老大冷笑,“怎么,你是来替他挨揍的?”

    “别别,那我可不敢,不过我哥也不穷啊,老大您这裤子多少钱,他能赔不起么?”林非凡满脸不解,好歹也是个富二代额,这裤子就算是英吉利的huntsman老师傅的一条裤子能有多少钱?大豪能赔不起么?

    结果那老大一张嘴,露出满口的金牙:“十枚上品灵晶。”

    哦,林非凡当时就笑了:“原来是这样啊,怪不得,我哥估计是没带在身上。行,这个我给。”

    那老大一愣:“你给?行啊,你给吧。”

    十枚上品灵晶,别说是林非凡这种年轻人,就算是修炼多年的老修士都未必舍得。毕竟这东西直接跟修为挂钩,他能给出来?

    “别急啊,老大,您得把发票给我啊。”林非凡毅然满脸微笑。

    “发票?什么发票?”那老大没反应过来。

    “我哥弄脏了您的裤子,您向我们索赔,我也答应了。你得把购物发票给我啊,否则我怎么知道您是不是漫天要价呢?”林非凡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你放屁呢!我们老大是什么人,给你漫天要价?”一个架着陈嘉豪的壮汉吼道。

    “兄弟,别骂人,没意思,大家都是明人对不对,上品灵晶我有。”说着,林非凡从口袋里假装摸了摸,立刻凝结出几枚来,放在手里叮当作响。“但是,你总得证明你这裤子值这么多钱吧?”

    那老大盯着灵晶,眼都发光了,他咧嘴一笑:“证明?我这就给你证明!”

    一个壮汉放下大豪,狞笑着走了过来,然后一拳打向林非凡,林非凡一抬手,将那人的拳头捏在手中。

    “所以,你们这是打算抢劫?”林非凡脸上的笑容甚至没有变化,但攻击他的那个壮汉手的拳头却不能前进分毫。

    “是啊,你有意见?”那大哥还没发现事情不对劲。

    “有啊,意见还不小呢。”林非凡笑眯眯,捏着那壮汉的拳头一步步走向那老大。就算是傻子也发现事情不对劲了,而那壮汉疼得满头都是汗,虽然他没叫出来,但是面色铁青显然不是因为高兴。

    “小子,你也想来跟老子试吧一下?”那老大冷笑一声,双眼放光,那是精神冲击,同时一双拳头从两侧袭向林非凡的太阳穴!

    砰!

    重重的一脚踹在老大的肚子上,他健硕的身躯立刻撞碎了一个洗脸盆,水龙楼掉下来。

    “妈的!臭小子找死!”

    那老大怒吼一声,扯下西装,冲向林非凡,每走出一步,体格就变大一分!

    围观人有人叫好:“出现了!西城扛把子的招牌的暴怒铁拳!”

    下一刻,冲刺之中的暴怒铁拳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膝盖在卫生间的地面上划出两道潇洒的痕迹。而此时的他满脸都是笑容,哪还有半分怒意?

    “这位小兄弟,不不,这位大哥,大爷!您看看,我这不是闹着玩呢?”

    不为别的,只为林非凡掏出的强袭手枪。

    这东西是二号监督员的标配。

    那老大满脸都是谄媚,暴怒?不存在的。

    二号监督员啊!除了权限比正牌的修士监督员小点,论难缠程度可远在正牌的修士监督员之上啊!正牌的修士监督员好歹都是遵章办事,落在他们手中,未来如何都是可以猜到的。可是落在二号监督员手里,那就不一定了。

    围观者更是一哄而散。

    “闹着玩呢?”林非凡脸上的笑容始终都没变化。

    “肯定是闹着玩的,必须是闹着玩的!”那老大赶紧使了个眼神,还在架着陈嘉豪的壮汉哪里还不懂?立刻把陈嘉豪放下,双手张开,灵气涌动,他脸上的血迹很快就消失不见了,嘴角上的细小伤口也消失了。

    “行啊,竟然还会治疗术?”林非凡说。

    “嘿嘿,我们这些混社会的,整天不是小伤就是大伤的,总要会那么一两个治疗术的。”老大跪在那里,说话都哆嗦了。

    “我大哥被你们揍昏迷了?”林非凡接着问。

    “没没没!绝对没有!他脸上的血都不是他的,都是我那几个不成器的小弟的!大爷您来的时候,我们还没开始呢!”

    林非凡仔细看了看,果然地上趴着的那俩小弟也同样满脸是血,应该是鼻子破了。

    “那他为什么还不醒?”

    “这……他中了我的精神冲击,按理说,只是应该短暂失去意识而已,不应该昏迷啊。”那老大也满脸为难。

    林非凡终于放开了那个壮汉的拳头,走向陈嘉豪。那人收回拳头,抬到脸前一看,拳头都变形了。他刚毅的脸上已经眼泪汪汪,看向老大,老大给了他一个‘我懂’‘忍’表情。

    来到大豪面前,林非凡凑过去,陈嘉豪浑身都是酒气,再看向一旁厕所的隔间里,堆着满满的酒瓶子。

    林非凡刚要说话,陈嘉豪却突然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哈,我一听到你来了我就开始装死了!哈哈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