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61章 高僧真乃大学问
    “不厉害不厉害,这都没啥,为了心爱的事业,这点牺牲都不算事儿,啊,等一下,我去稍微放松一下,下面太紧了。”

    说着,五爷跑到卫生间,几分钟之后一脸愉悦的走了出来。

    “呼,还好及时,都麻了。”

    “那还能麻?”

    “能,你不懂。”五爷给林非凡抛了一个媚眼。林非凡不太确定他原本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但在他看来,那就是媚眼。

    传言之中有些自行车选手有过麻木的经历,反正林非凡没有。

    “我以为你会用法术变身啊,或者是缩阳入腹的。”林非凡笑着说。

    “那怎么可能,我好歹也是个国家公务员,法术怎么可能乱用?”

    “我靠,你还是公务员?”

    “诶呀,小点声。”五爷缩了缩脖子。

    “额,抱歉抱歉。”

    此时,喵小丽终于忍不住了:“咱能说点正事儿么?”

    林非凡这才想起来,自己不是来围观女装大佬的,明明还有正事儿。

    “咳咳,这位兄弟姐妹,有这么个事儿,我们需要向你咨询一下。”林非凡说。

    “您说,大家都是道友,什么事儿好说。”五爷倒也痛快。

    “我们在找一个人,是你们的午夜呜咽。”林非凡说着,把午夜呜咽那张穿着燕南飞制服的cos照片递给五爷看。

    “哦,他啊?他没来这次shcc啊。”五爷说。

    “没来?你知道如何才能找到他么?”林非凡继续问道。

    “完全不知道,我们午夜社团虽然是杭州社团,要么是修士,要么是妖族。但是你知道,杭州很大的嘛,所以除了我附近的几个人之外,其他的人我都不太了解。呜咽我记得是两年前加入我们的,是个狂热的cosplay爱好者,他是个修士,倒是乱帅一把的。”五爷说。

    “你知道如何才能找到他么?”林非凡问。

    “我想想,这人当初是谁介绍入会的来着?等下哈,我帮你找找看联络方式。对了,那家伙怎么了?”五爷随口问道。

    “他被牵扯到一件谋杀案里,细节不太好说,我需要找他了解一下情况。”

    “谋杀案?不会吧?那小子我虽然接触不多,但有限的几次接触都感觉他挺怂的啊?”五爷一边说,一边在各个地方打听呜咽的情况。

    “人不一定是他杀的,但他一定有点联系。”林非凡说。

    “哦,我这边有回音了。呜咽两个月前,在杭州拍了这套《忠犬传》的外景,再然后就失去联络了。据说他那套衣服是限量款的,价格贵到邪门。”五爷说。

    “这衣服,是死者的。”林非凡说。

    “oh——****——”

    五爷缓缓的从嘴里挤出这俩词来。

    “所以,有人知道他的踪迹么?”林非凡问道。

    五爷看了一眼手机,摇摇头:“自从那次外景之后,他就失踪了,电话不接,qq和微信也不回。再后来,手机就一直关机。”

    说着,五爷拨打了一个号码,名字正是‘午夜呜咽’。

    “您所拨打的号码已欠费停机……”

    好极了。

    “至少他住在哪,你应该能提供一下吧?”林非凡说。

    “可以倒是可以,不过到目前为止,你说的也只是一面之词而已,我不能就这样相信你。”五爷眼中带有警惕。

    林非凡从怀里摸出一张金卡:“这个能增加点信任度么?”

    “修士特别顾问?能,这个必须能!”五爷笑了,“看来这件事应该是真的,既然我这午夜社团里面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这社长纵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样吧,我跟你们一起去调查一下。阿弥陀佛,善了个哉的,小僧一定会帮你把他们找出来的。”

    说着,貂蝉揭下头顶浓密的假发,露出来已经开始起痱子的光头。

    “你是僧人?”林非凡吃惊。

    “必须的。”五爷说。

    “狗屁,浑身一点佛力都没有,反而妖气冲天的。”喵小丽撇嘴说。

    “咦,这位女施主道是好眼力啊,我这多一百多年没动用妖气了,你还是第一个发现我是妖族的。”五爷当着俩人面开始脱衣服。

    怎么说的,明知道是假的,明明也注意到了那坨硅胶是如何粘在身上的,但林非凡依然感觉这视觉奇观好刺激啊。

    “哎,雄性生物,你怎么能对着一坨硅胶也能发情呢?”喵小丽十分无奈的看着林非凡。

    “毕竟我又没有女朋友,看别人的又违法,我现在看个男人总没事儿吧?”林非凡得意的说。

    “看你那点出息!”喵小丽都无奈了。

    终于,捯饬完上半身,五爷脱下裙子,可以看到里面穿着一条很紧的短裤。然后他一抬头,看到了喵小丽。

    “啊!抱歉抱歉,跑各种展子都习惯了,身边各种女装大佬,我都忘了你是真的女人。”

    说着,五爷跑进了卫生间,稀里哗啦的洗了个澡,再出来的时候的,已经是一个穿着t恤休闲裤,眉目清秀的小光头了。

    怎么说?如果说那个柳思博是男生女相的话,这个五爷绝对是画个女的硬说男的类型。因为无论从哪个方向看,真都应该是个光头妹子,大大的眼睛,白皙的肌肤,睫毛弯弯,随着眨眼忽闪着。

    “咳咳,阿弥陀佛,重新介绍一下自己,小僧是妖族,不过目前正在自行研修佛法,小僧给自己起了一个法号,名叫天池,善哉善哉。”

    “天池妖僧?”林非凡一愣。

    “咦?正是小僧?施主你也买过我的功法么?”天池喜笑颜开。

    “我就是问你修炼能不能躺着的那个人。”林非凡捂脸。

    “哈!那还真是巧了!”

    “是啊,我哪想到,你还真是妖僧啊——从各种意义上来说。”

    “哈哈哈,就是就是!”

    妖僧啊,辣妹儿……法克儿……,林非凡的脑子里面突然响起了诡异的乐曲。

    “你是杭州妖族?”

    “是啊,当年雷峰塔里白娘娘的恩泽。”天池不知道从哪掏出来一个大行李箱,一边给自己的装备打包,一边说。

    “那你不叫自己西湖妖僧,或者叫雷峰妖僧,干嘛叫天池妖僧啊?”林非凡问。

    “你看,你就不懂了吧,你肯定没给自己起道号。你听听看啊,天山折梅手,好听吧?”

    “好听。”

    “天山童姥,是不是感觉很厉害。”

    “是很厉害。”

    “如果西湖折梅手,雷峰童姥呢?”

    “额。”

    “明白了吧,人家带个天字,那感觉就不一样了。举个最简单的例子,天八仙,是不是最不济也是个普通天界公务员的意思?”

    “那地八仙呢?”

    “我只听说过地八鲜。”

    “所以说,天这个字,有内涵啊。”

    “高僧真乃大学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