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我大日照怎么惹到你了?
    “太爷爷,您别开玩笑了,您这东西如此宝贵,突然给我做什么?”林非凡连连摆手,他怎么敢要?

    “我这宝贵的东西多了,仙泉古酿你不也喝了?巨灵拳你不也学了?给你一个炼龙池有什么大不了的?”陈青山呵呵笑着说。“你放心,我并不是要把这炼龙池给你,毕竟这东西一直都有人惦记,我是要把这炼龙液给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自然是信得过您老也信得过大豪的,只是这东西如此珍贵……”

    “这东西其实并没有你想的那么珍贵,至少对我来说,他并不那么珍贵,因为我修炼之中并不想要它辅助。我之所以不给他们,并不是因为我有用,而是因为我不希望我的对手得到它。我把他送给你,也是有我自己私心存在的。你知道,嘉豪虽然是修士,不过天赋一般。”

    “太爷爷!你这太伤人了!我才是你的直系亲属!”

    “哈哈哈,你上午自己才刚刚说过的,好啦好啦,反正也没外人,我就直说了吧。现在的世界是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这老家伙虽然还有把能耐,能护得住你们一时,不过未来却谁也说不准。尤其是嘉豪,他要继承家族的产业,却是以修士的身份,这就可能会有很多麻烦接连上门。你是嘉豪的朋友,可能也会沾染了这些因果,就如同今天一般。我们修真一途,最忌因果,天道幽幽,因果循环。所以,让你变强一些,对我们来说自然也是有好处的。”

    陈青山依然笑呵呵的样子,但林非凡却不信,他的修为高深到这地步,怎么可能需要自己的照应,这应该只是想让自己收下那炼龙池的借口。

    林非凡看着陈青山捧着那炼龙池,感觉十分为难。

    陈嘉豪拍拍林非凡,说:“兄弟,太爷爷给你你就收着好了,咱兄弟感情,我的太爷爷就是你的太爷爷,自己家人给点东西,有什么可扭捏的?”

    “那就多谢了!”

    人家诚心诚意,林非凡虽然不好意思,心想未来有机会,多帮帮大豪就是了。

    林非凡解下脖子上挂着的精油瓶。这是之前小花妖给他炼制的一点精油,早已消耗干净了,只是忘了解下而已,没想到现在反而派上了用场。

    陈青山抬手一指那团水,小小的一团水立刻流入瓶中,林非凡扣好瓶盖,塞进衣领。

    “这样就两全其美了!”

    真是一个谨慎的孩子。

    陈青山心中暗暗点头。

    其实,陈青山提出要把这东西送个林非凡,一方面是为了表示感谢,另外一方面也是打算要试探一番林非凡。他特地将和炼龙池的好处和盘托出,还提出人界灵气稀少,正是因为林非凡有能够随意进出玄界的便利,如果利用便利,他轻易就可以将那炼龙池填满!这样一个巨大的诱惑摆在面前,哪怕面对颜家这份潜在威胁,又有几人能不冲动?

    但林非凡就没有,虽然最后接受了这炼龙液,但他并不是觊觎炼龙液的力量,他能够看出林非凡心底的纯净。

    面对诱惑依然能把持自我,这份定力,这份决心,绝不是一般人能够做到。

    这个林非凡,可以深交啊。

    其实,这炼龙池之中,最贵重的并不是这池子,而是那条小龙。林非凡带走了水,也就带走了小龙,其实这炼龙池已经彻底沦为普通灵宝了。当然,陈青山不会说破,因为原本就打算要送个林非凡的,这样一来,反而更好了。

    众人又在书房里聊了一阵,说道当年太爷爷曾经参加过一战二战。不过都不是凡人层面上的,而是修士层面上的。

    “太爷爷你说,当年咱们国家也有修士,为什么二战的时候,不跑去那边把他们的日照大神给灭了?”陈嘉豪拍着大腿说。

    “日照大神?”陈青山不解。“日照怎么惹着你了?”

    “就是那边那个最强的神。”

    “兄弟,没事儿多读读课外读物,那就叫天照大神。”林非凡捂着脸说。

    “对天照,口误!口误!真心是口误啊!我正想着去日照玩啊,然后就顺口说出来了,兄弟你要相信我啊!”

    “哈哈哈,弱智了吧,真后悔没开手机给你录像啊。”

    “兄弟我错了,太爷爷你赶紧说说吧。”

    陈青山说:“其实,现在有很多新修士都在问这个问题。你们会问出来也不稀奇。我说说也无妨。天照大神是神,而修士是修士。修士无论有多强,想要灭掉神,都是不可能的。而我们这边的神就更加不可能去对付那边的神了,毕竟这是人界战争,又不是神界战争。人界战争,双方修士虽然都有动作,却一直保持克制,因为修士一旦动手,人界将会生灵涂炭,威力可能会比当年核弹更加可怕。所以,暗战虽有,却都不是正面冲突。”

    原来是这样,其实林非凡也有这个疑问,毕竟修士生命漫长,必然经过当年残酷的时期,为什么修士没有站出来就一直都是林非凡心底的疑问。不过现在基本也就明白了,这就跟不随便动用核弹是一个道理。

    为什么美国敢用?

    因为人家强啊。

    聊了一阵,林非凡婉拒了留在这吃晚饭的邀请,起身告辞。因为刚刚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陈青山也并未过多挽留。

    送走林非凡,陈嘉豪跑到太爷爷的房间里。

    “太爷爷,你真打算就这么算了?”陈嘉豪的脸上带着不满。

    “算了算了。”陈青山笑呵呵的说道。

    “人家可都两次欺负上门了,你就这么算了?”陈嘉豪又从冰箱掏出两根雪糕,爷孙俩一人一根吃着。

    “算了呗,毕竟那颜若男也是个苦命的孩子。”陈青山说。

    “您可差点被七彩琉璃阵给弄成重伤,他们可要抓住我来威胁你交出炼龙池,您不是这么好脾气吧?真的就算了?”陈嘉豪继续追问。

    此时,阿七走了进来:“小少爷,主人现在已经快气炸了,他只是不想当着你的面发火而已。”

    陈嘉豪嘿嘿一笑:“我就知道!”

    陈青山面色一板:“阿七!你怎么在孩子面前接我老底!”

    阿七却淡然一笑:“主人,毕竟你这表现的太过于豁达,别说是小少爷不信,我估计,那林非凡恐怕也未必会相信,如你这般强者,会如此忍气吞声。”

    陈青山面色一正,说:“我这种级别的强者,一举一动都有人盯着看。当时古雅那个丫头一直都藏在旁边,我自然要表现出淡然来。自从我进阶灵婴修为之后,这边出趟门,天上的卫星都时刻看着我。国家对我们这种级别的修士看的非常紧,我好歹是红色家族,还算可以。那颜家发展一直不顺利,他却根本不知道,还不是他太过张扬,上头一直在刻意打压他么?”

    “再说那个颜梦天啊,这都多少年了!”

    阿七说:“当年你与颜梦天一同争夺这炼龙池,结果您更胜一筹,将那炼龙池夺下,这几十年来,你们二人可没少开战过,而你又赢多输少,他自然不甘心。上次你去他家,他正在闭关,这次授意胡勇他们来,以我的感觉,这可能是下战书来了。”

    陈青山面色渐冷:“我们这些修士不过都是即将被社会淘汰的家伙,这混蛋还如此不知道收敛,难道他不知道……算了,算了,既然他想继续玩,那我就陪他玩!阿七,准备一下,带上几个弟子,我们再去颜家,我得一次性把他打改了!”

    陈嘉豪的眼珠子都发光了。

    “太爷爷!我也去!求您了!”陈嘉豪几乎用哀求的,因为之前这种事陈青山从来都不带着他,可这一次他真的是非常想去啊,因为他非常想跟林非凡好好吹嘘一番自己的太爷爷有多厉害。

    “好!那就一起去!我给你三枚保命金符,遇到事情不对,你就立刻施展金符离开!”

    “我知道!您放心!”

    “明天一早,我们就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