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萍萍姐果然神了
    adsyuedu;这一击的速度之快,让林非凡只是本能的升起铁壁,摆开防御架势,他甚至来不及躲闪。而这一击,好死不死的林非凡竟然直奔七彩琉璃阵飞了过去!

    “糟了!快拦住他!”

    陈青山急忙喊道,阿七赶忙要冲过去,却被颜若男死死纠缠着,无法移动分毫。陈嘉豪也想要出手,但那德国重锤龙已经冲向他,让他自顾不暇!

    哎!

    陈青山无奈的摇摇头,双手结了一个手印,轻轻接住了飞入琉璃阵的林非凡。

    原本林非凡已经眼前一黑,做好晕过去的准备。但没想到的是,他却轻飘飘的被停了下来。

    回过神来,却看到陈青山双掌微微托举,以灵气为自己卸力。

    “太爷爷,我知道您是前辈高人,有原则有底线,不过您重孙子快挂了,你倒是帮帮忙啊。”林非凡以为陈青山只是在观战,不想参与小辈的战斗,这才出言相劝。

    结果陈青山苦笑说道:“并非是我有原则底线,而是这七彩琉璃阵,只进不出。不止是我,连你也”

    “啊”

    一声惨叫,林非凡倒飞回来。

    就在刚刚陈青山说话的时候,林非凡想要冲出去,结果正好撞到七彩琉璃阵的障壁,顿时被阵法激起的力量给打了回来。

    “咳咳,太爷爷,您说话要是再快点就好了。”林非凡揉着鼻子说,仔细摸了摸,应该没出鼻血。然后,他终于注意到了周围地面上的七块不同颜色的琉璃。

    陈青山叹了一口气:“七彩琉璃阵,乃是古代流传的奇阵,一旦布置下来,只进不出。七块琉璃,各司其职,唯一有一枚才是生门,其余皆是死门,一旦破阵失败,七彩琉璃发动,玉石俱焚。”

    此时,在外面的阿七已经要支持不下去了。他高声说道:“主人,敌人难缠,阿七便要化妖了,化妖之后阿七便不能再伺候主人,还请主人今后多多保重,若是将来主人去妖界,我定当全力招待”

    陈青山却大喊了一声:“且慢!不必如此!这炼龙池虽然重要,却也只是身外之物,何必如何拼死相争?他们既然不惜做到这般地步也想要那炼龙池,想必也准备好承担这份因果,我就给他们林非凡小友!你在做什么!快住手!”

    陈青山已经准备放弃了,却看到林非凡竟然直接走向那块红色的琉璃,然后施展巨灵拳,一拳砸下!

    砰!

    陈青山大惊,双手飞快结印,灵气爆发到最高,试图将他和林非凡全部护住。但却只听到一连串破碎的声音,剩余的六块彩色琉璃竟然也随之破碎!

    这七彩琉璃阵,竟然破了!

    林非凡嘿嘿一笑,内心说道:“萍萍姐果然神啊!”

    陈青山此时是元婴修为,也叫灵婴修为,无论是哪种说法,这种级别的修为在当前人界注册的修士之中并不多。通常有用这种级别修为的修士年龄都在百岁以上,一般都是大家族的老祖,平日不见人影,但几乎咳嗽一声,地方都要震一震的。

    没有七彩琉璃阵这种古怪的阵法,胡勇真不敢来这里造次。正是因为仗着陈青山不敢赌那七分之一的几率,他才敢以此威胁。

    却没想到,林非凡被歪打正着砸进了阵法,人家竟然随便砸碎了一块琉璃就出来了!

    陈青山脱困,事情立刻不同。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打?

    人家灵婴修为的高手已经脱困,别说是这些人,就是再来一千个他们也没用。

    走?

    人家让你走么?

    但此时陈青山的思维却并不在他们身上,他盯着跑向陈嘉豪的林非凡,心中若有所思。

    如果一次是巧合,那么两次是什么?

    天数!

    修道者,修的是什么道?

    天道?

    自古至今很多修士都喜欢大喊一声‘我命由我不由天!’,可那不过只是一句好听的话而已,真正谁都知道,世人所修,皆是天道,人皆因天道而生,又怎可能脱离天道?

    天道玄奇,天道神秘,天道无人可知,哪怕只是窥见点滴,便可超凡入圣。自古以来,受天道眷顾者,便可称之为天才。

    而若是有更强者。

    则被称之为——

    “你开挂了吧!”陈嘉豪收回自己的下巴,瞪大眼珠子问道。

    “嘿嘿,碰巧了。”

    “扯淡!臭小子!看不出来啊,明明才修炼了几个月的时间,就有这么多手段了!”看到太爷爷脱困,陈嘉豪也不紧张了。

    胡勇叹了一口气,噗通一声跪在了陈青山面前:“陈老,是我的错,所有的事情都由我一力承当,无论是您要废了我还是杀了我,我都没半句怨言。求您放过小姐,她真的不知道这件事啊而且如今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怕是连家都回不去了!”

    陈青山看着跪在那里痛哭流涕的陈勇,叹息一声:“你们颜家啊,那个颜家,回不回去又有什么意思?改革开放都这么多年了,弄得还跟封建旧社会似的,里里外外连点人情味都没有,我去一趟就够够的,你们还拼了命的要讨好那个还梦想着恢复当年修士时代的颜梦天?”

    颜若男轻轻的降落在胡勇身边,也同样跪在了陈青山面前,一言不发。

    林非凡左右看了看,院子侧面挂着洗净的床单。林非凡跑过去,拿了一条床单,来到颜若男身边,给她披上:“先凑合一下吧。”

    林非凡嘿嘿笑着说。

    陈嘉豪捂着脸,假装不认识这兄弟,果然这家伙从头到尾关注的重点都不在这战斗上。

    颜若男抬头看着这个两次坏了她好事的青年,林非凡。

    不知道为什么,她一点都不恨这个人。甚至还有点感谢他所做的一切,虽然他两次干扰了自己的事情。可如果不是他,事情说不定真的就会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谢谢。”颜若男轻声说道。

    “不要老是绷着脸装高傲,人长的漂亮就应该多笑笑,故作冷艳不好看的。”林非凡说。

    “额,好”

    颜若男把头深深的底下,死死的裹着床单,小声说道。没有床单的时候,她还没感觉什么,而现在裹着床单,她顿时就发现了自身形象的问题。

    那边大豪恨不得挖个坑把自己埋下去,他感觉自己的尴尬癌都快犯了。兄弟啊兄弟,你这是在做什么?泡妹子么?咱能看看场合么?咱能换个时间么?这边可是家族矛盾啊,弄不好可能会惊动中央的啊,咱能收敛一下么?

    可就在此时,那条龙却突然异变!

    它的身体蠕动着,膨胀着,口中吐出黑气,发出野性的嘶吼。

    “糟了,药剂失控了!”胡勇大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