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9章总算不是光杆司令了
    排练室内。

    周天和邓红光两个人,简单的说起了相声。

    他们两个说。

    胖子听。

    也就是说。

    胖子成了考官了,在考察邓红光的水平。

    邓红光显然也是知道这个道理的,所以有些紧张的看着胖子。

    他旁边的周天,看到一脸紧张神情的邓红光的时候,脑子忽的灵光一闪,来了一句,“你好像有些紧张啊?”

    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

    要是一般人。

    肯定有些懵逼。

    其实邓红光也是有些懵逼的,只不过这个家伙反应很快,在顿了十多秒之后,顺势接着周天的话茬子说道起来,“是有些紧张,毕竟事关我自己的钱途,如果表现的不好,只能步行着从京城走回西北老家。”

    接的很好。

    邓红光这番话。

    接的很好。

    没有一丝一毫的瑕疵。

    坐在对面的胖子。

    满意的点了点头。

    胖子满意。

    周天也满意。

    刚才那句话。

    他就是为了考验邓红光随机应变的能力,胡乱说的一句话,之前周天想到过,想到过邓红光会接不上来,纵然接上了,也是结结巴巴,不怎么完美的。

    但是最后的结局。

    显然出乎了他的预料。

    邓红光很好的接了下来。

    “这个有什么可紧张的?”周天继续道。

    “别人紧张不紧张,我是不知道的,但我肯定紧张。”邓红光说道:“为什么那?因为我很穷,而这件事,又事关自己的钱途,如果过了,钱途一片大好,如果不过,我只能一步一步的走着回家。”

    “这件事紧张不得,你得放松。”周天说道:“人要是紧张了,容易出错。”

    “这句话说的太对了。”邓红光道:“我有个朋友,因为太紧张,吃亏了,具体怎么吃的亏,我给大家伙说说。他去饭馆吃饭,人家老板娘开玩笑的朝着他问了一句,那个谁谁谁,你吃了辣椒,辣谁的*********啊,你知道他是怎么回答的?”

    “还能怎么回答,肯定是谁的都不辣啊。”周天道。

    “不对。”邓红光道:“因为他太紧张了,所以在听了老板娘的这句玩笑之语后,脱口而出,自然是辣了我的*********啊。”

    “瞧这个倒霉劲。”周天道:“这不是在自己骂自己嘛?”

    “因为他太紧张了。”邓红光找个借口,“还有一次,也是我的这个朋友,人家开玩笑的问他,你吃饭了吗?你猜他怎么回答的?”

    “要么吃了,要么没吃。”

    “你说的那些旁人,我这个朋友,他是这么回答的,你拉了吗?”胖子说完,将手放在自己的嘴巴上面,做了一个呕吐的动作。

    “真够恶心的。”

    “没办法,他太紧张了。”

    “所以你的放松,不然就成了你的那个朋友了。”周天建议道。

    “不能放松,放松更容易出事。”邓红光道:“还是我的那个朋友,他就是因为太放松了,所以戴着镯子,进了拘留所。”

    “不可能。”

    “你不信?”

    周天摆手说道,“我不信,哪有放松进拘留所的?打死我都不信。”

    “你这个人不相信真理。”邓红光指着周天,“我的这个朋友,有一次他老婆回家,回娘家,他出去放松,正好遇到扫慌的,所以就被抓起来了。”

    “原来是这么一个放松啊?”周天惊讶道:“一般像这种情况,别说你朋友,只要是个人,就会被逮进去。”

    “所以是不能放松的。”

    周天用手比划道:“我指的放松,不是这个放松,是心情,人的心情要放松。”

    “你说的放松也不行。”

    “我不信。”

    “我跟你讲,你不能不相信真理。”邓红光道:“还是我的那个朋友,有一次跑步,大街上跑步,因为放松,掉井里了,所以放松不得。”

    “我去,你这个朋友真够倒霉的。”周天感慨了一句,“活到现在,真的不容易啊。”

    “谁说不是。”胖子接了一句,“我的这个朋友……”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周天给打断了,“我说你这个朋友是不是霉神转世啊?怎么这么多倒霉事情,全都被他给遇到了?”

    “谁说不是。”邓红光附和了一句,“后来人家运气好多了,还成了相声明星,名气大的,真不是一般人所能相比较的。”

    “这个人谁啊?”

    “周天,西北阁的创始人。”

    “我去,你这是在说我啊。”周天用手指着自己,夸张的说了一句。

    “好!”

    坐在下面的胖子。

    适时的喊了一声。

    “怎么样?”说完相声的周天,没有理会跟前的邓红光,而是看着胖子问了一句。

    在周天问出这句话之后。

    邓红光的精神明显还是处于紧张状态的。

    他知道。

    自己能不能成。

    就看胖子的了。

    如果胖子说好。

    他肯定会被留下。

    如果胖子说不好。

    没准也会被留下。

    “你感觉怎么样?”狡猾的胖子,并没有回答周天,而是反问了一句。

    “我感觉还不错,挺好的。”周天作为刚才与邓红光一起说相声的人,自然切身体会了邓红光现场随机应变的能力。

    要知道。

    他们刚才说的那些段子。

    都是没有剧本的。

    甚至有些还是周天随口胡乱说出来的,但就是这样,邓红光还是很好的接了下来。

    一个相声演员最需要具备的东西。

    邓红光已经具备了。

    现在他所缺的,只不过是一个平台。

    以邓红光的能力,只要有个帮助他起飞的平台,一定会火遍全国,被无数人所知晓的。

    “怎么说那?”在听了周天回答后,胖子说道:“老邓是个不错的相声演员,我希望他可以留下来。”

    这时。

    邓红光一直悬挂的心,才落了地。

    看样子。

    他这一次赌对了。

    周天和王乐在考察了他之后,觉得他不错,决定留下他了。

    当然。

    留下老邓。

    也等于留下了难题。

    这个难题不是旁的。

    乃是给老邓找个合适的搭档。

    相声跟别的不一样。

    别的或许可以一个人表演。

    但相声不行。

    它需要搭档与表演者密切配合,才能演绎的好。

    相声演员。

    找个适合的搭档,特不容易。

    “接下来,我们所要考虑的,就是给你找个搭档了。”周天回头,看着邓红光说道。

    搭档。

    听闻要给自己找搭档的邓红光。

    顿了顿。

    随后大着胆子。

    朝着周天和王乐提了一嘴。

    他不是在为自己提各种条件。

    而是向周天和王乐试着推荐了一个人,一个相声演员,也就是说当初与他一起搭档说相声的演员。

    只不过最后因为现实的残酷,那位搭档退出了相声界,去做别的营生了。

    现在。

    听闻周天和王乐要给自己寻找搭档,邓红光的脑海中,顿时出现了那位离开的搭档及这位搭档离开时那一脸落寞的神情。

    “周天老师,我心里……我心里有个……我心里有个适合……周天老师,我心里有个适合的。”大概还是有些紧张的缘故,所以邓红光在推荐人的时候,说话的语气是结结巴巴的。

    他结结巴巴不要紧。

    但却使得周天和王乐有些便秘了。

    王乐还好。

    貌似能等。

    可周天却有些急了。

    最后。

    周天朝着一脸便秘神情的邓红光说道:“你是不是有合适的人选?有的话,就给他打电话,我们通过视频聊聊。”

    “行行行,我这就打电话。”邓红光忙不迭的掏出手机,快速的按下了几个数字。

    有时候可以通过一个人的动作,来分析这个人的心情,就像现在的邓红光。

    他的心情是激动的。

    激动当中又带着一丝丝迟疑。

    因为他在按下电话号码数字的时候,中间是停顿了一下的。

    看样子。

    邓红光在犹豫。

    犹豫自己该不该给那个人打电话。

    他不知道现实的残酷,有没有冲淡那个人心目中理想的底线。

    电话很快通了。

    双方简单的聊了数句后,邓红光脸上的神情从最开始的激动变成了现在的落寞。

    不用问。

    光凭他脸上的神情,周天和王乐便猜到了答案。

    想必是那个人放弃了自己心中理想的缘故吧。

    “他怎么会这样?”挂断电话的邓红光,嘴里喃喃了一句。

    “哎!”周天叹了一口气,随即来到邓红光的跟前,伸手拍了拍邓红光的肩膀,算是安慰。

    “理想是美好的,但现实是残酷的,当理想不能实现或者现实打败理想的时候,离开是很正常的事情。”胖子难得极赋哲理的安慰了邓红光一下。

    “我们说好的,我们说好的,要一起将川派相声发扬光大的啊。”邓红光依然在喃喃着。

    殊不知。

    他在这里喃喃的时候。

    远在西南方的一间教室当中。

    有个与他年纪差不多的男子,也在小声喃喃着什么。

    恍然间。

    一个**岁的小男孩举手,随即朝着站在讲台上,正貌似有些愣神的老师问道:“徐老师,理想是什么?”

    站在讲台上的男子,看了看自己身后黑板上面写着的理想两个大字,又看了看问话的小男孩,在想了想之后,缓缓解释道:“理想,是个很秒的词汇,它是指人们对于美好想象和希望……理想,是人们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有可能性实现的,也有可能实现不了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自己的理想,因为你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实现它,这个世界上,是没有绝对事情的,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

    理想!

    理想,是对未来事物的美好想象和希望,也比喻对某事物臻于最完善境界的观念。

    它是人们在实践过程中形成的,有实现可能性的,也有可能实现不了的,对未来社会和自身发展的向往与追求,是人们的世界观、人生观在奋斗目标上的集中体现。

    满足眼前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又憧憬未来的生活目标,期盼满足更高的物质和精神需求。对未来不懈追求,是理想形成的动力和源泉。

    理想可以分短期理想和长期理想两种。短期理想一般指在近期要完成的目标。长期理想一般称远大理想,奋斗时间很长,甚至不止一代。

    理想既不同于幻想,也不同于空想和妄想。理想是一种正确的想象,具有不同于幻想、空想和妄想的突出特点。

    第一,理想具有客观必然性。

    理想的客观必然性就是理想作为一种想象,正确的反映客观实际,正确的反映现实与未来的关系,合乎事物变化和发展的规律,经过努力是可以实现的。

    第二,理想具有社会性。

    理想是人类特有的一种精神现象,理想具有鲜明的社会性,理想的社会性是指理想不是离开社会的孤立的个人的随意想象,而是由社会制约和决定的想象。

    第三,理想具有阶级性。

    在阶级社会,理想具有鲜明的阶级性。在阶级社会中,由于不同阶级的社会地位和经济利益的不同,追求的目标也就各不相同。所以,他们形成的理想也各不相同。人们的阶级地位和阶级利益决定,人们的理想在阶级社会中必然具有阶级的烙印。各阶级统一的理想是不存在的。

    “老师,我长大了想要当个科学家,为我们国家的科学建设做出贡献。”听了男子解释的小男孩,说了自己的理想,紧接着朝站在讲台上的男子问道:“徐老师,你的理想是什么?”

    这句话。

    如一柄大锤,瞬间击垮了男子。

    理想。

    如果没有记错的话。

    自己的理想是与邓红光一起,将川派相声发扬光大,但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再加上现实社会的艰难,他做了逃兵,放弃了自己的理想,只留下邓红光一个人还在坚持。

    理想!

    男子嘴里念叨着这两个字。

    眼泪似乎在也这个时候,顺着他的眼角流了下来。

    “大家先自习,老师还有些事情。”感到自己有些失态的男子,朝着教室里面的学生们说了一句,随即一头扎出了教室。

    “老婆,我想去说相声。”在没人的角落里,男子先与自己的老婆通了通气。

    “你怎么还去说相声?我们的生活还要不要了?我们的孩子还要不要了?”男子的老婆,好像吃了很多苦,因此说什么,也不愿意男子在去说相声。

    “我就想在试试,最多半年时间,如果还是不行,我就老老实实的做个老师。”男子发着狠心道。

    在顿了十多秒之后,男子的老婆回答道:“去吧,去追求你自己的理想吧?家里有我。”

    “老婆,我爱你。”男子柔情的说了一句。

    “别给老娘来这个,你只有半年的时间,要是不行,麻溜的给老娘滚回来。”男子的老婆,忽的提高了嗓音。

    “我知道,半年时间。”男子郑重的点头道。

    数分钟后。

    男子拨通了邓红光的电话。

    搞定了。

    双方在网络视频后,搞定了。

    至此。

    周天和王乐的相声社团,总算有了兵丁。

    换言之。

    他们两个再也不是光杆司令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