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6章为了转移视线而作秀(三)
    ,精彩小说免费!

    周天说出来吃饭这个词语的时候,不少人都下意识的将其与前两天他说的那个报菜名的相声联系到了一起。

    在这些人的心中。

    周天肯定会如报菜名当中,当众来段贯口的。

    相对于相声里面的那些内容,贯口或者超长贯口才是舞台下观众们最为期待的事情,

    故而不少人的兴趣全都提了起来。

    这些人心里在想什么。

    周天是不知道的。

    再说他现在也没有那个心思。

    现在的周天,所有的心思全都在说好相声上面,毕竟这是他洗白之路的第一步。

    观众们期待的目光中。

    周天,“吃饭,请你吃饭,吃不吃?”

    胖子惊讶了一下,“吃饭?”

    周天,“对,是吃饭。”

    胖子有些不好意思道:“唉,刚见面,叨扰,不合适。”

    “没劲了,没劲了。”周天道:“真是的,你说这没劲哪!我跟您一脾气啊!”

    “什么情况?”胖子。

    周天,“唉,当着大家我给您说出来了,请你吃饭,你要不吃,驳我面子,脸儿不好看,心里难受,痛痛快快!说!说真的!吃是不吃?说!”

    胖子麻溜的道了一句,“那、那要这么说,我吃!”

    周天,“吃!”

    胖子,“吃!”

    周天,“真吃?”

    胖子,“可不真吃!不是你说的吗?不吃不给你面子,为了照顾你的面子,我只能勉为其难的吃了。”

    观众们笑了。

    他们感到自己好像猜对了。

    周天真会说超长贯口。

    没听到已经将话题转移到吃这个上面了吗?

    周天,“哪吃?”

    胖子,“哪吃,听您的!您请客啊。”

    周天,“别听我的。”

    胖子,“为啥?”

    周天,“别听我的,听您的!”

    胖子,“怎么个意思?”

    周天,“您出主意,我随着,这叫客随主便!知道吗?这么说吧,您哪,一共兜里带着多少钱,咱别花亏喽!量入为出啊!因为你也不容易,孩子大人指你过日子。”

    观众们的掌声响了起来。

    不为别的。

    只为周天请客吃饭,忽的变成胖子请客吃饭了。

    胖子,“唉,唉,唉,您等一会儿,您等一会儿。咱俩,到底谁请谁呀?”

    周天一副无所谓的大义样子,“咱们两个之间的关系,谁请谁都行啊!”

    胖子,“什么叫都行啊!”

    周天,“咱这交情可不……。”

    胖子,“不不不,交情归交情,人情归人情,刚才不是你说请我吃饭吗?”

    周天反问了一句,“我请你?”

    胖子道:“对啊。”

    周天,“我说了吗?我说过请你吃饭这句话吗?”

    胖子用手一指舞台下的那些人,“这不大伙都听着了吗?刚说的吗?”

    周天用手一拍自己的额头,“对对对,对,我请你呀!”

    “这回想起来了。”胖子道。

    周天,“我请你呀!”

    胖子,“我现在有些不明白,你请我吃饭,干吗问我兜儿里带多少钱哪?”

    周天,“你这个人就是小心眼,我说呀,您兜里带多少钱就甭动了!”

    胖子,“不都废话吗?”

    周天,“我请客当然我花钱了!咱紧着我的钱花,万一要菜要多了,最后一买单一结帐,差多差少,零头儿碎脑儿,也许备不住啊,。”

    胖子嗯了一声。

    周天,“到时候估计得让您给添点儿。”

    胖子,“那没问题!”

    周天,“主要花我的!”

    胖子,“哦!那么您一共带多少钱来?”

    周天竖起了三根手指头。

    胖子猜测道:“三百?”

    周天摇头。

    “三千?”

    周天摇头。

    “不会是三十吧?”胖子用颤抖的语气说道:“你三十块钱怎么请我吃饭?”

    “不是三十,是三块。”周天吐露了最终答案。

    一句话。

    使得不少人喷了。

    果然是神一般的包袱。

    你大爷的。

    三块请人吃饭,还让人家到时候掏点?

    你直接说自己没钱,让人家请你吃饭不就得了?

    干嘛费这个劲?

    胖子无语了,“你就用这个请我吃饭,够饭钱吗?”

    周天,“我还有点,有几个钢镚。”

    胖子,“你连盒儿好烟都买不起!你这不还憋着吃我吗这不?还憋着花我。”

    周天,“圆乎脸儿变长乎脸儿了?这干吗这是?您听错了!”

    胖子,“我怎么听错了?”

    周天,“刚不说让您添点儿吗?”

    胖子,“是啊,但没这个填法。”

    周天想了想,“那只能这么办了,那您上我家吃去。”

    胖子,“干吗还上家去?”

    周天,“家里得聊,清净啊,顺带脚您认认门儿,以后还走能动呢。”

    胖子,“行。”

    周天,“有这么句话嘛。”

    胖子,“怎么说的?”

    周天,“要饱家常饭,要暖粗布衣,咱就粗布衣了!”

    胖子,“哎,不,这粗布衣我嚼的动吗?”

    周天,“咱就来点别的。”

    胖子,“家常饭就行。”

    周天,“那就家常饭啦!”

    胖子,“都有啥家常菜啊?

    周天想了一下,“我给你数数。”

    胖子,“数数。”

    “满汉全席。”

    “家常菜里面有满汉全席?”胖子呵呵一笑,“你别逗我了,就你口袋里装的三块两毛钱,请我吃满汉全席?”

    周天,“这不家里吃吗?省钱。”

    “钱不是这个省法。”胖子道:“你的那些钱,连材料都买不起。”

    “怎么买不起。”周天道:“菜名我都想好了,有这个蒸羊羔”

    “三块钱的蒸羊羔,能吃吗?”胖子反问道。

    周天,“蒸熊掌。”

    胖子哦了一声。

    周天,“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炉猪、炉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儿、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

    胖子,“还有什么?”

    周天,“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腰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儿、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锅烧鲶鱼、清蒸周天鱼、抓炒鲤鱼、抓炒对虾、软炸里脊、软炸鸡、麻酥油卷儿、卤煮寒鸦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骨、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儿、烩白蘑、烩全饤儿、烩鸽子蛋、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开耳、炒田鸡、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炒飞禽、炸什件儿、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蟹、糟鱼、糟熘鱼片、熘蟹肉、炒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焖鸡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干晒炉肉、鸭羹、蟹肉羹、白丸子、熘丸子、炸丸子、南煎丸子、苜蓿丸子、三鲜丸子、四喜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汆丸子、一品肉、樱桃肉、马牙肉、红焖肉、黄焖肉、坛子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烤肉、大肉、白肉、酱豆腐肉、红肘子、白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酱豆腐肘子、扒肘子。”

    胖子,“你准备的还挺多,但我怎么觉得这些东西三块钱买不到?”

    “买的到,买到的,三块钱还有富余。”周天,“能买炖羊肉、烧羊肉、烤羊肉、煨羊肉、涮羊肉、五香羊肉、爆羊肉、汆三样儿、爆三样儿、烩银丝儿、烩散丹、熘白杂碎、三鲜鱼翅、栗子鸡、煎汆活鲤鱼、板鸭、筒子鸡、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连帖、烧肥肠儿、烧宝盖儿、烧心、烧肺、油炸肺、酱蘑饤、龙须菜、拌海蜇、玉兰片、糖熘饹着、糖腌饯莲子、拔丝山药、拔丝肉、鳎目鱼、八代鱼、黄花鱼、海鲫鱼、鲥鱼、鲑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鱼、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红肉锅子、白肉锅子、什锦锅子、一品锅子、菊花锅子、还有杂烩锅子。”

    胖子,“完了?”

    “完了。”周天道。

    “这些东西你花三块钱能买得到?”胖子不相信的说道。

    “看你这个样子,分明不相信。”周天用手指着胖子,说道。

    “满汉全席咱没吃过,但听过,就冲里面那些菜肴,就知道价值不菲。”胖子道:“这些价值不菲的东西,你花三块钱能买到?”

    “怎么买不到?”周天提高了嗓音,“还有富余。”

    “我不信。”胖子道:“你要是花三块钱买个满汉全席,钱还能有富余,我当众管你叫大爷。”

    舞台下的那些观众。

    起哄似的鼓起了掌。

    “这可是你说的,男人说话,一口唾沫一个钉。”

    “对,是我说的。”

    “你打开手机,点开流量,下载满汉全席的图片,撑死了三毛钱。”周天给出了答案。

    原来他这里的满汉全席指的是手机上面的图片。

    胖子无语了。

    舞台下的那些观众,随即起哄似的喊了起来,“叫大爷。”

    也不知道那位神人。

    忽的吼了一嗓子,“大爷。”

    胖子指着这位神人,“谢谢你帮我叫啊。”

    一句话。

    逗乐了不少人。

    结束了。

    周天和王乐的相声结束。

    其实也没有结束。

    之后他们没有下去,而是又站在舞台上,闲聊了一会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