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95章为了转移视线而作秀(二)
    ,精彩小说免费!

    在周天说出瞎猜,不是瞎蒙台词的时候,不管是现场的观众,还是电脑前的网友。

    全都笑了。

    你大爷的。

    瞎蒙跟瞎猜根本没什么区别,它们的字面含义一样。

    “合着瞎蒙跟瞎猜是两回事情?”胖子反问了一句,紧接着没等周天回答,他便又自顾自的说道:“对,瞎蒙跟瞎猜就是两个概念,最起码念法不一样。”

    周天道:“我小时侯啊。”

    他在说到啊字的时候,故意拉了一个大大的长音,以此来彰显自己的超长气量。

    胖子翻翻白眼,也啊了一声,随即道:“你干什么啊?知道的人,说你在想百家姓,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被踩到了尾巴那。”

    “你丫的才被踩到了尾巴那?”周天笑骂了一句,“我小时候学过百家姓。”

    胖子指着周天,一脸嫌弃的样子,“就你这个没文化的样子,还学习过百家姓?”

    “学过,只不过书到用时方恨少。”周天摆手,朝着舞台下的那些人道:“到用的时候,突然想不起来了。”

    胖子,“是吗?”

    周天,“是的。”

    “那你现在想起来没有?”胖子,“想起来,就说两句,怕什么?想起来,就说两句。”

    胖子现在说话的口气和样子,跟小品之王zhao本山《卖拐》当中的口气和神情是一模一样的。

    自然也逗乐了无数人。

    “这个张嘴就来啊。”周天扳着手指头说道:“你比如这个赵钱孙李。”

    胖子点了一下头,表示周天说对了。

    周天再次说道:“周吴郑王。”

    “管你蒙对了。”胖子用手指着周天,笑侃道。

    周天,“什么叫蒙对了,这都是我小时候学过的,后面有冯陈褚卫、蒋沈韩杨、朱秦尤许、何吕施张、孔曹严华、金魏陶姜、戚谢邹喻、柏水窦章、云苏潘葛、奚范彭郎、鲁韦昌马、苗凤花方、俞任袁柳、丰鲍史唐、费廉岑薛、雷贺倪汤、滕殷罗毕、郝邬安常、乐于时傅、皮卞齐康、伍余元卜、顾孟平黄。”

    说完后,周天大声的惊讶了一声。

    跟前的胖子,被吓了一跳,看着周天道:“怎么个意思?你到底怎么个意思?怎么这么一惊一乍的?”

    “我突然想起来了。”周天看了看胖子,将目光放到舞台下的那些人的身上,“伍余元卜,顾孟平黄啊。”

    “对,是顾孟平黄。”胖子。

    周天,“闹了半天,您就是顾孟平黄啊?”

    胖子歪了歪嘴,“听你这个意思,合着我一人四个姓啊?”

    “难道不是吗?”周天,“那您是?”

    胖子回答道:“顾孟平黄那顾!”

    周天恍然大悟般的哦了一声,“原来您姓顾啊。”

    胖子,“不是!”

    周天,“这不是你的说吗?顾孟平黄那顾”

    胖子,“顾孟平黄的黄!”

    周天,“我说你,说准了行不行?”

    胖子皱眉,“谁说不准哪?”

    周天,“你啊。”

    胖子,“顾孟平黄的黄。”

    周天,“顾孟平黄这四姓当中那个黄?”

    胖子,“对!”

    周天,“哦,这么说你就姓黄?”

    胖子,“就姓黄。”

    周天,“非姓黄?”

    胖子,非姓黄。

    周天,“准姓黄?”

    胖子,“准姓黄。”

    周天,“你要姓黄呢?”

    掌声。

    观众们的掌声响了起来。

    别看观众们人少,但掌声一点也不弱。

    其实舞台下的观众们,并不少,黑压压一片,估计能有数百人的样子,而且外面还有不少人在着急忙慌的赶着来。

    看样子。

    他们都被周天和王乐在这里演出的消息给吸引了过来。

    就现场这个态势来看。

    周天和王乐的第一步洗白计划无疑是很成功的。

    观众们的掌声当中。

    胖子不干了。

    被周天饶了圈子的胖子不干了,只见他瞅着周天,“成心绕我?你这是干吗?”

    周天用手一指胖子,“得得得,还急了,你别着急,别着急,您姓黄,您姓黄。”

    胖子,“本来就姓黄嘛!”

    “黄老师。”周天喊了一声。

    胖子呵呵一笑,“您老师。”

    周天换了称呼,“黄先生!”

    “您先生!”胖子谦虚道。

    周天,“黄先生贵姓?”

    胖子,“姓赵!嗨嗨!你可太不像话了!有这么问的吗?”

    周天,“这不问黄先生贵姓吗?”

    胖子,“黄先生,还贵姓呢!像话吗?”

    周天,“知道你姓黄。”

    胖子,“你知道我姓黄,还跟我这样啊?有你这样的嘛?合着就是拿人寻开心?”

    “认识我吗?”周天用手指了指自己,随即朝着胖子问道。

    胖子,“不认识啊!”

    “唉,对,你好好装不认识。”周天道。

    胖子,“唉,我怎么装不认识?”

    周天没有说答案,而是继续说道:“对了,就冲你这装不认识我,就拿你开心。”

    胖子提高了嗓音,“我招你惹你了?”

    周天,“你怎么能不认识我呢?咱俩住过街坊啊!当初小时侯,你家当初不在西北内个群英后街住吗?”

    胖子,“谁在群英后街住啊?”

    周天,“那你住什么地方?”

    胖子,“我住在教堂后。”

    周天,“对!教堂后,你住在教堂后面,我想起来了,你确实住在那个地方。”

    胖子啊了一声。

    周天,“我在那住过。”

    胖子,“你也在那住过?”

    周天做了一个和泥的手势,“日子不多,咱小时侯在一块儿玩,两个小男孩,一起和泥巴玩。”

    无数人笑了。

    无数看出周天这番动作含义的观众笑了。

    和泥巴。

    用尿和泥巴。

    不少孩子都玩过。

    胖子嗯嗯了两声。

    周天,“后来我们家搬走了。”

    胖子又哦哦了两声。

    反正。

    他就是不说话。

    周天拉家常道:“有些年咱俩没见面了,再一见面你这叫“乍穿新鞋高抬脚”,一步登天,不认识老乡亲,瞧不起人儿!”

    胖子,“这个帽子扣的有些大。”

    周天,“不对啊!这个。”

    胖子赶忙摆手,“不不不!没那意思,没那意思!您哪,多原谅。我这人哪记性不好,这年头又多,别往心里去。”

    周天,“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胖子,“没那意思!”

    周天,“这么说,我错怪你了?”

    胖子,“那可不!没那意思,没那意思。”

    周天,“那就完了,那就完了!说实在的啊,别看咱俩老不见面,但我对您这个印象还特别深!”

    胖子,“对我印象深?”

    周天一副很真诚的口气,“对。”

    胖子,“我怎么有些不信?”

    周天,“我总在背底里头听人说你哪。”

    “他们说我?”胖子。

    周天,“对对对,他们老是议论你。”

    胖子,“他……他们都说我,都议论我?”

    周天摆手,“净讲究你,我不愿意传这个啊!咱、咱不做这种传谣的人,真的,咱不是这种人啊,所以……”

    胖子大,“别别别,你还是传传吧,不然我能晕过去。”

    “咱说实在的啊。”周天。

    胖子,“不不不,他、他、他们都说我什么了?”

    周天,“我实事求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不编瞎话啊,人家怎么说的,我就怎么传。”

    胖子点头,“行!”

    “我听他们说,这个可不是我传的,是你非要我说的。”周天,“反正我听他们总这么说,也不知真假,说您这人哪,特别讲义气!对吗?”

    胖子,“对!!我这个人比较注重感情。”

    周天指着胖子,“交朋友,千万别错主意,一定交这样的。”

    胖子,“嗬!”

    周天,“您最大的特点,挥金如土,仗义疏财,您拿钱向来不当钱看。”

    胖子,“是呐!”

    周天,“您为朋友两肋插刀!”

    “应该的。”胖子。

    周天,“您要跟谁相好,能把心掏出来给他吃喽!”

    胖子,“那我愿意啊!”

    周天,“您要看谁不顺眼,当时就掉脸儿!”

    胖子,“我不理他了。”

    周天,“他对谁有意见,他敢当面就提啊!”

    胖子,“提!”

    周天,“提错了,一听,哦,错了,唉,他就改!”

    胖子,“听听!”

    周天,“心直口快,不记仇。”

    胖子,“是啊!”

    周天,“您是臭嘴不臭心!”

    胖子,“没错!”

    周天,“对,臭嘴不臭心!别看这嘴臭啊,其实是胃里头反出来的臭味儿,他胃口不好,知道吗?嘴其实也不太臭!嘴臭……”

    神一般的包袱。

    就这么给丢出来了。

    使得现场不少观众笑疯了。

    舞台上的胖子,脸色一变,朝着周天反驳道:“你才嘴臭呢!”

    周天,“这不好话吗?”

    胖子,“好话?你这臭嘴臭没完了,人家这不臭心可没记住,赶明儿拿人碗喝口水人家都不乐意了就!你别这么说话。”

    周天,“我的意思就是说您这人哪,快人快语!今儿个我呀专门找你来的。”

    胖子,“找我有事儿啊?”

    “也没什么事。”周天,“就是打算跟您叙叙旧。”

    胖子,“叙旧?”

    周天,“假如说,您想不起来我了,把我忘了,也可以说呢我今儿想高攀,交您这个朋友。”

    胖子,“您说过了!大家无非交个朋友而已。”

    周天啊了一声,道:“愿意交我这朋友?”

    胖子,“愿意!多个朋友多条路。”

    周天,“这么着,我请请你,我请请你!”

    “啊?你请我,你请我干什么?”胖子。

    周天大大方方的喊出吃饭两个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