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1章 报菜名
    张东来呆了。

    真的呆了。

    说实话。

    这样的结果他委实没有想到。

    在张东来的心中。

    这些选手肯定会跟着自己一起反对周天的。

    殊不知。

    人家非但没有反对周天,还站在了周天的一头,攻击起了自己。晋级下一轮的竞演选手攻击自己,张东来表示理解,毕竟他们还要继续自己的选秀之旅,是不能得罪组办方的。

    可那些被淘汰了的竞演选手,攻击自己,便使得张东来有些茫然了

    他茫然的同时。

    周天和王乐两个人亦也在茫然着。

    当然。

    周天和王乐茫然,是跟张东来不一样的。

    他们是在为次日晚上进行的《喜剧人》而茫然,为自己要在《喜剧人》舞台上表演的节目而茫然着。

    “周天,明天晚上《喜剧人》的舞台上,我们要不继续表演小品吧?”胖子想了想,给了周天一个答案,“我们上一期的小品就不错,很多看了的人,都在说好。”

    周天没有说话,而是在听了胖子的话之后,伸手拎起放在桌面上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大口。

    “现在网络上很多网友,都在发帖,说我们会表演小品。”胖子也如周天那样,喝了一口水,继续说道。

    “胖子,现在的关键,是我们应该怎么才能出奇制胜?”周天看了胖子一眼,问道:“就说小品,我们目前连最基本的剧本都没有,万一,我说万一,万一我们编出来的小品观众们不接受,该怎么办?万一我们表演了小品,但却没有获得好的名次,该怎么样?”

    胖子陷入了沉思。

    周天说的对。

    现在的他们,因为名气等乱七八糟的缘故,成了输不起的存在,最明显的就是他们的钱途。

    如果连续可以取得好的成绩,他们的钱途便会越发的广阔,反之则越发的狭窄。

    今天上节目之前。

    周天和王乐接到了他们经纪人的电话。

    经纪人在电话里赤---裸----裸的告诉了他们一件事情,如果能够在相声大赛淘汰赛阶段和《喜剧人》舞台上面获得好的成绩,那么便可以接下一份很有分量的代言合同。

    具体怎么个有分量法。

    经纪人说了。

    最少也是千万级别的。

    就按最低的一千万算起,周天和王乐也会每个人分到五百万。

    五百万。

    虽然在圈内某些人的眼中,并不是很多,但在平常人眼中,根本就是一个天文数字。

    有多少人。

    一辈子可以挣到五百万?

    有多少人,一辈子就为了一套房子在拼命的奔波着?

    所以为了他们自己的钱途,不管是相声大赛,还是《喜剧人》节目,都得谨慎对待。

    万万不可马虎大意。

    毕竟事关自身利益。

    是马虎不得的。

    鉴于这些。

    周天和王乐才感到烦恼。

    他们不想放弃眼看就要到手的千万代言合同。

    恍然间。

    胖子骂了一句,“艹,这个疯狗,逮着谁,咬谁。”

    “怎么了?”周天抬起头,看了一眼胖子。

    “你看看。”胖子将他的手机丢给周天。

    周天接过。

    瞅了一眼。

    当即歪了歪嘴。

    张东来。

    这个老家伙如疯狗一样,逮着谁咬谁。

    周天笑笑,“这尼玛什么人啊?说观众不懂相声,说我们的相声就是垃圾,什么玩意啊?”

    胖子道:“可不,自从咱们两个爆红后,这个家伙就好像跟咱们哥俩有仇似的,只要我们爆点好消息,他一准跳出来。”

    周天调侃了一句,“估计上辈子欠他的。”

    “甭理他,咱们好好说咱们的!”胖子道:“说说明天《喜剧人》的舞台上面,到底该表演什么样子的节目。”

    周天笑了一声,“不知道啊,这不为这个烦恼着吗?”

    “周天,我突然有个想法,你要不听听?”胖子好像想到了什么,猛地眼睛一亮,随即朝着周天提了一嘴。

    周天愣了一下。

    我艹。

    什么意思?

    向来反应迟钝的胖子,怎么忽的有思路了?

    难得。

    太难得了。

    当即急切道:“什么想法,快说来听听。”

    其实这个想法,还是胖子看了那些质疑他们不会说相声的帖子。

    也就是骂声。

    脑子里顿时闪过了一部灵光,一下子就有了决定。

    当然。

    他还的跟周天商量商量。

    “周天,你听过报菜名这个相声没有?”胖子并没有说出他的想法,而是朝着周天问了一个问题。

    报菜名又名菜单子。

    它是非常有名的一个相声贯口。

    贯口是评书、相声的说功,所以又称为趟子。它是将一段篇幅较长的说词节奏明快地一气道出,似一串珠玉一贯到底,演员事先把词背得熟练拱口,以起到渲染抒情、展示技巧乃至产生笑料的作用。

    对此。

    相声界有着口快如刀的要求。

    好的演员能做到嗓音亮,吐字清,字正腔圆,气口精当,一展“嘴皮子利索”之功力。

    贯口分大贯口、小贯口两种。

    小贯口一般十几句,大贯口可长达一百多句,甚至两百多句。

    “听过。”周天老实道。

    身为一个相声演员。

    报菜名是必须经历的课程。

    他还真的听过。

    很快。

    在周天回答了听过两个字之后,便紧跟着又问了一句,“胖子,你丫的不会要在《喜剧人》的舞台上表演相声《报菜名》吧?”

    胖子点了点头,“他们不是说我们不会说相声吗?那就让他们瞧瞧,瞧瞧我们到底会不会说相声?”

    周天慌了。

    报菜名这个相声跟别的相声不一样,它需要很利索的嘴皮子,而且台词还的经过千百遍的熟记,不然体现不出报菜名这个相声的好。

    要知道。

    自打他们两个说相声开始,就从来没有专门练习过嘴皮子,再加上时间有些来不及,所以周天打了退堂鼓。

    “胖子,你不开玩笑?”

    “不开玩笑。”胖子用一种极其认真的态度和口吻回答道。

    “胖子,你别闹,报菜名跟别的不一样,它光那个嘴皮子的利索程度,就把我们给弄懵了,我建议换个。”周天打着退堂鼓道。

    “临阵磨枪三分光,不试试?怎么知道自己不行?”胖子说完自己的理由之后,照着手机上面搜索出来的报菜名的台词,念了起来,“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卤猪、卤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儿、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件儿、卤子鹅、山鸡、兔脯、菜蟒、银鱼、清蒸哈什蚂、烩鸭丝、烩鸭腰、烩鸭条、清拌鸭丝、黄心管儿、焖白鳝、焖黄鳝、豆豉鲇鱼、锅烧鲤鱼、烀烂甲鱼、抓炒鲤鱼。”

    周天在胖子念出蒸羊羔三个字的时候,便计算起了时间,在胖子念完抓炒鲤鱼这个名字后,道:“159个字,你念了二分钟,这样的速度怎么获得好名次?”

    “抓炒对儿虾、软炸里脊、软炸鸡、什锦套肠儿、卤煮寒鸦儿、麻酥油卷儿、熘鲜蘑、熘鱼脯、熘鱼肚、熘鱼片儿、醋熘肉片儿、烩三鲜、烩白蘑、烩鸽子蛋、炒银丝、烩鳗鱼、炒白虾、炝青蛤、炒面鱼、炒竹笋、芙蓉燕菜、炒虾仁儿、烩虾仁儿、烩腰花儿、烩海参、炒蹄筋儿、锅烧海参、锅烧白菜、炸木耳、炒肝尖儿、桂花翅子、清蒸翅子、炸飞禽。炸汁儿、炸排骨、清蒸江瑶柱、糖熘芡仁米、拌鸡丝、拌肚丝、什锦豆腐、什锦丁儿、糟鸭、糟熘鱼片儿、熘蟹肉、炒蟹肉、烩蟹肉、清拌蟹肉、蒸南瓜、酿倭瓜、炒丝瓜、酿冬瓜。”胖子不死心的又来了一段报菜名的梗。

    别说。

    随着他练习次数的不断增加,所用时间相对的减少起来,这段236个字的报菜名,胖子用时一分七十六秒。

    “可以呀胖子。”周天夸赞了一句。

    但紧接着他就被胖子的举动给弄懵逼了。

    只见胖子一把将他手里的手机丢在了周天的手里。

    “干嘛?”

    “该你了,你念,我计算时间。”胖子道。

    周天活动了一下自己的嘴皮子,又用手揉了揉脸部,照着胖子手机上面的台词念了起来,“烟鸭掌儿、焖鸭掌儿、焖笋、炝茭白、茄子晒炉肉、鸭羹、蟹肉羹、鸡血汤、三鲜木樨汤、红丸子、白丸子、南煎丸子、四喜丸子、三鲜丸子、氽丸子、鲜虾丸子、鱼脯丸子、饹炸丸子、豆腐丸子、樱桃肉、马牙肉、米粉肉、一品肉、栗子肉、坛子肉、红焖肉、黄焖肉、酱豆腐肉、晒炉肉、炖肉、黏糊肉、烀肉、扣肉、松肉、罐儿肉、烧肉、大肉、烤肉、白肉、红肘子、白肘子、熏肘子、水晶肘子、蜜蜡肘子、锅烧肘子、扒肘条、炖羊肉、酱羊肉、烧羊肉、烤羊肉、清羔羊肉、五香羊肉、氽三样儿、爆三样儿、炸卷果儿、烩散丹、烩酸燕儿、烩银丝、烩白杂碎、氽节子、烩节子、炸绣球、三鲜鱼翅、栗子鸡、氽鲤鱼、酱汁鲫鱼、活钻鲤鱼、板鸭、筒子鸡、烩脐肚、烩南荠、爆肚仁儿、盐水肘花儿、锅烧猪蹄儿、拌稂子、炖吊子、烧肝尖儿、烧肥肠儿、烧心、烧肺、烧紫盖儿、烧连帖、烧宝盖儿、油炸肺、酱瓜丝儿、山鸡丁儿、拌海蜇、龙须菜、炝冬笋、玉兰片、烧鸳鸯、烧鱼头、烧槟子、烧百合、炸豆腐、炸面筋。”

    “四百个字,你念了六分钟的时间,周天,你第一次被我给比了下去。”胖子道。

    周天,“……。”

    “别废话,再来。”

    “炸软巾、糖熘饹儿、拔丝山药、糖焖莲子、酿山药、杏仁儿酪、小炒螃蟹、氽大甲、炒荤素儿、什锦葛仙米、鳎目鱼、八代鱼、海鲫鱼、黄花鱼、鲥鱼、带鱼、扒海参、扒燕窝、扒鸡腿儿、扒鸡块儿、扒肉、扒面筋、扒三样儿、油泼肉、酱泼肉、炒虾黄、熘蟹黄、炒子蟹、炸子蟹、佛手海参、炸烹儿、炒芡子米、奶汤、翅子汤、三丝汤、熏斑鸠、卤斑鸠、海白米、烩腰丁儿、火烧茨菰、炸鹿尾儿、焖鱼头、拌皮渣儿、氽肥肠儿、炸紫盖儿、鸡丝豆苗、十二台菜、汤羊、鹿肉、驼峰、鹿大哈、插根儿、炸花件儿,清拌粉皮儿、炝莴笋、烹芽韭、木樨菜、烹丁香、烹大肉、烹白肉、麻辣野鸡、烩酸蕾、熘脊髓、咸肉丝儿、白肉丝儿、荸荠一品锅、素炝春不老、清焖莲子、酸黄菜、烧萝卜、脂油雪花儿菜、烩银耳、炒银枝儿、八宝榛子酱、黄鱼锅子、白菜锅子、什锦锅子、汤圆锅子、菊花锅子、杂烩锅子、煮饽饽锅子、肉丁辣酱、炒肉丝、炒肉片儿、烩酸菜、烩白菜、烩豌豆、焖扁豆、氽毛豆、炒豇豆,外加腌苤蓝丝儿。”周天又来了一段报菜名的贯口。

    别说。

    这段贯口还真让周天有了痛的体验。

    他在练习报菜名的时候,不小心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万幸。

    没有咬破。

    不然就不是痛的体验了。

    而是血的体验了。

    都说熟能生巧。

    这个成语是没有一点错误的。

    在练习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周天和王乐报菜名的时间越来越少,质量却愈来愈高。

    可就是这样。

    胖子还是有些不满意。

    在胖子心中,这段一千字的大贯口,是要在三分钟之内说完的。

    当然。

    这主要是胖子心里憋着一口气。

    你丫的不是说我们不会说相声吗?

    那好。

    我们就用这一千字的大贯口,让你丫的给我闭嘴。

    正是鉴于这种较劲的心态,才使得胖子不管不顾的非要在《喜剧人》的舞台上表演传统相声《报菜名》。

    次日。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周天和王乐两个人拖着疲倦的身体赶到了京城电视台。

    他们两个一晚上没睡。

    一晚上没睡的练习贯口。

    如此也使得他们全都出现了黑眼圈。

    趁着化妆师给他们两个化妆的工夫,周天和王乐忙里偷闲的打了一个盹,虽说时间有些短,但也勉强骗过了伟大的睡神,使得自己不在那么无精打采了。万能电脑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