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0章被黄小兰老妈堵门了
    ,精彩小说免费!

    一路无话。

    等到了黄小兰家门口的时候,黄小兰的脚还是不能走路,非但不能走路,相反还肿的更加厉害了。

    因此周天只得继续硬着头皮,将黄小兰给搀扶到了黄小兰的家里,且送到沙发上,接着与黄小兰道了一声别。

    之后准备离开。

    岂料。

    就在周天正要离开的时候,便看到房间门忽的开了,紧接着一个相貌跟黄小兰差不多,但年纪却比黄小兰大了二十多岁的老年妇人推门走了进来。

    面对面。

    眼瞪眼。

    双方就那么站在了原地。

    周天不是笨人。

    在看到这个相貌与黄小兰极其相似,但年纪却比黄小兰大了许多的老年妇人的时候,心里顿时猜到了这个老年妇人的身份。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这位推门进来的老年妇人肯定是黄小兰的母亲。

    于是。

    他下意识的张口喊了一句,“您是阿姨吧?”

    本来周天是出于礼貌。

    结果被黄小兰的母亲给误会了。

    对。

    如许多都市爱情电视剧当中,恨不得女儿立即嫁人的母亲一样,误会了周天。

    以为周天是黄小兰的男朋友,这次送黄小兰回来,但却因为看到了自己,故而想要急着离开。

    鉴于这种误会。

    周天悲剧了。

    只见那位相貌与黄小兰极其相似,但年纪却比黄小兰大了许多的老年妇人。

    也就是黄小兰的母亲。

    抬眼打量了一番周天。

    这番打量的动作和眼神,全都如在看女婿似的,而且她眼神当中的那种满意的味道越来越浓。

    这也应了那句俗语。

    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

    这种眼神。

    看的周天一阵毛骨悚然。

    我去。

    怎么回事?

    干嘛这种眼神看着自己?

    心里想不明白的周天,就感到自己的头一下子大了。

    他头大了。

    站在他身后的黄小兰,感觉也不怎么好受。

    老话说的好,知子莫若母。

    但反过来也可以这么说,知母非己女。

    黄小兰身为女儿,一直被自己的老妈催婚,自然知道自己的母亲在看到家里忽的多了一个男孩子的时候,心里会怎么想,故而非常不好意思的喊了一句,“妈,你怎么这样?”

    被她这一声叫唤,才唤过神来的黄小兰母亲,笑了一下,朝着周天发问道:“哎,小伙子,你这是干嘛去啊?”

    “阿姨,我回家。”周天不好意思的用手挠了挠自己的头发,回答道。

    他回答的同时,心里亦在一个劲的埋怨着自己。

    周天,你这是在干嘛?

    周天,你这是到底在干嘛?

    瞧瞧。

    出事了吧?

    被人家老娘给堵门了吧?

    恍然间。

    周天又突然变得理直气壮起来。

    心道:堵门就堵门吧,又不是自己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自己是碰到黄小兰脚崴了,不能走路,所以才开车将黄小兰给送了回来。

    换言之。

    自己乃是做了好事的好人。

    不是坏蛋。

    既然不是坏蛋,是好人,为什么会害怕?

    如此阿q想法的周天,一下子镇定了许多。

    他镇定了。

    站在他对面的黄小兰的母亲,在打量了一番周天和黄小兰的状况后,更加的镇定了。

    自己姑娘身上套着的t恤衫,明显不是她自己的,而且看样式和尺寸,应该是男人的t恤衫。

    什么人会将自己的t恤衫让给女孩子穿那?

    什么情况下,女孩子会穿男孩子的t恤衫?

    很明显。

    只有在对方是男女朋友的情况下,才能做得到。

    再加上周天光着膀子将黄小兰送回来,到现在都还没有穿上衣服,因此使得黄小兰的母亲更加的确信,周天就是黄小兰的男朋友,而且说不定两人正在家里亲热,但却被自己给搅局了。

    下意识的。

    黄小兰的母亲下意识的想歪了。

    也想错了。

    甚至开始有些自责自己。

    只不过短暂的自责之后,黄小兰的母亲又泛起了一丝丝庆幸,庆幸自己突然回到了家里,撞破了他们的好事,不然到现在,自己还被死丫头蒙在鼓里。

    “嗯。”借着清嗓子的空挡,稍微缓解了一下现场尴尬气氛得黄小兰母亲,朝着周天说了一句,“怎么我刚回来,你就走啊?”

    一句话。

    弄得周天懵逼茫然了。

    弄得黄小兰目瞪口呆了。

    “不是阿姨,我没打算走。”呆头呆脑的周天,什么时候遇到过这样的狗血事情?再加上大脑有些空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故而才会这样笨嘴笨舌的回答道。

    听闻了周天的答案,黄小兰的母亲一下子变得高兴了起来,也没管周天光着的上身,径直指着一旁的沙发道:“小伙子,你坐下,阿姨给你杀个西瓜。”

    “杀西瓜?”心里茫然的周天,下意识的喃喃了一句。

    “小伙子,你不喜欢吃西瓜?”黄小兰的母亲会意错了,以为周天不喜欢吃西瓜,想了想,朝着周天道:“你先坐,我去给你拿点饮料。”

    趁着自己母亲拿饮料的工夫,黄小兰赶忙白了周天一眼。

    被她莫名其妙白了一眼的周天,有些不明白的问道:“黄小姐,我怎么了?”

    心里头一百二十只草泥马飞过的黄小兰。

    喃喃了一句。

    我艹。

    天下怎么会有这么笨蛋的男人?

    现在这种情况,你不知道为什么吗?

    你难道没有看到我母亲眼神当中的那种惊喜?

    你是真笨?

    还是假笨?

    其实周天是真笨。

    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周天这种情商几乎为零的人。

    不由得。

    黄小兰不由得低吼了一句,“我说你不赶紧走,坐在这里等毛啊?”

    周天看了看黄小兰,疑惑道:“我这样走,合适嘛?”

    “有什么不合适的,现在走正好,我送你。”顾不得许多的黄小兰,惦着一只拐脚,推着周天朝着门口走去。

    就在她推周天的时候。

    黄小兰的母亲从旁边的屋子走了出来,看到黄小兰推着周天要让人家离开,不由得高声喊叫了一句,“小兰,你干什么?小伙子,你别该管她,坐下,我跟你聊聊。”

    做坏事未遂的黄小兰。

    这时候,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因此下意识的伸出手指头,掐了周天一下。

    这一次。

    周天可没有喊出声来。

    恐怕黄小兰没有想到,她掐周天的这个动作,被自己的母亲一点不拉的看在了眼里。

    刚才在寻找饮料得时间里,黄小兰的母亲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虑,发现自己有可能唐突了。

    也就是说。

    她猜测周天有可能不是黄小兰的男朋友。

    但现在看来。

    周天铁定是自己女儿的男朋友。

    因为女儿欺负周天,及周天挨欺负却没有叫喊的举止动作,都跟电视剧里面所演绎的那些男女朋友一样。

    要是黄小兰知道她母亲这么想,真的欲哭无泪了。

    “小伙子,阿姨给你做主。”黄小兰的母亲,见周天在听了自己要他做到沙发上面与自己聊天的要求后,低头看黄小兰,便更加的确信,周天和黄小兰是男女朋友的关系,而且日常生活中,也是以自己姑娘为主的。

    想到这里的黄小兰母亲,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认为周天如此听黄小兰的话,两人将来结婚后,黄小兰也不会吃亏。

    万般无奈之下。

    周天只得坐到了沙发上,然后接受了一大堆的黄小兰母亲的提问。

    什么你叫什么名字啦?

    什么你今年多大了?

    什么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什么你跟黄小兰处了多少时间,准备什么时候结婚等等诸如此类的狗血问题。

    周天恐怕不知道。

    他在这里接受黄小兰母亲各种问题轰炸的时候,黄小兰所住的高档小区外面。

    忽的多了几个人。

    几个挂着相机的人。

    这些人是娱记。

    也有人管他们叫做狗仔。

    “你们什么人?”小区的保安见这些人鬼鬼祟祟的,不像什么好人,当即拦住他们的车辆,询问道:“干嘛鬼鬼祟祟的?赶紧离开,不然我们报警了。”

    “我们是记者,是来采访黄小兰女士的,请问黄小兰女士她现在在家吗?我们约好了时间。”记者为了混进小区,随口编着瞎话。

    他编瞎话。

    小区保安也不白给啊,装糊涂道:“啊?哪个黄小兰?说相声的那个黄小兰?”

    “对对对,就是她,我们报社跟她约好了,说在这个时间段采访她的,您是不是放我们进去?”记者继续编着瞎话。

    “不好意思,没有业主的许可,我们是不能放你们进去的。”小区保安摇头道。

    “大哥,你看这个时间都要来不及了,你就放我们进去吧。”狗仔使出了贿赂办法。

    狗仔在跟保安墨迹的时候,周天终于接受完了黄小兰母亲的问题轰炸。

    只不过貌似效果不太好。

    周天是实话实说,有什么说什么,没有一点隐瞒,但偏偏黄小兰的母亲不这么认为。

    黄小兰的母亲认为周天说了一部分实话,说了一部分假话,如他什么时候跟黄小兰在一起的,就说了假话。

    至于为什么说假话。

    黄小兰的母亲,武断的认为,是黄小兰在一旁给周天施压的结果,毕竟在周天回答自己问题的时候,黄小兰是那么的坐立不安,期间还用手掐了周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