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愈加经典的《加州旅店》
    长出了一口气的丁力。

    在主持人欢迎六号竟演选手话音落地后,当即迈着坚定的步伐,出现在了舞台上。

    掌声。

    观众们下意识的报以了热烈的掌声。

    只不过这些掌声跟刚才张秋叶登台时的掌声形成了截然相反的一幕。

    大而不响。

    激而不烈。

    其实从观众们的掌声,就可以看出丁力与张秋叶在观众们心里的受欢迎程度。

    明显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天上的自然是曝光了真实身份的张秋叶,地下的自然是还戴着面具没有曝光自己身份的丁力。

    见此一幕。

    嘉宾席上面的数个嘉宾,全都下意识的对视了一眼。

    他们不是笨人。

    肯定从这里看出了一丝丝猫腻。

    再然后这些人的脸上,便浮现起了一丝丝难看的苦笑。

    一位上了年岁的评委,趁着直播中间插播广告的工夫,叹气道:“事情有些不妙,黄伯的处境很危险,闹不好会被张秋叶给淘汰,真要是那样,就太可惜了。”

    因为这时候是中间播放广告的时段,所以他们说的这些话,谈论的这些内容是不会出现在转播镜头里面的,故而大家没什么顾忌,基本上是有一说一,有二说二。

    坐在这位上了年岁老歌手旁边的,是个四十出头的男子,光头满脸胡子,典型的摇滚歌手打扮。

    人如其样。

    这位大光头还真是玩摇滚的,因此对于演唱了两首摇滚歌曲的黄伯,泛起了共鸣。

    由于这种同为摇滚歌手的共鸣,故而让他为丁力的处境担心了起来。

    他害怕丁力会被淘汰。

    害怕自己在《假面歌者》的舞台上再也欣赏不到丁力那经典的令人为之震惊的原创摇滚。

    鉴于这种担心。

    他才对于张秋叶那般做法异常不满。

    搞摇滚的。

    都是直肠子。

    因此当网络上爆出张秋叶曝光自己真实身份的时候,这个光头摇滚歌星是反应最为强烈的一个,不但大肆的攻击张秋叶,直言他输不起,同时还力挺丁力,希望丁力可以继续自己的竞技之旅。

    开始之前。

    他对丁力是抱有一丝期望的。

    可是现在。

    他的这丝期望没了,甚至还希望丁力不要输的太难看,毕竟现场观众大都倒向了张秋叶。

    面对这种情况,光头歌星叹气道:“自打张秋叶曝光自己身份后,就已经不是不看脸面,光听声音的比赛了,被张秋叶这么一弄,好好的一档节目,愣是成了人气比拼了。黄伯压力够大的,真不知道他会怎么接招,要是延续之前的奇迹,没准有可能会赢。”

    光头男旁边的一个嘉宾忽的插嘴说道:“也不尽然,黄伯有赢下比赛的希望,就是不知道他会不会那么做。”

    光头男闻言,当即急切道:“等等,你说黄伯会赢,怎么赢?”

    “很简单,就是黄伯这时候也将自己的面具揭开,曝光自己的真实身份,用他的人气来对比张秋叶的人气。”

    “哈哈哈……哈哈哈……。”光头男低低笑了一声。

    那位说让丁力也曝光自己身份的嘉宾,忽的用力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道:“忘记了,忘记了,忘记黄伯跟你一样,也是摇滚歌手了,他是做不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光头男摊手,用带着一丝失望的语气说道:“所以,他赢不了的,赢不了这场比赛的。”

    “说的是啊,在张秋叶已经曝光了自己真实身份的前提下,在现场这种激烈的气氛下,和张秋叶比拼,等于就是在用鸡蛋跟石头打。”最先开口的老年嘉宾,又将话题扯到了节目上面,“这场比赛完结后,就看节目组会怎么收场吧?要是放任不管,我估计之后的那些选手,也会如张秋叶一样,搞幺蛾子了。”

    他们议论的时间,大概一分多钟,这刚好是节目广告插播的时段,当广告完结瞬间,镜头给到他们脸上的时候,他们已经如刚才那样一本正经了。

    时间掐的刚刚好。

    一分一秒都不差。

    ……

    舞台上的丁力。

    随手将话筒按到了自己面前的话筒架子上,然后从后面伴奏乐队乐手的手里,接过了一把电吉他。

    见此一幕。

    现场很多人都愣了一下。

    因为自打《假面歌者》节目开播以来,还没有参赛选手当众自弹自唱的。

    换言之。

    丁力是《假面歌者》舞台上第一个弹自唱的选手。

    心里默默的为自己加油呐喊了一句的丁力,朝着后面伴奏乐队的老师们点了点头。

    示意自己准备好了。

    灯光暗下来。

    使得整个舞台顿时陷入了一片寂寞的黑暗当中。

    这片黑暗持续的时间很短。

    只有十多秒针的时间。

    紧接着一道亮光出现在了丁力周围。

    霎那间,全场众人的目光便一下子集中到了挎着吉他,准备弹奏的丁力的身上。

    一秒钟。

    两秒钟。

    十多秒钟后。

    丁力轻轻的拨动了吉他琴弦。

    音乐响了。

    很重的吉他声。

    重金属?

    不少人在听到很重吉他声的时候,心里泛起了这样的想法。

    在他们疑惑的时候。

    舞台上戴着面具的丁力,开腔了。

    “onadarkdeserthighay

    coolindinmyhair

    armsmellofcolitis

    risingupthroughtheair

    upaheadinthedistance

    isaashimmeringlight

    myheadgreheavymysightgredim

    iforthenight

    thereshestoodinthedooray

    iheardthemissionbell

    andiasthinkingtomyself

    thiscouldbheavenorthiscouldbhell

    thenshelitupacandle

    andsheshoedmetheay

    thereerevoicesdonthecorridor

    ithoughtiheardtheetothehotelcalifornia!

    suchalovelyplace!

    suchalovelyface!

    plentyofroomatthehotelcalifornia!

    anytifindithere!

    hermindistiffany-tisted

    shegotthemercedesbends

    shegotalotoftyboys.

    thatshecallsfriends

    hotheydanceinthecourtyard

    seetsummerseat

    sooremember!

    sooet!

    soicalledupthecaptain

    “pleasebringmemyine.“

    hesaid“ehaventirithere

    sinceneensixtynine.“

    andstillthosevoicesarecallingfromfaraay

    akeuupinthemiddleofthenight

    justtoheartheetothehotelcalifornia!

    suchalovelyplace!

    suchalovelyface!

    theylivinitupatthehotelcalifornia

    hatanicesurprise

    bringyouralis

    g

    thepinkchampagneonice

    andshesaid“earealljustprisonershere

    -ofourondevice“

    andinthemasterschambers.

    theygatheredforthefeast.

    theystabbeditiththeirsteelyknives

    buttheyjustcantkillthebeast.

    lastthingiremember

    iasrunningforthedoor

    ihadtofindthepassaback

    totheplaceiasbefore

    “thenightman

    “eareprogrammedtoreceive

    youcancheckoutanytimeyoulike

    butyoucanneverleave!”

    其实刚才丁力刚刚开腔吐出第一个字母的时候,现场的那些人便疯了,这些人里面,包括现场的观众后后台的选手及坐在舞台旁边,等着丁力演唱比完,然后谁输谁走的张秋叶。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