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0章 慰问演出
    “大家好,我是丁力。”丁力笑眯眯的开始第二次介绍自己,随即指了指他旁边的刘翔,“这位是我多年的搭档兼好友,他的名字叫。”

    讲到这里的时候,丁力忽的扭头看着刘翔,问了一个让全场众人都忍俊不禁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舞台下的那些观众,顿时笑了。

    好家伙,多年搭档兼好友,你会不知道他的名字!

    见过不知道名字的好友吗?

    刘翔耷拉着脸,用手指着自己,夸张道:“合着你连我名字都不知道,就着还多年的搭档兼好友?观众朋友们,你们见过这种好友吗?反正我是头一次。”

    “哈哈哈……。”观众爆笑的同时,还报以最为热烈的掌声。

    “我叫刘翔。”

    “昂。”丁力昂了一声,“原来你叫流氓,我流氓老师。”

    他话还没有完,就被一旁的刘翔给打断了,刘翔赶忙纠正道:“什么流氓?我叫刘翔,不是流氓。”

    “闹了半天,还不是流氓吗?我流氓老师,你这名字也够奇特的。”

    “刘翔,不是流氓,翔,刘翔。”刘翔用手比划了半天。

    “翔。”丁力念道:“我刘向老师。”

    “丁老师,丢人了,丢人了。”刘翔摆手道。

    “谁丢人了?”丁力蹬着迷茫的眼睛,环视了一圈众人,最后将目光放到刘翔的身上,不确定的道:“刘向老师,你丢人了?”

    “咱两谁丢人了?”刘翔猛地提高了声音,反驳了一句,“是你丢人了。”

    丁力一个劲的摇着头,“我怎么可能丢人,我好歹也是那个交大的学生。”

    刘翔笑了,眯缝着眼睛,瞅着丁力,问道:“你交大的?”

    “昂。”

    昂字的语调,在配上丁力迷迷瞪瞪的表情,瞬间又让舞台下的那些观众给笑懵了。

    “你真是交大的?”刘翔继续道。

    “嗯。”丁力嗯了一声。

    刘翔不解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成了交大的学生了?”

    “就那年。”

    “那年?”

    “你不知道的那年。”

    全场众人再次爆笑。

    好家伙,真是神一般的回答啊。

    没毛病。

    回答的没有毛病。

    “你们信吗?”刘翔指着丁力,朝着舞台下的那些观众问道。

    观众们起哄似的喊道:“不信。”

    “瞧瞧,没一个信的。”刘翔打趣着丁力。

    “行啦。”丁力大吼了一句,蹬着所有人道:“你们干什么?干什么啊?人家个慌容易吗?你们不就是想知道我是那个交大的学生吗?我告诉你们,我是外婆教大的。”

    到外婆教大的时候,丁力不好意思的捂着自己的脸笑了,就连他的声音也低了许多。

    交大!

    教大!

    闹了半天,合着这么一个教大!

    观众们又笑了。

    刘翔补刀似的道:“原来你是外婆教大的,怪不得我们会成为朋友。”

    “你也是外婆教大的?”

    “不是。”刘翔回了一句,随即口风一转,“我是姥爷教大的。”

    “啪啪啪啪……”观众们的掌声响了起来。

    “我虽然是外婆教大的,但理想极大。”丁力道:“我的理想别人都比不了。”

    “,你都有些什么理想?”

    “我的理想跟别人不一样。”丁力扳着自己的手指头道:“别的朋友,人家的理想不是当个科学家,就是当个运动员,要不就是当个园丁。”

    “科学家为国做贡献,好。运动员为国争光,妙。园丁绿化世界,也不错。”刘翔接口道:“你的理想是什么?”

    “我的理想是活着。”丁力在到活着两字的时候,特意加重了语气。

    “活着?”刘翔面带疑惑的重复道:“一个屁孩,理想是活着?你这也太……。”

    “就连我们老师,也老拿这个话题挤兑我。”丁力撇了撇嘴。

    “等会,等会。”刘翔,“那不叫挤兑,那叫教育。”

    “对对对,老师也用这个话题来教育我。”丁力晃动着手掌,“他挥舞这手掌。”

    他刚刚完,刘翔就急了,只见刘翔扯着丁力的袖子道:“丁老师,怎么还挥舞着手掌?”

    “做比喻吗?”丁力挥舞着自己的手掌,做跳舞状态,“比喻,你得知道?”

    “原来是这么一个挥舞着手掌。”刘翔用手摸了一把头上的汗水,“吓死我了,还以为你怎么了。”

    “刘老师,你的心理素质也太差了哇。”丁力嘴里不住气的发出轻视的声音,“这点动作就把你给吓着了。”

    观众大笑连连。

    “老师挥舞着手掌。”丁力刚半句话,就让刘翔给打断了,刘翔看着丁力,“等会,你刚才不是自己是外婆教大的吗?什么时候又跑出个老师来?”

    “我什么时候自己是外婆教大的?”丁力再次泛着迷茫的眼神,望着刘翔道:“我过吗?”

    “所有人都听到了。”刘翔指着舞台下的观众,道。

    “我不信。”

    “不信可以问啊。”

    “那我问了。”丁力了一句,慢腾腾的挪了数步,朝着舞台下的观众扯着嗓子问道:“亲爱的诸位,我了吗?”

    舞台下的观众,异口同声的回道:“没有。”

    丁力得意的回过头,看着舞台上的刘翔,“刘老师,你长大了,居然学会骗人了。”

    “哈哈哈……。”现场的那些观众,立马哄笑起来。

    无语的刘翔,晃了晃自己的手指,“我算记住你们了,等着,总有你们向我求证的一天。”

    丁力立马神补刀的道:“哎呀,这么一会儿的时间,又学会了威胁,刘老师,是不是等相声完的时候,你直接变成犯罪分子了?”

    观众当即热情的鼓起掌来。

    “你丫的才变犯罪分子了那。”刘翔瞅了一眼丁力,指着舞台下的那些观众,“我脑子有毛病,当着数千官兵的面变犯罪分子,这不是寿星公上吊,找死吗?”

    完,他猛地提高了声音,“丁老师,我们是不是跑题了?”

    “什么跑题?”

    “从理想直接蹦到了犯罪分子上面,还不是跑题了?”刘翔提醒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