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7章 发怒(一)
    丁力盯着监视器回看的时候。

    李秀兰也没有去休息,而是凑了过来,把脑袋靠在丁力的肩膀上,盯着监视器看了一会儿后,泛着迷茫的眼神朝着丁力发问道:“丁导,我到底该怎么演?”

    丁力摇了摇头,特别无奈的道:“关于这个,我也不知道。”

    在他讲完这句话的时候,心里莫名的升起一股感慨。

    尼玛!

    导演是一部戏的灵魂所在,但偏偏现在,丁力作为一个导演,却失去了作为导演最基本的职责,他也不知道李秀兰该怎么继续表演了。

    这个答案,不管是对于剧组,还是演员,亦或者丁力本人,都是一个极其可怕的答案!

    导演是剧组之主,他掌控着整个电影的艺术风格,所有人,包括摄影师、演员、灯光师等人在内,都是为了贯彻导演的艺术理念而服务的,所以对于一部戏的导演来,需要他在这部戏当中,有自己明确的拍摄要求和目标。

    一部戏当中,若是连导演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拍了,那真是完了,等于发生了如天塌下来的大事了!

    目前丁力遇到的,就是这么个情况,他不知道该怎么拍了,明明看着有错,需要改正,但偏偏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也不是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而是不知道该怎么将这段画面给唯美的表达出来。

    换言之,丁力迷茫了。

    他突然找不到具体的方向了,也找不到电影所拍的正确目标了。

    “唉!”丁力长叹了一口气,随即将自己的身体懒散的斜靠在了导演椅上,接着便用双手狠狠地捋了捋自己的头发。

    此时的丁力,脑子很乱,异常的乱,没有丝毫头绪的乱。

    《古今大战兵俑情》的成功,似乎让他有些得意忘形了,觉得自己真是一个天才,只要电脑包里面出现的任何电影剧本,都可以将其随随便便拍成功。

    可问题是,真到这种遇事的时刻,就暴露了他的弱点,这个弱点就是年轻。

    因为年轻,没有定力,加上他在电影这行的经验太浅,所以在出了事之后,明知道问题出在什么地方,就是不知道该如何通过协调拍摄的手法,将其解决,故而只能把解决问题的根源放在演员自身上面。

    老演员还好,有经验,可一旦碰到年轻的演员,就两眼一抹黑了,这还是李秀兰,一个在影视圈摸爬滚打七八年的老人,仗着自己的经验,解决了不少问题。

    要是换做一个刚刚出道的纯新人,丁力只能傻傻的在哪里瞪着眼。

    坐在丁力跟前的李秀兰,身上带着一股子莫名的香水味道,要是平常,丁力肯定觉得这种味道特别的好闻。

    但现在的丁力,却在泛着愁,所以这种香味,使得丁力本就心烦意乱的心神一下子变得的更是烦躁。

    要不是她始终无法给出自己想要的效果,他至于这么烦躁吗?

    李秀兰想了一下,在一旁提议道:“丁导,要不一会儿拍摄的时候,我通过肢体语言来辅助一下?比如双手死死抓着自己的衣服,再或者双手紧紧握在一起,以此来表达我内心的那种情感。”

    面对李秀兰的这个建议,丁力并没有理睬,反而更加一语不发的看着监视器上面,一遍又一遍地回放记录。

    见丁力这个样子,在笨的人也看出,他的心情不好,所以李秀兰也不再话,默默的走到了一旁,一个人抓起镜子,对着镜子揣摩起了演技。

    休息了一会儿后,丁力依旧没有头绪,但是时间可耽误不起,首先李秀兰档期紧张,若是不抓紧时间拍摄,这部电影还不知道要拍到什么时候去。

    其二,电影的上映档期已经订好了,距离现在还有七十五天的时间。

    要是别的电影,都是在拍摄完毕之后,经过审核,才进行排期,结果《神话》电影倒好,刚开始拍摄,上映日期就给定好了。

    据是有关部门某个领导给定的。

    其三,就是与《神话》电影的投资公司宝岛电影投资公司之间的合约,合约中规定了电影上映的日期。

    如果到时候不能按时上映,丁力需要赔付对方一笔赔偿!

    综上所述,虽然丁力没有头绪,但电影还得继续拍摄。

    “所有人准备了,准备了!”丁力忽的站起身子,一边鼓掌,一边大声的叫喊起来。

    他的叫喊声,把正在休息的工作人员及演职人员重新赶回了各自的岗位上。

    电影继续拍摄起来。

    可拍摄的结果还是跟刚才一样,在拍到李秀兰情感表达的时候,出错了。

    出错的后果就是喊停。

    这样漫无目的的拍摄,让丁力像是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飞、乱撞。

    半个时的时间里,他们一共拍摄了六条,每一条都是毫无例外的喊了停。

    “停!”

    “停,重来!”

    “停,再来一遍!”

    “停,再来,注意你的表情,你的表情是纠结的,是特别难受的,这个时候,要把所有的表情柔和到一起,柔和到一起,明白嘛?”

    由于拍摄不顺利,丁力喊话的声音越来越大,整个剧组瞬间弥漫起了很浓重的火药味。

    现场渐渐鸦雀无声,唯一可以响动的声音除了丁力的叫喊声之外,就剩下机器开动的声音了。

    整个剧组,所有人都从丁力话的声音,听出了这位导演现在快接近暴走状态了,故而他们都心翼翼地做着事,生怕成为这位导演的出气筒。

    “所有人就位!”丁力再一次的扯着嗓子喊了一句,不少人都面露难色。

    他们心里清楚地知道,现在这位导演的状态,十分不适合拍摄,如果非要拍摄,估计结果还跟刚才的一样。

    如他们心里所想的那样,重新拍摄的第七条,又被丁力毫无例外地喊了停。

    这次丁力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一连喊了好几个停字,然后双眼怒睁,脸颊上的肌肉都抖动起来。

    他心中的那团火再也压不下去了,当即如火山爆发似得喷了出来,至于被他喷的那个倒霉鬼,则是本部戏的女一号李秀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