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6章 举例论证(第五更)
    “丁力,你的这些言论太过匪夷所思了吧。”那位帮助学的大佬,沉吟了片刻之后,出言反驳道。

    其实他的本意是不想再反驳丁力的,非但不想在反驳丁力,反而还想看看,接下来的丁力会扔出什么更加惊人的言论来,然后根据这些惊人的言论,逐一进行反驳辩论。

    但整个礼堂,数百帮助学一派的专家学者,及他们的学生,脸上都是死一般的落寞。

    除了死一般的落寞之外,还有一股子失落、迷茫的情愫在他们脸上浮现。

    这可关系到帮助学今后军心稳定的话题。

    故而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进行反驳。

    这位帮助学的大拿,所扔出来的反驳观点也是整个帮助学的中心议题。

    “这位老师,我的那些言论为什么会匪夷所思?”丁力看着那位反驳他的帮助学大佬,“我刚才就已经过了,人的贪婪是无底线的。从晋朝开始,一直到庆朝末年,整个华夏一直都在遭受草原游牧民族的铁蹄入侵。这也是所有历史史料当中老生常谈的一个话题,文明碰撞!草原游牧文明与华夏农耕文明的碰撞。在这些碰撞当中,发生了威宁城惨案、刘家堡惨案、惠州惨案、马蒂坡惨案诸如此类的惨案事件。晋朝末年,游牧民族入侵,整个华夏江北千里无人,一千两百万人,被屠杀的只剩下三百万不到。”

    随着丁力话的声音。

    整个现场静了下来。

    不少人开始琢磨起了丁力的这番话。

    长期以来,帮助学一派的专家学者,都很天真的认为,外来民族帮助了当地的落后民族,以此使得落后民族跨越式发展,进入了铁器时代为标准的封建社会。

    为了验证自己的学,他们不知道从那里找来了大量的史记资料,以此来证明自己的学是对的。

    “丁力,别忘记了普来族。”那位帮助学的大佬,用帮助学一派的中心观点,对丁力的那番言论进行了反驳。

    普来族。

    是一支活跃在水蓝星的贸易民族,就跟《魔兽世界》当中的地精一族一样,他们信奉贸易,追求财富。

    故而没有自己的土地,在他们心里,只要有钱,甚至就连他们自己本身亦可以交易。

    根据邻国史书记载,三千六百年前,有一支上万人的普来族部落,在于当地人交易完成后,选择了继续东进。

    这支东进的普来族人,也成了历史的一个谜题,对于他们的去向,很多历史学家都无从所知,也无从所查。

    留下的。

    只有无尽的谜题。

    有的认为他们在东进的过程中,死在了当地游牧民族的手里,观点就是他们离开的时候,手里有许多交易而来的财物。

    还有的认为他们死在了东进的途中,所依据的就是不久前,中亚某国大山当中发现的数千古人尸骸,那就dna检查,这些尸骸全部属于普来族。

    最后一种就是帮助学一派的中心观点,他们认为这支上万人的普来部落,先后翻跃了茫茫大山,跨过无边的沙漠,进到了华夏腹地。

    在进到华夏腹地后,遇到了处在石器时代末期,青铜器时代初期的华夏当地原住民。

    之后双方进行了贸易。

    华夏原住民在交易中得到了炼铁技术,随后仗着炼铁技术,逐渐的强大了起来,随即灭掉了周围落后的部落,建立起了强大的晋王朝。

    听到那位大拿起了普来族,主席台上的丁力异常的从容冷静,淡淡道:“普来族我想在座的诸位,应该全都知道。一个强大的贸易民族,现在全国排名前百位的大富豪,百分之八十全都是普来人。他们精于商道,追逐财富,对他们来,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交易,不知道我的对不对?”

    礼堂中的那些人,全都闻言点了点头。

    丁力继续道:“既然是华夏原住民在于普来族进行了交易,以此获得制铁技术,并且逐渐强大起来,从而建立了晋王朝。那为什么整个晋王朝,都没有记录他们征战,建立晋王朝伟大功勋的史料记载?这完全不符合逻辑,要知道每一个建立王朝的人,都会向世人宣称,他们是皇天娇子,是上天派人拯救世人的神,像建功立业之类的事情,会隐忍不记录嘛?”

    丁力到这里,所有人都陷入了沉思,会场也一下子变得很静谧了起来。

    这些沉思的人当中,包括帮助学一派的那些专家学者及学生。

    大约过了十几秒钟的时间,丁力继续缓缓道:“晋王朝之后的刘宋,取代刘宋的南梁,一直到庆朝,每个朝代全都对他们的当朝建立者进行了详细的明记载,为什么偏偏晋王朝没有?”

    刘白眨眨眼,一脸崇拜的看着丁力,随即问了一句,“丁老师,为什么晋朝没有记载当朝者建立功勋的史记资料,是不是如您前几天的那样,是因为晋王朝得位不正的缘故。”

    丁力点了点头,随即大声的了起来,“由此我们可以大胆的推测一下,正因为晋王朝当朝者得位不正,为了避免史书对其进行记载,采用了类似焚书坑儒的方式,这也是我们华夏没有晋朝之前文献的最大原因。”

    当他这番话出来的时候,下面的那些人,顿时炸锅了,议论声霎那间暴起。

    “别,丁老师的还真有自己的道理。”

    “焚书坑儒,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过似得。”

    “上次丁老师就过。”

    “不可能吧,我感觉有那么一丝不对。”

    “语出惊人,丁老师是不把人吓死,不罢休啊。”

    他们议论的声音,全都清晰地传到了帮助学的那位大拿耳朵里,再也忍不住的那位大拿,当即驳斥,“胡八道,简直就是在一派胡言。”

    他的声音很大,惹得会场霎那间静了下来。

    议论的众人,都在找是谁的话,然后下意识的顺着声音望去,就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老头,正一脸怒意的瞪着他们,貌似他的手还拍在桌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