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50章 青铜卡尺
    “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刘白继续道:“如果石碑的年代在晋朝之前得话,那么那时候整个华夏大地应该存在三个国家,这三个国家最后归于晋朝,因为晋朝得位不正,所以进行了如丁老师的那个焚书坑儒事件,禁止人们记录和谈论前朝的事情,这样使得我们一直无法确定晋朝之前的事情。”

    “白,这篇出师表的主人是谁,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丁力指着石碑的底座道:“你看这里,是不是有一行字?”

    刘白蹲下身子,顺着丁力的手指看去,果然在底座装饰的花纹中发现了一行石刻字迹。

    这行石刻字迹,因为隐藏在石刻花纹当中,故而不被人注意罢了。

    蜀汉八十五年,奉帝令,为公孙玉龙皇候立。

    短短一行十数个字,却让搞历史研究的刘白瞬间明白了石碑的真正的含义。

    这块石碑的主人来头极大,不然蜀汉皇帝也不会以皇候的名义为其立碑。

    古代,皇也泛指皇帝,亦指皇天,只有功劳极大的人,才能在身死后被当朝赐予皇这个字号。

    看样子,这个叫做公孙玉龙的人功劳震天,故而在他死后,皇帝追封他为皇候,并且以皇候的名义为他进行了建祠立碑,以此来表彰他的功勋。

    想到这里的刘白,整个人变得兴奋了起来,因为不管这块石碑的年代在不在晋朝之前,单单凭借着石碑上面的那些石刻文字及文字当中透露的意思,都是一个天大的发现,一个足可以让他青史留名,极其耀眼的出现在华夏历史研究长卷上的发现!

    想明白一切的刘白,镇定了下来,指挥着众人,将断裂的石碑重新搬到车上。

    当然,在离开的时候,刘白还以博物馆文物普查部的名义,给了二狗蛋五千块钱的奖金。

    他身上的钱不多,故而是找丁力借的。

    但是没想到这五千块钱,又给了他们一个天大的机遇。

    一个跟二狗蛋同村,年约六十出头的白发老农,见丁力他们欲驱车离开,在犹豫了好半天之后,张口将丁力刘白两人喊了下来,他家里也有个东西,让丁力、刘白稍微等等,他马上就去取。

    数分钟后。

    老农气喘吁吁的拎来了一件东西。

    看着老农手里的这个东西,丁力刘白两人立马懵逼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不是别的,竟然是一件游标卡尺。

    游标卡尺我们都知道,用来测量东西的仪器,全部采用不锈钢制作而成,但丁力他们面前的游标卡尺却不一样,赫然是用青铜铸成的,而且这件用青铜铸成的游标卡尺表面光滑,宛如新的一样。

    “同志,你们看看这个东西是不是真的?”老农用带着一丝期盼的语气问道:“它是我在垃圾堆里翻出来的,为此我还找过县里的专家,他们告诉我,这是工艺仿品,不是文物。”

    刘白抿着嘴,将其接过,仔细端详了半天,喃喃道:“如果是文物,它上面应该有那种长年累月积攒下来的铜锈,但这件东西明显没有,看样子是工艺仿品无疑。”

    他是根据自己所学的那些知识来进行论证的,不管是瓷器、还是书画,只要是文物,它们的身上便有一种叫做文物底蕴的味道在其中,可他面前的这件东西,光滑如新,完全没有文物那种独有的韵味,因此才会这么肯定的给出答案。

    至于刘白旁边的丁力,心里却是另一番感想。

    丁力忽的想到了穿越前在国家博物馆看到过的一件东西,一件被列为华夏国宝,禁止外出展览的东西。

    那是一件王莽新朝时期的东西,那件东西也是游标卡尺,但上面明显有铜锈,所以他跟刘白的猜测是一样的,认为青铜游标卡尺是新的。

    但紧接着,丁力心一动,突然想到了什么,朝着刘白了一句,“白,是不是真的,我们回去做个检测不就得了。”

    ……

    驱车返回京城的路上,坐在驾驶位置上的刘白,朝着仔细端详游标卡尺的丁力,不解的问了一句,“丁老师,这件东西明显是一件纺织品,你怎么还将其拿了回来?”

    “白,你着像了。”丁力笑着回了一句。

    “我着像了?怎么会?”刘白不服气的回道。

    丁力呵呵一笑,“我问你,咱们水蓝星华夏国除了两件青铜箭头外,还有其他青铜制品吗?”

    刘白摇摇头,“没有。”

    “既然没有,难道有人闲的没事干,会铸出……。”丁力缓缓地将自己心里所想的那些推测了出来。

    而且还分一二三四点。

    第一点,那就是文物价值方面,整个华夏国所有人都知道,除了两件青铜箭头外,在没有任何晋朝之前的青铜文物了,这种情况下,还有人冒天下之大不韪的用假青铜器来骗人吗?

    即便他们做了,可问题是有人会买哪?是个人都知道,青铜器文物如此稀缺,它的价值肯定不予置疑,私下贩卖可是大大的重罪,闹不好是要掉脑袋的,所以只要不是傻子,就没有人会买。

    第二点,铸造工艺,以前的丁力还没觉得,但自从稀里糊涂卷入这件历史争论后,他就通过网络进行了查询,发现水蓝星华夏国已经失去了青铜铸造工艺。

    换言之,即便有人要造青铜器,也是无力回天。

    第三点,还是铸造工艺,丁力推测,古人应该掌握了一种极高的防腐防锈功能,故而这件青铜游标卡尺才会崭新如初。

    第四点,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点,丁力在游标卡尺尾端部位,发现了一行到极点,只有米粒大的字迹。

    借着放大镜,他总算勉强看清楚了这行字,上面赫然写着新朝二年,皇宫督造处监造。

    新朝,不就是前世地球西汉末年,由王莽所建立的王朝吗?那个时期的游标卡尺怎么会出现在水蓝星华夏国?还有那个新朝又是怎么回事?

    总之,这行字在解开游标卡尺出处谜题的同时,也带个了丁力无尽的怨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