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9章 石碑之谜(一)
    越观察石碑上面的纹饰。

    刘白心里的疑惑便越大。

    “丁老师,你快看,这块石刻上面的龙形纹饰是我从没有见过的,也是我们华夏历史从来没有发现过的。”刘白想了一下,朝着丁力出了他心里的推测,“会不会是为了避嫌,在雕刻这块石碑的时候,特意对上面的龙形纹饰进行了修改,修改成我们现在看到的这种龙形纹饰?”

    “你要知道,这块石碑的主人功劳震天,大到当朝皇帝对其破格以皇家规格相待,这种情况之下,皇帝还会画蛇添足的吩咐人,将其上面的龙形纹饰进行修改嘛?完全没有这个必要。”丁力发现刘白好像钻到牛角尖里面去了,于是笑笑,提醒道:“其实我们可以假设一下,假设这块石碑上面的龙形纹饰并没有经过修改,而是按照当时的形态进行雕刻的。”

    一语惊醒梦中人,陷入到思维误区的刘白,顿时恍然大悟道:“丁老师,你的意思是这块石碑有可能是晋朝之前的。”

    丁力点了点头,“是不是晋朝之前的,我们回到京城,对其做个检测,不就明白了吗?”

    “丁老师,那还等什么,我们进山找去。”刘白大吼了一句。

    丁力指着溪的方向,分析道:“从石碑上面覆盖的东西来看,有人唯恐这块石碑毁于战火,所以在其表面涂抹了一层类似水泥一样的东西,并且将其藏于深山,只不过后来爆发山洪,石碑被冲了下来,在冲击的过程中,石碑断裂了。其中一段被二狗蛋捡到,剩余的一段则被我们给发现了。如果石碑的其他残块还在山里的话,我们顺着溪的方向,在其一百米的范围内寻找,不定还能找到。”

    刘白“嗯”了一声,随即带着两个人将溪旁边找到的石碑残块抬到车上,并且还让他们在喊几个人过来,帮着进山寻找石碑残块。

    当然,不是白干活的,每人将会得到一百块钱的酬劳。

    十点多的时候,数十个村民两人一组的进入了大山,帮着寻找起了石碑残块。

    丁力刘白两人也在寻找石碑残块的过程中,除了这些,刘白还在离开前,雇佣了两个中年人,帮着看车,其实就是看车里的两块石碑残块。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再加上他们的运气好的有点过分。

    经过两个时的详细寻找,还真的找到了好几块体积还算大的石碑残块,至于那些如鸡蛋大的石碑残块,寻找起来便有些难了,故而他们放弃了。

    其实不放弃也不行啊,茫茫大山之中,寻找一些鸡蛋大,甚至还没有鸡蛋大的有用石碑碎块,这不是强人所难吗?

    下午两点多,一帮人将进山寻找到的那些石碑残块抬了下来,之后在刘白的指挥下,他们又将放置在车里的两块石碑残块搬了下来,随后将其拼接在一起。

    万幸。

    拼接起来的石碑虽然有些残缺,但还是依稀可以看到整篇的出师表!

    刘白本人就是搞历史研究的,加上石碑上面的字迹他见过,并且熟悉,所以忍不住大声的念了出来,“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

    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

    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

    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悉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

    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

    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

    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

    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

    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

    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

    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

    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

    臣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云。”

    这篇出师表,上千字,刘白竟然一口气将其念了出来,而且有韵有味!颇有一番古代文人墨客的味道在其中,要是旁边在有一个茅草棚,活脱脱一个避世隐居的高人。

    “丁老师,别的不,单单石碑上面的这篇文章,就是一个巨大的发现,但也给我们增加了一个历史之谜。”刘白皱着眉头,指着石碑有所思的道:“这块石碑的主人是谁?为什么会有皇家才能享用的龙形纹饰?还有就是这篇文章当中透露的那些意思,太惊人了,别的不,单单天下三分,益州疲弊。就明那个时候天下有三个国家,益州我知道,就是指咱们华夏西南这块。”

    丁力点点头,表示认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