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1章 县志之真伪(一)
    “丁老师,你的这番推测或许是正确的,但县志是记录本县所有事迹的记录,按理秦王祠这么重要的事情,他们不应该忘却才对,但慈县的县志却偏偏忘却了,这是不是有些不合逻辑。”女学生继续道。

    骈春花听了后,微微点了一下头,这个年轻学生的问题提的好,丁力不就是想要依靠秦王祠来验证秦朝的存在。

    但这个年轻学生却偏偏挑刺,利用县志来质疑秦王祠的存在,他心里真的异常的舒坦。

    对,就是舒坦。

    这个刺儿挑的好,挑的太好了。

    实际上是骈春花想错了,人家年轻女学生之所以挑刺,是怀着一种对学术的探索。其实研究学术就是这样的,不断挑刺,不断找问题,不断的给自己找麻烦。然后不断地将这些刺,这些问题,这些麻烦给解决了。唯有这样,他们才能越看越清楚,将那些谜题给解开。

    “慈县重新立县的第一年,华中大地发生过地龙翻身的事情,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地震。”丁力想了想,“这场地震使得整个慈县的地貌发生了改变,也使得不少刚刚建好的建筑物再次毁于一旦。这场地震,不管是对新生的慈县,还是刚刚建立的王朝,都是一个极大地坏消息。地龙翻身,在古代乃是极大的不祥之兆,当朝皇帝还下达了罪己诏,罪己诏对于一个开国皇帝来,意味着什么?故而有大臣谏言,因为返修了慈县,才会惹得上天不高兴,降下了惩罚,因为这件事,当朝统治者,下达了命令,修改了慈县的县志。”

    “丁老师,您的这些有史料记载吗?”女学生瞪着大眼睛,追问道。

    丁力笑笑,“这可是对皇帝名声有影响的事情,怎么会被记录下来。”

    “丁老师,这么是你自己推测的了?既然是推测,那就有可能当不得真……。”女学生着,她此时的思路也愈加清晰起来。

    随着她的这番词,静寂无声,一直倾听的众人,也开始附和了起来,“是啊。”

    “刘闪闪得真好,推测既然没有证据,那只能是推测,当不得真的。”

    “闪闪姐威武,的对,我们都是搞科研的,没有证据毛。”

    “这么猜测的话,一切都得通了,丁老师的那些观点就都有点站不住了跟脚了。”

    丁力笑着摇摇头。

    “您的意思?”年轻女学生瞅着丁力,问了一句。

    “秦玉刚这个人你们听过没有?”

    随着丁力的这个问题,场内的人又懵逼了。

    什么情况。

    怎么又冒出一个人来?

    霎那间,他们的目光便集中到了丁力的身上。

    丁力道:“弄清秦玉刚是谁?便弄清了慈县修改县志的原因,因为秦玉刚就是向皇帝进言,修改慈县县志的那个人。”

    一些人又开始用手机搜索起了秦玉龙的资料了,结果给出了很多秦玉刚的答案,但偏偏没有他们所要找的那个秦玉刚。

    对此,大家都莫名其妙,这人谁啊?怎么网络上什么都没有查到。

    丁力瞄着一眼众人的表情,心里暗笑了一下,道:“你们换个人,查查谢志臣。”

    “不用查了,谢志臣是谁,我们知道,大隋王朝宰相。”骈春花大声的了一句。

    “骈教授的对,谢志臣确实是大隋王朝的宰相。”丁力道:“他曾经过这么一段话,这段话是记录在谢志臣传里面的,而且是比较靠前的。灾起,王下罪诏,洛阳令谏,慈县新建,惹天怒,故降灾之,民众苦难乎,欲乎慈民转他也,有臣不允,以民苦之,再难乎,王允。洛阳令谏,慈史错,故而天怒之,需修改之,王允。洛阳令之谏乎,有史为错,后人失也,乃人而。”

    在丁力念这段话的时候,不少人还是用手机查找了谢志臣的资料,也找到了谢志臣传,更是看到了丁力念得这段话。

    这时候,其实已经明了慈县修改县志的原因,实话,这个证据确实有点大。

    当即就有几个老教授相互对视了一眼,他们的眼中除了震惊,还有一股子深深地佩服。

    不管如何,丁力的这番惊天言论,已经不止会影响到教育界,就连他们历史界也脱不了于系。

    这么重要的资料,竟然从一个外人的嘴里出来,简直就是在**裸的打脸。

    丁力呵呵一笑,继续道:“大家可以查查大隋王朝第一任洛阳令。”

    众人又是一番查询。

    不一会儿的时间,手机给出了答案,大隋王朝首任洛阳令叫做秦之刚,再结合前面丁力所念的那些史料,慈县修改县志的原因呼之欲出。

    其实答案已经很明晓了,那位年轻女学生不话了,不单单是她不话,在场很多人也都闭口不言,他们全都在拼命消化丁力给出的那些证据。

    一分钟。

    两分钟。

    三分钟。

    十分钟。

    忽的一个学生反映了过来,朝着丁力喊了一句,“丁老师?”

    “嗯?”丁力嗯了一声。

    “您还有其他证据吗?其他证明秦王祠、秦王朝的证据?”

    “丁老师,我也要提问。”

    “丁老师,为什么这么重要的历史推测,您都能想到,而且还解释的通?”

    “丁老师,对于秦王朝,您还知道多少?”

    “丁老师,您……。”

    “丁……。”

    场下众人全都你一言,我一语,争先恐后的发问起来。

    此时,时间已经是下午十七点四十五分钟了,所以丁力不准备再了,他看了一眼表,拿着话筒,道:“诸位,不好意思,你们的这些问题,我今天估计不能一一回答了。”

    “为什么丁老师?”众人齐声道。

    丁力笑笑,用手指了指手表,“不为什么,时间到了,今天的讨论暂时到这里了。”

    在那些记者,见丁力要离开,全都一窝蜂的冲了过来。

    “丁老师,请接受一下我的采访。”

    “丁老师,我是京华时报的记者,请问你知道今天你的言论将会引起多大的震动吗?你抛出了这么惊人的言论,认为有多少人能接受你的观点?”

    “丁老师,请谈一谈感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