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0章县志之真伪
    面对丁力的问题,全场众人久久不语。

    不得已,丁力再次重复了一遍自己刚才的问题,“诸位,有没有老家是慈县或者在慈县生活过得人?”

    还是没有人回答。

    看样子,他们这里没有一个慈县人。

    故而丁力有些失落,按照他心里所想的那样,只要有个慈县人,然后这个慈县人站出来,将秦王祠的事情嘚吧嘚吧的一遍,什么都清楚了。

    结果全场偏偏没有慈县人。

    麻烦!

    还得费脑子来进行明。

    就在丁力准备开口的时候,后面一个记犹豫了半天,举手插话道:“丁老师,我们报社的司机是慈县人,不过他在外面,要不我将他唤进来?”

    “麻烦你了。”丁力闻言,眼睛一亮,朝着话的记者道。

    大约过了五分钟,那个来自慈县的司机走了进来,这是一个三十左右岁年纪的中年男子,长的黑黑的,但异常强健,他进来后,就有人把麦克风递给了他。

    “师傅,别紧张。”丁力朝着进来的司机笑笑道。

    “我不紧张。”司机回答了一句,话虽如此,但他稍微带着颤抖的语调,还是明了一些问题,如他此时的心情。

    “你是慈县人?”

    “丁老师,我是慈县人。”司机道:“我祖上十代都是慈县的。”

    “那你能慈县最有名的东西吗?”丁力提醒道:“如当地流传的一些传等等。”

    来也巧,这个司机的老家赫然就是距离青云观不远的守祠村,当他将一些慈县当地流传的传讲完后,整个教室内,顿时陷入死一片的静寂。

    不为别的,只为这个司机的那些事,太不可思议了。

    丁力看了看场内如呆子般的众人,道:“这位司机的话,我想在座的诸位全都听明白了吧!别的不,我们单单明一下守祠村。守祠村,可以理解为守卫祠堂的村落,关于祠堂村的来历,我就不用在解释了吧?”

    “不用了,不用了,我们知道祠堂村的来历,不就跟那些护陵村一样嘛,护陵后人聚集起来的村落。”众人一听,全都喊叫了起来,他们这些人,不是研究历史的专家,就是高分考入大学,进入历史系学习的大学生,理解能力自然是极高的。再则后面还有录制的媒体,纵然不懂,也要为了自己的面子,强行装懂。

    其实在那位慈县司机讲出当地传的时候,场内的很多人都收起了轻视,收起了对丁力的那丝轻视。

    他们第一次开始正视丁力这个人,第一次开始正视丁力提出的那些所谓的,甚至有点不可思议,完全就不敢信的观点了。

    别的不,对与错不,但他们现在也不得不放下那份抵触和自尊,承认丁力对秦朝历史的研究,而且到现在,经过一天时间的考证,已经有人初步确信了丁力的那番推测。

    毫无争议。

    在有关秦朝是否存在的考证上,他们这些所谓的、专门研究历史的学者专家,谁也不如丁力这个门外汉。

    在秦朝存在与否的研究史上,丁力这个电影人却另辟蹊径的走在了他们的前头。别的不,单单丁力写剧本前,那份认真探索的精神头,就让在场大部分人都服气了。

    他从诗人高山身上想到了诗人高林,又从诗人高林身上推测到了他的后代高玉,然后从旧梁史入手,推测到秦王祠建立的原因和地址,单单这些证据,就已经足够让整个历史界轰动了!

    这是一个大发现!

    这是一个重大的发现!

    这是一个极其重大的发现!

    对于整个华夏历史研究,都是一个突破性的进展!甚至连王敬之所写的那首诗,也成了一个极有研究价值的资料。

    这时,许多人不禁有些匪夷所思了,他们匪夷所思的原因,不为别的,就为丁力。

    为什么?

    为什么这么关键、重要、价值极高的资料和文献,他们这些研究历史的专家学者都没有发现!

    这句话的有点严重。

    假如要换个稍微婉转点的法,那就是这么关键的资料和文献,他们这些研究历史的专家学者却没有注意到?反而让丁力这个搞电影的外行人给察觉到了?

    正因为这样,场内不少人的脸色都不好看,要是地面出现一个地缝,他们在座的这些人,铁定会毫不犹豫地转进去。

    也有人在心里暗骂丁力,怨恨他太出风头。

    也有人在心里怨恨骈春花,埋怨他不该请这么多媒体来,结果挖坑把自己给埋了。

    再骈春花的那些学生徒弟,也有些懵逼了,他们不是笨人,已经从场内的气氛当中想到了什么。

    还有骈春花,此时的他,完全就是骑虎难下,当然,他的心里肯定也在骂着丁力,诅咒着丁力!

    就在场内气氛极度静寂的时候,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姑娘,吸气举手,“丁老师?”

    丁力笑笑,朝着问话的丫头,道:“什么事?请?”

    “丁老师,您的这个发现确实很有价值,但里面的一些观点我还是有些不赞同。”年轻姑娘站起身子,朝着丁力缓缓道起来,“我们在慈县进行文物普查的时候,也查询过他们的县志,里面并没有有关秦王祠修建的任何片段。”

    “南梁立国百载,后被陈朝所代替,这期间奉秦也遭受了灭顶之灾,整个城市皆毁于战火,包括秦王祠。大伙想想,一个城市都被毁了,县志还有可能存留下来吗?也不排除县志被保存下来的可能,但战火波及,民众为了躲避战火,势必举族迁移。乱世盗匪肆起,他们在举族避迁的时候,极有可能遭遇兵匪袭击,在逃命的时候。”到这里的时候,丁力顿了顿,挥舞着双手,“大家可以想想,想想那种场景,县志之类的东西还有可能被保存下来吗?”

    众人都开始费劲脑汁的想了起来。

    “最重要的一点,不知你们想到了没有,奉县被毁之后,当朝者一直没有为其进行修复,直到四百年之后。”丁力竖起了右手四根手指头,“这中间可是整整过去了四百年的时间,四百年的时间,物是人非,虽然物是人非,但守祠村还是留下了不少有关秦王祠的传,这些传对我们来,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