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8章 这就是证据(一)
    面对丁力给出的答案,在场的那些人全都陷入了沉寂。

    一秒钟。

    十秒钟。

    三十秒钟。

    丁力拿起面前的一瓶矿泉水,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然后缓缓看着场内的众人。

    此时,后面站着的那些媒体,全都在一丝不苟的进行着录制。

    大约过了一分多种,丁力长出了一口气,不知为何,他忽的感到肩膀上的担子放下了,整个人也突然得轻松了许多。

    或许这件事之后,他新电影《神话》的审批手续就应该快下来了吧!

    如果可以的话,他真的很想大笑几声,但现在的场合,明显不能,毕竟还有许多媒体在现场。

    “丁力,丁老师,既然你的这么信心十足,为何新梁史会将这段话给删除?”骈春花的一个徒弟,在收到骈春花打出的暗号后,硬着头皮发问道。

    他本来是想直接喊丁力名字的,但话出口,又觉得不妥,不过这家伙脑子反应也够快的,在喊出丁力两个字之后,又果断的加了丁老师三个字,之后才将问题了出来。

    “那不叫删除,而是应该叫做修改。”

    一个老头,听了丁力这句话,苦笑了一句,“好一个修改,修改的让我们白白浪费了十几年的时间。”

    “是啊,看来我们都老了,不服输不行啊。”

    “陈老师,徐老师,你们怎么……。”骈春花瞪着眼睛,看着他的两位鉴定支持者,不解的问道。

    “老骈,丁的对,对于历史,我们还差了许多,看样子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民族都不能跳跃式发展,包括我们华夏。”

    “陈老头,依丁的历史水平,我们都应该管他喊一声老师,要不是他,我们到目前为止,还一叶障目的认为自己有多厉害,多牛叉。到目前为止,虽然没有发现任何有关秦朝的文物和文献,但我们也从丁老师所那些史料当中,窥到了一丝天机,相信经过我们大家的努力,一定可以证明秦朝的存在的,一定会的,相信会有这么一天到来的。”徐教授淡淡的道。

    “徐老头得对,我们今后的工作重点就是……。”

    “我还是不相信,万一他口中所的秦朝就是一个规模比较大的部落那?”骈春花死鸭子嘴硬道。

    “骈教授,旧梁史书中,还有一段话,不知道你看了没有,王闻秦之事,欲建祠,香火祭祀,有臣不允,以恐伤民财为由,拒之,王怒,训臣,臣撞柱而亡,祠之事,罢也。”丁力又念了一段旧梁史书上面的史料,“梁太祖听闻了秦王统一六国的事情,想给秦王立个碑,建个祠。但是有大臣提出了反对意见,反对的理由就是立碑建祠,要劳民伤财。梁太祖训斥了那位大臣,执意建祠。结果大臣撞死在了大殿旁边的柱子,这件事也不了了之。我们到这里的时候,也把梁史修改的原因给找了出来。”

    “丁老师,您的意思是,因为这件事,后人才对梁史进行了修改?”刘白也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还是纯粹就是在借机为丁力摇旗呐喊,起身问道。

    丁力呵呵一笑,道:“只有当朝者昏晕无比,才会出现大臣当场撞死在大殿,以死谏言的事情。梁太祖是谁?反抗爆宋的大豪杰,一手建立大梁,数次北击,意图恢复大晋疆土的明君。大臣撞死当场的事情要是传出去,对他的声名可是一种大大的打击,在古代可是大不允的事情。但是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让纪录史书的吏如实记载,关于这段史料,我们可以在旧梁史上面查询到。”

    众人一呆。

    “有吗?”

    “不知道啊,查查呗。”

    “就是,查查不就知道了。”

    “那我搜索一下。”

    场内的人们都开始拿出手机查证了,一分钟后,有学生大叫了起来,“查到了,查到了,查到了,上面是这么写的,臣撞柱而亡,有臣谏,为王之声,史可忽而之,王不允,史记乎。”

    “这样一来,成全了梁太祖的名气,在他死后,他的儿子,也就是梁太宗,下令记录史料的官,将那段对梁太祖不好的史料给予删除,官不予,后来有大臣谏言,战乱使得部分史料不全,建议重新修撰,梁太宗大喜,借着补齐史料的名头,将部分梁史进行了修改,这也是我们目前看到两本不同内容梁史的原因。”丁力笑了笑,给了大家几分钟思考的时间。

    他知道任何事情,都要有紧有松。

    数分钟后,丁力用力鼓了鼓掌,清脆响亮的掌声顿时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丁力准备继续卖弄自己从电脑包里面掏出来的那些知识,他不是为了显摆自己,而是为了尽快的将这件事给平息下去,好让自己的新电影《神话》过审,不然就要面临宝岛电影公司的诉讼。

    “诸位,为了证明秦朝真的存在,我要抛出一个非常重要的证据。”如果丁力刚才的掌声是惊雷的话,那么现在他的这句话就是炸雷,一下子将所有人都炸到了。

    “这个证据就是秦王祠。”丁力道:“梁太祖为秦王建祠立碑的地方,用你们的业内俗语来,叫遗址,秦王祠的遗址。”

    “丁老师,你有人背着梁太祖,私下里修建了秦王祠?难道他不怕犯欺君,被杀头吗?”当即有学生不解的发问了。

    “这不叫欺君之罪。”丁力讲解道:“应该叫做揣摸圣意,也就是我们俗称的拍马屁。”

    “丁老师,这个秦王祠修建在了什么地方?现在还存不存在了?”另一个学生发言道。

    “自然是不存在了。”丁力道:“不过这个地方,你们在文物科普的过程中,应该碰到过,它就是慈县。”

    “慈县?”

    “怎么可能是慈县?”

    “太不可思议了,居然是慈县,真是吓到我了。”

    “老天,慈县就是……。”

    丁力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

    再那些议论的人,见状全都闭了嘴。

    “慈县,慈县,祠县,你们联想到了什么没有?”丁力用带着提示的语调问道。

    “丁老师,慈县一开始叫祠县,后来更名为慈县,对不对?”,刘白不愧是丁力头号铁粉,见丁力问话,有人冷场,就第一个跳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