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5章 寒山月宫图之谜(一)
    “我诸位,我们是不是跑题了?我们是在探讨秦朝的真实性,而不是在探讨史上未解之谜。”骈春花吼了几句。

    “骈教授,我们没有跑题啊,我们就是在探索秦朝的真实性啊。”丁力笑着了一句。

    完,他身后的大屏幕上面便出现了一副奇怪的画,这幅画就是高林所画的寒山月宫图。

    当然,是后人仿画的。

    画中有两个皎洁的月亮,这也是水蓝星的一个奇景,其中一个月亮围绕着地球转,另一个月亮却围绕着月亮转,每十二年就有一次双月当空的奇景。

    “这就是后人仿画的寒山月宫图,上面并没有什么诗,所以我可以很肯定的确定,丁力你所的那些证据全都是假的,是你凭空编造的。”骈春花一副胜利在握的样子,他手里拿着的东西,如果丁力没有看错的话,应该是大屏幕的遥控器。

    “既然是后人仿画的,肯定当不得真。”丁力看了一眼骈春花,缓缓地抛出了第四个古代名人王敬之。“王敬之,南梁太祖时期翰林院编修。”

    “丁老师,编修是什么官?”后面一个记者问了一句。

    “编修,是专门负责编辑古籍、书籍的官员,跟我们现在的考古差不多。”丁力解释了一下,“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王敬之,南梁太祖翰林院编修,亦是皇家馆藏的馆长,注意,他担任馆长的时间为南梁太祖七年之南梁太祖九年。”

    还是刘白,起身问道:“丁老师,你是猜测王敬之在当馆长期间,看过高林的寒山月宫图。”

    “不是猜测,是一定。”丁力晃了晃自己右手手指头道。

    “丁力,你王敬之看过高林的寒山月宫图,有什么证据?”骈春花的一个学生,起身问道。

    “就因为他是馆长。”丁力淡淡的回了一句。

    “丁力,你的这个理由是不是太过牵强了一些?”骈春花的一个学生,问了一句。

    “有诗为证,睹画才晓秦真在,方知秦王统**,上古雄峙今不在,感慨世人弄万分。这首诗的意思是,看了画才知道这个世界真的有秦朝存在,更是知道了秦王灭了六国,统一全国的伟业,秦王及麾下兵马的雄峙早已不存在了,真是造化弄人啊!”丁力见有些人又用手机进行查询,叹了一口气,“这首诗很没有名气,甚至连现今这么发达的网络,也搜索不到,它只能在某些文献图书馆里能找到一点资料,但是我想提醒在座的大家,千万别看这个资料,它对我们研究秦朝存不存在有着很重要的作用。”

    “丁老师,我还是有些疑惑,王敬之这首诗里面的秦,难道就没有可能指的是宋末梁初时期的著名反王秦王郑在龙吗?”一个带着眼镜的年轻学生,忽的插嘴道:“秦王郑在龙也有击败六个反王的光辉事迹啊?”

    其他学生,也顿时纷纷附和起来,“睹画才晓秦真在,方知秦王统**,上古雄峙今不在,感慨世人弄万分,有可能就是在暗指秦王郑在龙啊。”

    “对对对,还真有这回事,秦王郑在龙要不是碰到了南梁太祖,真有可能建……。”

    “丁力,对于这个问题,你怎么回答?”

    丁力笑了笑,“你们有没有想过王敬之写这首诗的年代,它是于梁太祖九年创作的。郑在龙可是跟梁太祖一起争夺天下的对手,最大的对手,可惜天命不在他,最后死在了梁太祖的刀下。你们想想,一个在梁太祖手下当差的编修,会没有丝毫觉悟的去歌颂当朝统治者最大的对头,这不是找死吗?”

    众人无语。

    其实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那个人会冒着株连九族的大罪,去歌颂赞扬当朝boss最大的对手?

    他不为自己想想,也要为家人想想,株连九族还是好的,最惨的就是那种男的为奴,女的为娼,且永不翻身的那种。

    “丁老师,有没有可能是王敬之在暗喻秦王?”一个学生还是不同意丁力的那番词,立即提出自己的疑问。

    “对啊,丁老师,王敬之完全可以怀着借喻上古秦王的事情,来暗自赞誉郑在龙,这可是历史上常有的事情啊。”

    “对对对,像唐代的肖御寒,不就是借着暗喻上古时代,来歌颂当朝统治者最大的对头吗?”

    “丁老师,您能在解释解释吗?”

    “丁老师,你这不会又是在推测吧?刚才王敬之写的那首诗,你就用推测的方式进行了论证,来回答我们的猜想。”

    “对对对,丁老师,你要给我们一个明确的答案啊,总不能事事都推测论证吧?”

    “丁老师……。”

    丁力微笑道,“你们别忘记了,王敬之是当着梁太祖的面写的这首诗,也就是,梁太祖看过这首诗,还夸赞了王敬之,他有才华,甚至还赏赐了王敬之礼物。”

    “丁老师,这又不是你推测论证吧?”

    “梁书太祖传当中,有这么一段,不知道你们有没有印象,反之我是有些记不清了。”丁力稍微想了,“太祖宴群臣,途中,欲吟诗助兴,敬之赋诗,诗中话秦,言秦灭**,王大喜,赏之,不知我的这番回答你们满意吗?”

    “丁老师,根据你的这段史书,有没有这种可能,就是王敬之为了迎合皇帝,故意做了这么一首诗,来迎合、奉承梁太祖。”

    “丁老师,完全有这种可能,现在不是有这么一句话嘛?要想当官,首先得学会拍马屁,马屁拍的好,官自然就上去了。”

    “看来王敬之也是此道高手啊。”

    听着众人打趣的声音,坐在座位上的骈春花,心里微微一乐,脸上露出一丝快意的笑容。

    他突然发觉,丁力越是尴尬,越是出丑,越是下不来台,他骈春花就越是高兴,越是痛快,越是兴奋。

    随后扫了一眼身旁坐着的学生,这些学生在收到他给的信号后,全都开口询问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