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3章 丁力话秦朝(一)
    整个阶梯教室,再一次的变得静寂起来。

    丁力的对,如果统治者用四百年的时间不遗余力去做同一件事,还真有可能做成。

    “啪啪啪。”不知那位,突然鼓起了掌。

    再然后整个阶梯教室的人都鼓起了掌,包括后面录制的那些新闻记者在内。

    当然,有几个人是没有鼓掌的,他们分别坐在骈春花周围,并且还用眼瞪着那些为丁力鼓掌的,属于他们的学生。

    在他们严厉的注视下,有些学生不甘心的停下了手,有些学生却宛如没有看到似的,继续通过掌声来表达对于丁力的认可。

    一秒钟。

    十秒钟

    一分钟。

    两分钟。

    掌声足足响了差不多三分钟,才停了下来。

    骈春花面带不善的道:“丁力,我要的是证据,不是推测,如果是推测的话,我可以给你推测出十几种不同的结果来。”

    “证据?”丁力笑了一下,“谁我没有证据了,你们知道高山这个人吗?”

    谁?

    高山!

    大家都是搞历史研究的,自然知道高山指的是谁。

    也有人不知道,比如站在后面拍摄的那些媒体记者们,就有人面露狐疑,一脸懵逼的神情,显然不知道这个名字指的是那位高人。

    “哥们,高山是谁啊?”一位看着摄像机的记者,朝着坐在他面前的三十男子问道。

    “高山是南北朝时代,刘宋王朝的一个伟大诗人。”被问到了的中年男子,声回了一句。

    “丁力,不会高山就是证据吧?”骈春花反问道。

    “为什么不可能?”丁力追问了一句。

    “你这简直就是在胡闹,高山是个诗人,不是历史研究者,他的话怎么可以成为证据?”

    面对骈春花的质问,丁力脸上依然还是那副镇定的神情,“高山有首古诗,不知道你们记不记得。”

    “什么古诗?”

    “秦王扫**,虎视何雄哉!挥剑决浮云,诸侯尽西来。明断自天启,大略驾群才。收兵铸金人,函谷正东开。铭功会稽岭,骋望琅琊台。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尚采不死药,茫然使心哀。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额鼻象五岳,扬波喷云雷。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徐市载秦女,楼船几时回?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丁力根据自己脑海中的记忆,将原本前世地球属于李白的诗,变成了水蓝星华夏国高山的诗歌,年代也从唐朝变成了南北朝。

    念完后,他又花了七八分钟的时间,将这首诗的意思详细的解释了一遍。

    “秦王嬴政以虎视龙卷之威势,扫荡、统一了战乱的中原六国,建立了一个统一的王朝。

    天子之剑一挥舞,漫天浮云消逝,各国的富贵诸侯尽数迁徙到咸阳,也就是秦朝的国都。

    所谓大命天与,宏图大略驾御群雄,形容了秦王的雄才大略。

    天下兵器铸为十二金人,函谷关的大门向东面大开,国内太平,秦王将全国所有收缴上来的兵器铸成了十二个金人,然后整个国家进入了太平。

    会稽岭刻石记下丰功伟绩,驰骋琅琊台了望大海,何处是仙岛蓬莱,的是秦王听东海有仙岛,想要求取不死药的意思。

    至于刑徒七十万,起土骊山隈,讲的是秦王用了七十万刑徒,也就是老百姓,在骊山下修建他自己的陵墓,反正就是劳民伤财的意思!

    盼望着神仙赐长生不老之药来,徒然心哀,派大海船入海,的是秦王为了获得长生,派人造起了大船,然后入海求药。

    连弩射海鱼,长鲸正崔嵬,额鼻象五岳,扬波喷云雷。鬐鬣蔽青天,何由睹蓬莱?的是他们在海中遇到了鲸鱼,遇到了额头就有山丘大,呼吸时扬起的波浪势如云声如雷,鱼刺一张开,青天看不见,有这些如山一样大的鲸鱼在海里,求药的人怎能到蓬莱?所以他们为了求药,用连发的弓箭射杀山一样大的鲸鱼,清除了所谓的妖怪。

    徐市载秦女,楼船几时回?但见三泉下,金棺葬寒灰,的是徐芾用楼船载了三千童男童女去寻仙药,直到皇帝死了,都还没有回来!所以骊山脚下的深土里,金棺盛的只是皇帝冰冷的骨灰。”

    刘白急忙道:“丁老师,你的意思是骊山下面有秦始皇的陵墓?”

    “这只是诗文的意思,具体有没有,还要靠你们在座的诸位去验证了。”丁力指着台下坐着的众人道:“现代社会科技这么发达,只要用仪器检查一下,就能知道最终的结果了。”

    “我一会儿就去打侦查报告,估计三个月之后就能组织人手进行探测了。”刘白兴奋道。

    “这首诗歌是高山写的吗?”骈春花不死心的道:“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在高山诗集当中看到过这首诗?”

    “我们看看这首诗的含义,它就是在讽刺当朝统治者,要知道,南北朝时期,讽刺当朝统治者可是掉脑袋的大事,故而这首诗并没有被收录在高山自己的诗集当中。”丁力淡淡的道。

    “既然没有收录在他自己的诗集当中,那你又是怎么知道这首诗的?”骈春花自认为找到了丁力话语当中的漏洞,迫不及待的反驳道。

    “高山有个好友,叫做高林,我想你们在座的对于高林肯定不认识。”

    丁力话音刚落,坐在下面的一个老头,便大声的反驳了起来,这个老头赫然是属于骈春花那一伙的。

    只见老头瞪了丁力一眼,“别把我们这些搞历史研究的想象的那么低。高林,南北朝时期刘宋王朝生人,官拜翰林,他在位期间,奉命编写晋朝史记。”

    “啪啪啪。”丁力为反驳他的老头鼓起了掌。

    但紧接着,那位老头又了起来,“高林编写的晋朝史记我看过,在座的众人都看过,可里面并没有你所的那首古诗。”

    “这首诗没有被高林收录在他所编写的晋朝史记,而是被他当作传家宝收藏了起来,一直到刘宋王朝灭亡,高林的后人才将这件事给批露了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