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32章丁力话秦朝
    “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和国家,都经历了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这三个社会分别对应石器时代、青铜时代、铁器时代,所以我们水蓝星华夏国也不例外。”丁力看了看骈春花,“至于你的那种跨越式发展,或许可以出现在其他地方,但绝对不会出现在我们水蓝星华夏国内。”

    “为什么不可能?”骈春风反问了一句,“难道你不知道鳄山部落的事情?”

    他口中所的鳄山部落,是华夏国边疆地区鳄山山脉的一个原始部落,这个部落在五十年前被偶然发现。

    他们被发现的时候,还处在衣不蔽体,刀耕火种的原始石器时代,之后有关部门介入,花了十年时间,才让他们进入了现代社会。

    骈春花就是用鳄山部落的例子在反驳丁力的这番词,但他显然忘记了一个极其重要的因素,那就是双方所处的年代。

    “鳄山部落我也知道,但你想过没有,发现鳄山部落的时候,他们有多少人?整个部落不到一千人。”丁力到这里的时候,环视了一眼众人,用手一指刘白,问了一句,“白,你告诉我,晋太祖时期,整个华夏有多少人?”

    刘白站起,“丁老师,剧史书记载,晋太祖登基十年,全国五百万户。”

    “这种情况下,我们有可能直接从石器时代跨越式进入铁器时代吗?”丁力大声的问道:“另外还有我国现存的两枚青铜箭头,根据检测,箭头的年代距离现在四千五百年,如果华夏国是直接跳跃式发展的,那这两枚四千五百年之前的青铜箭头,又是怎么回事?”

    当然,这个问题是难不倒骈春花的,毕竟这是他们研究了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话题。

    只见骈春花的一个学生,站起来反驳道:“关于这两枚箭头,我们认为是远古游牧民族在入侵中原地区的时候,无意中留下来的,而且我们推测,这一次游牧民族入侵较为严重,故而分别在京城燕山地区、长江流域发现这两枚青铜箭头。”

    “没了?”丁力反问了一句。

    “没了。”那个学生看了看丁力,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问,可还是老老实实的回答了丁力的问话。

    “游牧民族的青铜箭头是怎么来的?”丁力再次问道。

    还是刚才反驳丁力的那个学生,他二次回答道:“关于这个青铜箭头,我们的猜测是这个游牧民族在攻占西来国(水蓝星华夏国西部的一个国家,跟水蓝星华夏国接壤)的时候,从西来国手里抢夺的。”

    “这个理由不错,就按你们推测的那样,三千五百年前,整个华夏大地上还处在刀耕火种的石器时代,这个时候,他们遭遇了手持铁器兵器强大民族的入侵,然后跨越式发展的进入了铁器时代,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封建社会。”丁力讲到这里,摇晃着右手手指头,口风一转,“但你们想过没有,一个手持铁器的远古强大民族,在面对手指石器的弱民族时,会心慈手软吗?”

    全场再次静寂无声。

    “鳄山部落的事情,假如发生在三千五百年之前,会是现在这副样子,花钱传授他们知识?让他们进入现代社会?”丁力提到了嗓音,“不会,首先这是肯定的,非但不会,发现者反而会扬起他们手里的兵器,进行残酷的杀戮。”

    “不可能。”一个学生突然大叫了一句,“不可能是杀戮。”

    丁力看了看他,笑了,然后看着教室内的所有人,大声的了一句,“有句古话得好,叫做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我想这句话的意思,不用我在解释了吧?”

    整个阶梯教室,所有人都呆了。

    他们突然发觉,丁力这番话的貌似很有道理,现代社会当中还隔三差五的发现民zu冲突、gzu仇杀,更何况是古代!

    一秒钟。

    十秒钟。

    一分钟。

    大约过了两分多钟,丁力缓缓地抛出了自己的另一个观点,这个观点是站在骈春花他们这帮历史学家的角度看待问题和考虑问题的。

    “如果按照你们所推测的那样,华夏是从原始社会跳跃式进入封建社会的,那么只能有一种情况。”丁力转身在阶梯教室的黑板上,大大的写了两个字,屠杀!

    随后他指着黑板上的屠杀二字,“只能有这么一种解释,那就是入侵者进行了惨无人道的大tu杀,将整个华夏大地所有原住民sha死或者驱离,之后建立了晋朝。”

    丁力的话没有人反驳。

    不是不反驳,是他们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丁老师,除了这种情况,还有没有其他的可能?”刘白可不管众人心里在想什么,满怀求知欲的朝着丁力发问道。

    “有。”丁力回了一个有字。

    全场所有人的目光,顿时集中到了他的身上。

    “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晋朝建立之前,我们华夏大地上应该还有一个或者数个国家,晋朝完全就是建立在他们之上。”

    “既然这样,为什么我们没有晋朝之前的任何史记和实物?”骈春花的一个学生,站起来问了一下。

    “我想只能是人为的将其抹掉了。”丁力的话,又让现场众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丁老师,您能详细的明一下吗?”

    “很简单,晋朝建立后,统治者为了巩固自己的统治,下达了一个足可以改变我们历史的命令。”丁力稍微平复了一下心情,组织了一下语言,将焚书坑儒的典故讲了出来,“这个命令就是禁止人们谈论或者记载前朝的事情,一旦发现,除了将他们所记载的书籍烧掉之外,还坑杀了不少著书者,长此以往,谁还敢在谈论前朝的事情?”

    “悠悠诸口是堵不住的。”骈春花不认同丁力的法,反驳道。

    “悠悠诸口是堵不住,但你别忘了还有这么一句话,嘴皮子还是不如刀子厉害。在晋朝统治者血腥般的镇压下,还有人敢前朝的事情嘛?”丁力摊了摊双手,“晋朝立国四百年,用四百年的时间去做一件事,有不成功的可能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