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07章 吻戏
    霍光确实是一个不错的演员,演技扎实,只是苦于没有遇到合适的机会和剧本,不得不一直徘徊在男配一线。

    在这场打猎遇刺的戏份中,他所有的戏份全部都是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

    这一点,顿时大大得折服了在场的每一个人。

    注意,是每一个人。

    “啪啪啪啪”丁力鼓起了掌,随即朝着霍光竖起了他的大拇指,“霍老师,真厉害,一气呵成啊。”

    “丁导,您过奖了。”霍光笑笑,后面的戏份是丁力的。

    镜头给到丁力。

    只见他扮演的蒙天放,见有人在追杀皇帝,当即二话不,抽出宝剑,怪叫着朝刺客杀去。

    这时候他骑的不是马,而是一个搭在轨道上面的木头马,在冲到那位刺客跟前的时候,挥剑砍去。

    接着整个剧组所有人都呆了。

    丁力手里头拿着的道具宝剑,在砍到那个刺客身上的时候,剑身与剑柄来了一个分家过日子。

    这仅仅是拍摄当中遇到的一个插曲。

    换了道具之后,丁力重复了刚才的表演,万幸,道具宝剑比较给面子,在没有出现半路掉链子这样的事情。

    这场戏也一次性过了。

    之后,就是皇帝封赏丁力,升任其殿前中郎卫,也就是保卫皇帝的侍卫队长,手下大约五百人。

    在这里,他饰演的蒙天放将与李秀兰饰演的冬儿第一次会面。

    还是这个摄影棚。

    还是这帮子工作人员。

    当然,工作人员都在忙着布置现场,而主演们则围在一起,商谈着一会儿要拍的戏。

    胖子将他庞大的身躯压在丁力的身上,打闹道:“好你个钉子,竟然给哥留了个宦官的角色,我压死你。”

    胖子两百斤的大体格子,压得丁力还真有点吃不消,立马求饶道:“胖爷,饶命啊。不是我不给你好角色,而是你档期不许可啊。”

    他这句话一点没错,现在的胖子,可是片约不断的一线大咖,就是今天这场客串,还是人家百忙之中抽出来的。

    所以今天所有的戏份,都会先紧着胖子的戏份来。

    半个时后。

    现场搭设完毕,第三场戏正式开拍。

    这场戏讲的是蒙天放护驾有功,皇帝将升他为殿前中郎卫,然后碰到了被选中为童女的李秀兰。

    镜头给到了大厅。

    客串宦官的胖子手捧着一个布卷,走了出来,朝着蒙天放道:“大王有令,蒙天放跪接。”

    蒙天放跪下。

    胖子缓缓打开布卷,“王令,皇陵监造蒙天放,因救驾有功,特封为殿前中郎卫。”

    “臣蒙天放,领令。”蒙天放双手高举,接过了胖子递给他的布卷,接着跪退了数步,才起身离开。

    在他离开大殿的时候,一身白衣的李秀兰与他插肩而过,这中间谁都没有回头。

    “过。”副导演喊了过。

    再然后整个摄影厅,又被恢复成了原来的模样。

    这场戏也是《古今大战兵俑情》这部电影高chao之所在,蒙天放泥封作俑,冬儿投火**。

    冬儿在投火**前,将长生不老药含在了她的嘴里,趁着与蒙天放接吻的空挡,把长生不老药给了蒙天放,这也为后面的故事打下了伏笔。

    “开拍。”随着副导演一声令下,冬儿逃了出来,然后被守卫的侍卫抓住,捆在了柱子上。

    这时候蒙天放出现了,他抽出宝剑,砍断了冬儿身上的绳子,当着一干士兵的面,将冬儿搂在了自己的怀里。

    接着皇帝出现了,他环视了一眼,冷冰冰道:“冬儿投火**,血祭窑俑,蒙天放本来死罪,但念你救驾有功,给你一次机会,铜钱正面为上,可活,反面为上,必死。”

    罢,他把手里的铜钱抛在了地上。

    镜头给到了铜钱,是反面。

    也就是,蒙天放必死。

    胖子扮演的宦官冲了出来,来到铜钱跟前,纠结的看了看蒙天放,最后禀报道:“启禀陛下,铜钱落地,正面为上,蒙天放可活。”

    “陛下,臣愿泥封作俑,为陛下护陵千秋万载。”蒙天放不愿独活,朝着皇帝跪下道。

    “准奏。”

    周围鼓声响起。

    冬儿见蒙天放不愿独活,立马扑在了蒙天放的身上,深情万分的道:“将军不愿独活,妾身唯有来世再报。”

    下面就应该是接吻的环节了。

    结果在冬儿完这番话之后,饰演蒙天放的丁力笑场了。

    对,就是笑场了。

    只见他噗嗤一声笑了,再然后饰演冬儿的李秀兰,也没有了戏里人物的感觉,跟着也笑场了。

    “不好意思,笑场了,再来一遍。”丁力歉意道。

    “我不行了,没刚才那种感觉了。”李秀兰摇头道。

    “那咱们休息一会儿,找找感觉。”丁力了一句。

    所有人都坐了下来,喝水的喝水,看剧本的看剧本,玩手机的玩手机。

    数分钟后。

    继续拍摄。

    冬儿扑在了蒙天放的身上,深情万分的道:“将军不愿独活,妾身唯有来世再报。”

    罢,朝着丁力的嘴唇吻去。

    “卡。”副导演喊了卡。

    为啥?

    因为丁力脸上的表情不对,完全就是一副惊恐到极点的表情,这番表情跟刚才的情节根本不符,所以副导演喊了卡。

    没等众人什么。

    胖子就恨铁不成钢的冲了出来,朝着丁力咬牙切齿道:“钉子,老李亲你,你怎么跟上刑场似的。瞧瞧你刚才的面部表情,知道的是在吻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饰演要上杀场的死猪那?”

    完,臭不要脸的朝着一旁笑嘻嘻的李秀兰了一句,“老李,钉子估计脸皮薄,要不要我们两个给他做个示范?”

    “死胖子,找骂那?”李秀兰瞪了胖子一眼,扭头看着丁力,笑了。

    这场戏连续拍了五次,都没过,就在众人大愁的时候,丁力忽的喊了一嗓子,“有没有白酒?”

    “丁导,给。”一个工作人员递来一瓶半斤装二锅头。

    丁力也没管,拧开盖子,一口气喝了差不多三分之一的样子,朝着全场所有人喊道:“好了,开拍。”

    在酒精的刺激下,丁力总算勉强将这场吻戏给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