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1章胡克伟,必须给我挑出毛病来
    刘老随口道:“可我有些担心,担心这个猴崽子不会在相声界待太久。”

    “该担心的是他们。”陈老完,用嘴努了努不远处坐着观看节目的胡克伟等人。

    此时,舞台上的主持人在一次的拖延起了时间。

    当然,她拖延时间的办法有很多,如不停地介绍某个人或者某些事,再比如拿着号码牌进行所谓的抽奖,抽中的送个果盘啥的。

    主持人拖延时间的时候,后台则是另一番场面。

    丁力刘翔各自坐在一种椅子上,喝水的同时,还有人在揉着他们的肩膀和腿。

    “五,前面现在什么情况?”刘翔朝着一个帮他揉肩膀的十七八岁学徒问道。

    “师叔,你等会,我去看看。”五了一声,顿时像兔子一样的蹿了出去。

    他是文渊阁第四代相声演员,刘翔是第三代,所以按照文渊阁的辈分排下来,低刘翔一辈,故而管刘翔叫做师叔。

    一分多种后,五回来汇报,前来挑刺的那些专业相声演员都在,而且不少人手里还拿着纸笔,看样子,今天不挑点毛病,还誓不罢休。

    “钉子,怎么办?”刘翔有些头大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凉拌呗。”丁力撇了撇嘴,朝着刘翔了几句。

    刘翔立马心领神会的点点头。

    此时,文渊阁的观众席上面,以胡克伟为首的一部分人正在毫不避讳的交头接耳着。

    “胡师傅,前两个品看了,没什么毛病啊?”

    “一晚上的专场表演,不可能没毛病,关键在于我们该怎么挑,一会儿都给我打起精神来。”胡克伟环视了一下周围的人,语气严厉的叮嘱道,完还扭头看了看后面的刘老,眼神中充满了调谐的味道。

    “好的,胡师傅,您就瞧好吧。”

    “胡师傅,我们会尽力而为的。”

    他们话的时候,丁力刘翔两人迈步走上了舞台。

    现场掌声立马响起。

    这一幕,让胡克伟等人都皱起了眉头,心道:今天到场的观众,不会都是文渊阁安排的托吧?怎么这么齐心和热切?

    一分钟。

    十分钟。

    一时。

    转眼丁力刘翔在舞台上表演了五个相声,这五个相声加起来差不多一个半时的缘故。

    按照一场演出两个时的时间来判断,今晚这场文渊阁的丁力、刘翔相声专场,将很快结束。

    舞台上,丁力刘翔开始了他们今晚最后的一个相声。

    “大家好,我们又上来了,你们肯定想死我们哥俩了。”丁力笑嘻嘻的开场道。

    “这话今晚连着了好几遍,您亏不亏的慌。”刘翔损道。

    “一点都不觉得。”丁力笑道。

    “咦。”现场观众起哄声四起。

    这一幕又让胡克伟等人看不明白了,两人登场时,观众们的掌声明他们很在乎丁力刘翔,但现在的倒彩声,又不像那么一回事。

    丁力笑道:“观众们还是挺热情的,尤其这个欢呼的声音,跟别的剧场不一样,这是属于我们文渊阁自己的欢呼声。”

    掌声再次四起,紧接着丁力就抛出了他的第一个包袱,这个包袱出人意料地蹦出来了!

    “按照规矩,我简单的介绍一下,我叫丁力,是个相声界的新丁,这段相声由我跟这位。”丁力尊敬地指了指身旁的刘翔,“也就是我的搭档,他来进行表演。”

    不少观众笑了出来,心道:好嘛,又来这一出,昨天晚上就有过这样一段了。

    旁边的刘翔,推了丁力一把,“怎么又是他,昨天晚上你就故意不介绍我的名字,今晚又这样,这样下去,我们友尽。”

    丁力重复了一下刚才的话,不过在到刘翔名字的时候,他将刘翔故意成了流氓。

    现场好多观众笑了出来!

    刘翔嘿了一声,急了,“我的名字是刘翔,不是流氓。”

    “上次我们两个坐公车,有个姑娘不是管你叫流氓吗?”丁力摆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道。

    观众在笑。

    “合着我坐公车,找人家姑娘耍流氓去了。”刘翔气道。

    “不好意思,是我弄错了,我向您道歉。”丁力朝着刘翔鞠躬,“流氓老师。”

    底下再传出几个笑声。

    “还叫流氓?”刘翔指着丁力,“在叫我跟您急啊。”

    丁力呵呵笑道:“对不起,刘老师,开个玩笑而已。”

    “这回对了。”刘翔。

    丁力继续,“以前我以为刘老师就是一个专业的相声演员,直到那天,公车上,我才发现自己错了。”到这里的时候,丁力做了一个十分欠揍的表情,“大错特错,那天我不但知道了刘老师的真名叫流氓。”

    刘翔捧道:“怎么还提流氓这事。”

    “流氓不流氓的不是重点,重点我得知了刘老师的第二职业。”

    “我第二职业是什么?”

    丁力,“刘老师这个第二职业,有个特长的名字,叫做灵活手指技巧员工。”

    观众疯了似的大笑。

    因为丁力刘翔前一个相声已经了,灵活手指技巧员工就是指偷。

    刘翔无奈的翻了翻白眼,“丁老师,闹了半天,我是个公车偷啊,这个还不如刚才那个流氓好听。”

    现场观众也是哄然大笑!

    胡克伟的眉头已经紧锁。

    从丁力刘翔上台,到现在仅仅过去了一分多种,现场观众们的笑声却早已此起彼伏。

    到底,不管是新派相声,还是传统相声,只要观众认可,就是好相声。

    所以不少专门来挑刺的专业人士,此时都有了一种骑虎难下的架势。

    可这么大的阵势,要是不挑点毛病出来,丢的人就有些大了。

    胡克伟咬了咬牙齿,拿起笔,在笔记本上面刷刷刷的写了起来,至于毛病,他编了一个太过啰嗦的理由。

    其他人见状,也都有样学样的写了起来。

    舞台上,丁力刘翔继续。

    “开个的玩笑,希望大伙可以开开心心的欣赏我们的品。”丁力终于将话题放到了相声本身上面,“我们这个相声的名字叫做八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