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0章小偷公司(一)
    现场掌声再一次的响了起来,比刚才的掌声更是热烈。

    女秘书!

    随着科技的发展,社会的进步,女秘书和姐这个词,渐渐地成了某些不好名词的代名词。

    更有人喊出了有事秘书干,没事干秘书的口号。

    这就是在**裸的讽刺某些人,或者某些事情。

    刘翔继续道:“财务部经理一位,财务核算人员十人……安保部经理一人,安保部干事十人。”

    丁力又一次打断了刘翔的话,“等会,我你们一个贼窝子,还要什么安保部。”

    “贼窝子里面怎么就不能有安保部了?公司二百多人,一起来开个会,开完会,大家东西全都丢了,这不是找事嘛?所以我们在我们老总的亲自牵头下,安保部正式成立,由我们老总的弟弟,担任安保部的经理,侄子亲属担任安保部的干事。”

    现场观众很给面子的鼓起了掌。

    不少找麻烦的专业相声人士,也在这一刻呆了。

    这个相声,到现在已经扔出了它的第三个讽刺包袱,讽刺那些任人唯亲,只看亲属关系,不看能力的人们。

    想想。

    有多少公司,毁在了任人唯亲的家族式管理模式上。

    到现在,他们还没有找出一个毛病。

    “除了这些,我们还有计生办。”

    丁力不知道第几次打断了刘翔的话,“嘛玩意,还有计生办?一个偷公司要嘛计生办?”

    “我们老总了,计划生育是国策,必须要遵守,尤其我们偷公司,更是要严格要求自己,不然大偷生偷,偷生末偷,全天下都变成了偷,我们偷谁得东西去?”

    旁边的丁力,点点头,“别,还是这么一回事。”

    “我们公司,最后一个部门,叫做突盗办。”

    “兄弟,别的听名字,就能猜出个大概,但这个突盗办是嘛意思,你帮我解释解释。”

    “不懂了吧?”刘翔看着丁力,“突盗办是我们公司最重要的一个部门,它的全称是突击盗窃办公室,它具体的职能是临时组织……像今天晚上,我们公司还组织成立了文盗办。”

    “文盗办是嘛?”

    “文盗办是文渊阁相声演出剧场盗窃突击办公室。”

    “好家伙,今天这里也有你们的人?”丁力同手指着舞台下面的众人,道。

    “当然有了。”

    “在座的诸位,我提醒你们一句,咱们现场可有偷公司的员工,都提高了精神。”丁力完,忽的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口袋,然后伸手拽着刘翔的胳膊,一个劲的叫喊道:“我刚才丢了两毛钱,是不是你偷的?”

    “两毛钱,还用的着我出手。”刘翔不以为意道。

    “看来偷还特能搞钱。”

    “现在不行了,满大街都是摄像头,再加上不少人都喜欢用微信支付,弄得我们生意是一天不如一天。”

    “那就偷手机啊。”丁力忽的喊了一嗓子。

    “这个手机没法偷。”刘翔一个劲的摇着头。

    “为什么没法偷。”

    “放眼望去,有一个,算一个,他们的手里全都拿着手机,怎么偷?有的人睡觉,手机还在脑袋上那。”刘翔愤愤不平道:“有一次,公交车上,一个抱孩的年轻妈妈,宁愿将孩子仍在地上,也不愿放弃手里的手机。”

    整个相声讲到这里,已经抛出了第三个令人深思的话题。

    这个话题就是手机综合症。

    随着科技的发展和手机的普及,越来越多的人离不开了手机,但也让越来越多的人患上了手机综合症。

    醒来第一眼,看手机!

    吃饭的时候,看手机!

    与人聊天的时候,看手机!

    过马路的时候,看手机!

    为此,有人宣传,手机已经成了仅次于毒品的世界第二大危害!

    “啪啪啪。”掌声响起,这一次鼓掌的,除了观众,还有不少前来挑刺的专业人士。

    “胡老师,我们该怎么办?”一个挑刺的年轻相声演员,朝着旁边鼓掌的胡克伟为了一句。

    “在等,还有两个相声,怕什么。”胡克伟鼓了两下掌,头也不回的回了一句。

    舞台上的刘翔讲完手机,忽的口风一转,“正是有鉴于此,我跟我们公司老总,打了一个报告,一个解散报告。”

    “偷公司解散了好。”丁力指着刘翔,“省的让人骂你们。”

    “报告交上去,我们组长在上面画了一个圆圈。”刘翔用手指头在半空中画了一个圆圈。

    “这个圆圈是什么意思?”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个圆圈的意思是,已批阅。”刘翔撇了一眼丁力,解释道:“从组长办公室出来,又找到主任,这么吧,这份报告差不多批了三个月,才出现在了我们董事长的面前。”

    讲到这里,很多人都明白,刘翔在讽刺什么。

    讽刺某些办事拖沓的部门。

    本来很简单的一件事,非要弄得特别的麻烦,就像前段时间网络上曝光的那样,一个准备出国务工的年青人,愣是跑了差不多两年,还没有拿到相关的证件。

    另外还有如证明你是你母亲的儿子,你母亲是你母亲等等奇葩的要求。

    “我们董事长就是董事长,在拿到这份报告后,刷刷刷的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旁边的丁力,急忙插话道:“同意解散。”

    刘翔用带着哭泣的语调,“同意三年后解散。”

    “啊!”丁力啊了一声。

    “我刚刚把董事长批好的报告拿到手里,便看到一伙穿着警服,全副武装的警察冲了进来,再然后我的手里便多了一对亮晶晶的东西。”

    “什么东西?”

    “手铐!”

    手铐二字刚刚完,丁力刘翔两人便立正身子,朝着舞台下的观众们鞠躬谢场。

    到这里,偷公司这个相声就结束了。

    舞台下,观看着一切的刘老,眸子里面全是欣赏之色。

    旁边的另一个人,恍然是陈老。

    只见陈老感叹了一句,“我们呀,是真老了,可至少这相声后继有人,丁力,是个不错的苗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