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6章新旧相声之争(一)
    面对众人的指责,丁力仅仅在自己的微博发了两个字,“呵呵。”然后就在没有了下文。

    这下更是惹得那些相声演员们大怒。

    更加不要命的在微博上、网络上攻击丁力,让他滚出相声界。

    就在这个时候,刘老公开发表了自己的一些看法,他通过视频网站,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网友们,还有我的相声同仁们,对于丁力归不归相声界这件事我们暂时先不谈,我想问问诸位,什么是相声?它有自己的定义吗?”讲到这里的时候,刘老顿了顿,大声道:“其实没有,相声白了,就是街头把式,古代相声演员为了养家糊口,在大街上的,也就是我们俗称的卖艺。那个时候他们想尽法子的讨好观众,观众喜欢听什么,他们就什么,为什么这样?还不是为了让观众们心甘情愿的掏钱。对于我们相声演员来,观众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所以只要观众们开心,我们便进到了自己的本分。那些质疑丁力的同仁们,你们可以去问问,问问那些现场的观众们,他们心里对于相声的定义,他们对于丁力刘翔是不是相声演员的定于。我想十有八9他们会,丁力的相声不错,因为丁力的相声将他们逗开心了……。”

    刘老的这份申明,如火上浇油,使得整个事件更加的恶化起来,网络上顿时分了两派,新旧两派。

    一派是以胡克伟为首的传统相声,坚持认为丁力的不是相声,那就是在为相声界抹黑。

    “相声是门艺术,丁力的相声硬生生将这么艺术给变成了下三滥的东西,这样的相声还是相声吗?相声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才有了现在的规模,我们不能因为为了迎合观众,将老一辈传下来的相声给毁了,这是对相声的不负责任。”

    “什么是传统?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就是传统,随着科技的进步,我们有多少老一辈传下来的东西给遗忘了。不可否认,丁力的相声确实逗,但这是相声吗?不是,与其为了逗观众们开心,我们直接给他们讲笑话不久得了吗?还讲什么相声?”

    “以前的相声是街头把式,刘老的一点没错,但正因为它是街头把式,我们才更应该珍惜现在。丁力的相声就是无根无据的瞎贫,这样的相声就是在抹黑我们相声界,这样的相声演员,我们是不欢迎的。”

    “丁力,我什么都不想,只想对你一句话,相声,不是品,不是你可以玩的转的,请你离开。”

    一派是以刘老为首的新派相声,他们坚持认为相声本没有那么多的条条框框,是后面的人为了自己的利益,强行将一部分条条框框抬了出来。

    “不管是新派相声,还是传统相声,只有观众认为好的相声,才是相声。我认为丁力做的没错,他用自己的表演,将观众们给逗乐了,对于观众们来,能让他们开怀大笑的相声,就是好的相声。”

    “相声是门艺术,但我们千万不要忘了,它是怎么诞生的,其实不管是传统相声,还是新派相声,本质都不应该变。”

    “以前我师父开创刘派相声的时候,有多少人是骂他的,但现在有多少人是挺他的,丁力现在所处的环境,跟我师父当时的一模一样。”

    双方你争我夺,各各有理,斗的好不热闹。

    次日。

    清晨。

    起来不久的丁力,就被放在床头的十多份早报新闻给吸引住了,这些早报新闻,全都以新旧相声之争为头版头条,进行大规模的报道,毫无例外,他丁力又一次的上了头版头条。

    随意翻看了几下报纸的丁力,苦笑着摇了摇头,习惯性的开始了慢跑,之后做着自己的早课。

    现在他的早课只有一项内容。

    那就是练嘴皮子。

    根据刘老传授的经验,丁力嘴里含了一个的核桃,然后对着墙壁练习起了绕口令,练习起了报菜名,他在练习这些东西的时候,手里还用秒表计算着相关的时间。

    八点十分。

    正在吃早饭的丁力,忽的接到了刘老打来了电话,刘老电话里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胡克伟派人下了战书,所以今天晚上文渊阁的演出,还是以丁力刘翔两个人为主。

    另外今晚出现在文渊阁的,除了观众,还有不少如胡克伟这样的相声演员,也有不少受邀的媒体。

    整整一天时间,丁力全都是在默背剧本中度过的。

    时间一晃而过。

    晚上八点。

    文渊阁的相声演出准时开始。

    丁力第一个出场,他将要一个人表演单口相声。

    主持人报幕后。

    丁力提着自己的长袍缓缓地走上了舞台,放眼望去,能容纳上千人的剧场,已经挤满了观众。

    他在桌子前面站好,笑了一声,用手一拍桌面,大声的念道:“黄沙飞,枯木融,孤影飞寂落魄寒,道千万,古人追,寒剑飞舞血光散。”

    “好。”对于丁力这个传统的不能再传统的开场词,现场观众顿时叫好。

    别他们,就连专门来挑刺的胡克伟等人,也有些面面相觑,他们发觉,丁力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没等他们多想,丁力抬手招呼道:“现场的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丁力,一天没见,想我吗?”

    “不想。”现场观众起哄道。

    “谢谢大家对于我丁力的肯定。”丁力鞠躬道,然后继续招手,“二楼的朋友们,大家晚上好,我是你们的老朋友丁力,一天没见,想我吗?”

    除了昨天看过丁力相声的观众之外,不少人都抬起了头,去寻找丁力口中的二楼。

    只不过他们入眼的事楼顶及楼顶的灯光。

    “妈的,哗众取宠。”一个相声演员声的骂了一句。

    “今天我丁力一个人站在这里,为大家表演一段单口相声。”丁力款款而谈道:“大家都知道,单口相声最不好表演,它需要一定的基本功。”

    “去。”现在一片起哄声,还有喝倒彩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