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73章胡说
    “丁老师。”刘翔将他的目光放到了丁力的身上。

    “刘老师,真的不行了。”丁力一个劲的摆着手,同时朝着旁边一个工作人员发问道:“他们怎么还不来?”

    “被堵在了半路,估计还得一个时。”工作人员无奈的回答道。

    “在有一个时,演出都结束了,来了干嘛?”丁力无语道。

    “丁老师,帮帮忙。”刘翔哀求道:“不然文渊阁的牌子可就砸了。”

    “行,不过丑话在前头,搞砸了跟我没什么关系。”

    “行行行。”

    两人又一次登上了舞台。

    丁力笑笑,朝着下面的观众道:“各位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我丁力又回来了,这一次还是由我丁力跟他。”用手指了指旁边的刘翔,“一起为大家表演。”

    “等等。”刘翔打断丁力的话,不满意的追问道:“怎么到了我这,就变成他了,你应该这么,由我丁力和刘翔为大家表演相声。”

    丁力清了清嗓子,大声道:“各位观众朋友,接下来由我丁力和刘翔为大家表演相声胡。”

    “停。”刘翔追问了一句,“什么叫胡,我们相声是有剧本台词的。”

    丁力看了看刘翔,又看了看在场的观众,答道:“品的名字叫胡。”

    “哈哈哈……。”现场观众又笑了,有的还捂着自己的肚子在笑。

    “丁老师,能不能麻烦您清楚啊。”

    “在我心中,刘翔就是一个英雄,他会毫不犹豫地指出我演出途中的一些错误,为此,不惜得罪人。”

    “那是认真。”

    “有一次下雨,这么深的雨。”丁力用手比划了一下自己的头,“大街上积水两米多深,刘老师出去了,他出去干嘛,手里拿根棍子,一个人站在雨里,给大家当路标。”

    刘翔叹口气,“瞧我这缺心眼的。”

    “棍子上还有一个标语,下面有人。”丁力刚完,现场的观众们便又一次喷了。

    “看来我能活到今天,真的不容易。”刘翔感叹道。

    丁力看了一眼刘翔一眼,赞道:“也就是那天,您救了我,所以您在我心中,就是大英雄。”

    刘翔谦虚道:“别别,我就做了一些自己应该做的事情。”

    丁力道:“我得感谢您。”

    完,他顿了顿,朝着刘翔道:“假如有一天,我成了皇帝,我一定册封你为皇族。”

    “真的?”

    “骗你干嘛?”

    “给我一个什么官?我这个人没什么本事,你封我一个闲散王爷就行。”刘翔怀着憧憬的表情道。

    “我就封你做我的太子。”丁力笑道。

    现场的观众全都乐了。

    闹了半天,原来丁力要占刘翔的便宜。

    刘翔也傻了,瞪着眼睛,道:“合着我成您儿子了啊?”

    “你是太子啊。”丁力提醒道。

    “在太子也是你儿子啊。”刘翔不满道:“这个根本不行。”

    “有什么不行的。”丁力翻翻白眼道:“等朕死了之后,这江山就是你的了,要什么有什么,还嫌不好嘛?”

    刘翔张嘴就是一句,“这样还行,那你什么时候死啊?”

    “哈哈哈……。”现场笑声一片,就连偷偷来到现场的刘老,也在不住气的点着头。

    刘老的旁边,站着他的儿子、徒弟,放眼望去,足有十多个人。

    “爹,今晚真的只让刘翔和丁力表演嘛?”刘老的大儿子,有些担心道。

    “师父,刘翔没什么问题,可丁力就是一个新丁,他能拿得下来吗?别到时候把我们文渊阁的牌子给砸了。”刘老的大徒弟,也在担心的道。

    “这不是没事吗?”刘老扫了一眼周围的众人。

    “刚才的相声,完全就是在瞎贫,这样的相声还是相声吗?”

    “相声是什么?有人给专门定义了吗?”刘老环视一圈,教训道:“相声,就是街头把式,用来逗人开心的。只要观众认可,就是好相声。”

    此时,舞台上的丁力,不乐意了,朝着刘翔道:“身为太子,竟然敢诅咒自己的父皇,当心我废了你。”

    “我可不是你的儿子,你吓不到我的。”刘翔嘴瘾道。

    “你要是在这样,朕就不给你封地了。”

    “等等,当你儿子还有封底那?”刘翔讶异道。

    “这个自然。”

    “不知父皇欲将那块宝地封给孩儿啊。”刘翔一听有封地,当即转换了态度。

    现场观众再一次笑起来。

    刘翔这么表演,也有自己的含义,就是讽刺那些见利忘义之辈,现在有多少人,为了钱,当了别人的儿子!

    丁力非常骄傲的朝着刘熏道:“你的封底就在津门市五个里区二道马迪街34号。”

    观众爆笑,这个地方在座的人都知道,那就是一个的不能在的地方。

    “不是吧,我这太子封底也太了点吧?”刘翔翻翻白眼,“最起码也得来个一室一厅啊。”

    观众都乐的不行了。

    太逗了。

    没想到丁力与刘翔搭档相声,竟然这么逗。

    等到观众笑声歇了下去,刘翔又道:“既然这样,你赶紧挂,我要当皇帝。”

    “这皇帝你还当不了。”丁力摇了摇手。

    “为什么当不了?”刘翔追问道:“不是你死了之后,我就能当皇帝吗?”

    “我死了,你身为太子,确实可以当皇帝。”丁力理所当然,只不过口风一转,笑道:“在这之前,你的将我写好的传位诏书拿到。”

    “传位诏书。”刘翔皱眉,“它在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很好找,就在乾清宫正大光明的牌匾后面。”

    “取了就能当皇上了?”

    丁力点头,“到时候你从咱们这里乘坐做三轮,赶到公交车站,然后乘坐公交车来到火车站,在坐火车去京城,换地铁到紫禁城。”

    “太子当的也太惨了点吧。”

    “惨的还在后面,你的买票,花一百块钱买张进去的票。”

    刘翔彻底无语了:“还得买票啊。”

    “岂止买票,你还得排队。”丁力脸上皱着眉头,摆出一副苦相,“从早上六点一直排到夜里八点,这都没排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